0

主题

42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18 09: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5)7月18日更新

超级喜欢

米诺斯会不会要挂掉?

万份期待下文

0

主题

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18 11: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5)7月18日更新

米诺斯要吃红牌了│││

0

主题

15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18 16: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5)7月18日更新

T_T 大人,总是停在要命的地方涅……
还有,您的文里的女士们,怎么不是坏就是傻涅……至少让潘多拉是好人吧,圣里面的女士只看她顺眼。拜托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18 16: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5)7月18日更新

呼呼呼,米諾斯不愧是冥界三巨頭,真的好威風好帥,越來越喜歡他了。

世界上狐假虎威的人真的太多了啊,想不到冥斗士中也有這樣斷章取義、扭曲命令的人存在,令人好遺憾雙子神手下的侃λ亍2贿^看到米諾斯發威,也算值回票價了。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0

主题

33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19 15: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5)7月18日更新

大人,有没有二老的戏啊?某rush以为假如双子神扫12宫的话,黄金里只有二老能挡的住^^

65

主题

377

帖子

3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9
发表于 2005-7-20 04: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5)7月18日更新

  “你这样做值得么?为了那个脆弱的联盟,你这样怀疑自己的同僚值得么?”即便是擦身而过,但潘多拉那轻微的话语还是一句不漏的钻进了米诺斯的耳朵。

  米诺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尽管身后就是潘多拉,但他没有回头,只是用坚强有力的语调回答道:“正义女神蒙着眼,可她明察秋毫。”

  “真理往往有时候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米诺斯,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潘多拉遗憾的道。

  “我跟着心指引的方向前进。”米诺斯回答完这句话,再也不作停留,大踏步的向前方迈去——冥界仲裁厅巍峨的建筑就在不远的前方。


  这是一天中,冥界仲裁厅的第二次开庭,法官却已然换了一位。艾亚哥斯被紧急的招回,作为代理法官接替这场由原法官米诺斯质疑并申请重开的审判会。但这个时候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米诺斯将如何举证富洛格,按照一般常例,有了充足的证据,米诺斯完全可以自己直接审判,为什么……而且那两个跟随着双子神几乎形影不离的亲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切的一切,给大多数人带来的只是迷惑。就连富洛格的眼里也闪动着问号。

  “安静,现在开庭!”艾亚哥斯敲下了开庭的锤子,“天贵星米诺斯,法庭现在受理你指证地奇星富洛格毒杀同盟战友——水瓶座黄金圣斗士卡妙一案。请问你有什么新的证据可以提交到案?”

  “我,天贵星米诺斯申请调阅富洛格的人生履历。”米诺斯一字一句的说道。

  “?米诺斯,法庭提示你,冥斗士富洛格并未被陛下剥夺资格。所以法庭无法支持你查阅同僚档案的请求。”艾亚哥斯不明白自己的同伴为什么会说出这么糊涂的话,就连一旁的沙加也是微微的摇头。而被告席的富洛格则得意的用手掸了掸冥衣上那不存在的灰尘。只有旁听席上的潘多拉的眉头蹙了起来,这场景,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发生过……可那究竟是什么时候呢?她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米诺斯的脸上没有丝毫犹豫,声音清晰而且坚定:“我,天贵星米诺斯,哈迪斯大人的律法代言人,在此申请实行哈迪斯大人赐予我的特殊权利——1001特别法令。请法庭调阅相应参照文件。”

  “1001特别法令?”艾亚哥斯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个法令在自己的脑海中一点印象都没有。可它居然是第一号法令啊。那会是什么?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在了艾亚哥斯周围。当奥路菲将已经掸过积灰的法令递到艾亚哥斯手中时,他的手居然有那么一丝的颤抖。那只是一张薄薄的羊皮纸,被现代保存技术完美塑封在薄膜内的一张羊皮纸。为什么会让一个擅长小提琴的人的手那么颤抖?艾亚哥斯打开了那张用古希腊文记载的文件。
                   冥界法典法令              特1001号
  三巨头乃是朕意志的冥界执行人,特别是掌管律法刑讯之人,乃三巨头之首。当朕不在之时,代朕全权管理律法范围内所有可行之事。惟独特殊一点,便是开启冥斗士履历之程序。当朕不在冥界之时,律法者可拥有独立开启决定权。为防止权力滥用,特此规定,只有律法者确定对象犯罪事实清楚,却无证可举时方可适用。那么律法者须放弃本身朕之斗士资格,通过血祭开启履历。若罪行确实,审理者可依此定罪,并且律法者可以恢复身份;若履历证明无罪,则律法者将遭到所有同僚唾弃,永世不得轮回。
………………
在文件的最下面,是几代需要执行1001法令律法者的签名。

  良久,艾亚哥斯感觉到喉咙中无尽的干涩,费力的咽下一口意识中的唾液:“天贵星米诺斯,你可清楚开启此程序后果的严重性?”

  “我明白,并且我知道有一个已知道的真相需要用它去证明。”米诺斯盯着富洛格,眼中闪耀着的是熊熊的斗志。

  艾亚哥斯依次询问了身边的路尼和奥路菲,决定还是要努力的阻止米诺斯的犯傻:“天贵星米诺斯,此法令上所言之血祭已经失传很久,所以本法庭决定不支持你的要求。”

  “且慢!艾亚哥斯!”见艾亚哥斯打算挥锤退席,米诺斯情急之下呼喝道,“我有知晓血祭全过程的执行人员。法庭不能忽略我的请求。”说罢,他一指巴贝尔和凯因,他们是双子神大人们的亲卫,也是延续了上千年记忆的战士。每一位要求血祭的律法者,都是他们主持的血祭。

  艾亚哥斯很不情愿的将锤子放回了桌上的锤板上,从他内心的深处是绝不希望米诺斯犯险实施什么血祭的。从那法令本身看就是苛刻的条令,那么所谓血祭也不会是什么好鸟。虽然说两个家伙延续了上千年的记忆,可万一失手怎么办?但望着米诺斯那清澈的眼睛,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既然如此,那么法庭同意天贵星米诺斯的要求。”

  “1001法令……”潘多拉突然忆起了当初亲身经历过的那一幕。那血淋淋的场面……以及……那可以揭露一切的真相,顿时间,她的脸变得煞白。

  戴上了一副洁白的手套,凯因严肃的问道:“律法者米诺斯,真的打算用您的荣誉来换取那相对的真相么?要知道,一旦祭奠开始,没有得到相对的结果……就只有一种结果。”在得到米诺斯无言点头的确认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么请您把手放到这神圣的法典之上,并大声的说出你的要求。”

  富洛格被巴连达因从审讯席上带了下来,米诺斯则走了上去。一只白皙的手稳稳的放在了法典之上,米诺斯用一种不急不缓的语调说道:“我——天贵星的米诺斯,哈迪斯大人的律法代言人,在这里自愿以冥斗士的荣誉作为开启1001法案的代价。”

  话音刚落,那汉白玉的台柱通体发出了晶莹的光芒,这光芒虽然灿烂却不耀眼,自米诺斯放在法典的右手迅速蔓延向上,不一会就将米诺斯的身躯包裹了起来。光芒所到之处,米诺斯身上的冥甲一块块有序的开始脱落。直至完全解除了他的冥衣。米诺斯就觉得,随着冥衣一起消失的,还有自己那引以为傲的小宇宙。也就是五分钟光景,米诺斯就已经和一般的人类没有什么区别。所不同的是那层白光依然不曾散去,那是保护一个凡人在冥界的必要措施。凯因见一切准备就绪,冲着另一旁的巴贝尔使了个眼色。彪形大汉自然明白同伴所指,大手毫无预兆的挥出,重重的砸在米诺斯的颈侧动脉上。

  “巴贝尔,你想干什么!!”艾亚哥斯一个激灵从椅子上弹起,怒斥道。

  “回大人,击晕米诺斯,只是让他在接下来的仪式中不会那么痛苦罢了。但凡申请1001法案的,都要经历这一步的。”凯因恭敬的道。

  “咳咳……”巴贝尔尴尬的咳嗽声打断了自我感觉良好的凯因。凯因回头,才发现米诺斯虽然身形有些踉跄,却仍然坚持着没有倒下。

  略微的有些诧异,但凯因迅速的调整了一下呼吸:“米诺斯大人,配合一些比较好。坚持着不晕,接下来的仪式很可能让您受不了的。”

  用力晃了晃晕沉沉的脑袋,米诺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我还是喜欢清醒着,就这么继续吧。”

  不自信的看了看自己那可以劈开巨石的大手,巴贝尔真不理解眼前的这个男子的脖子究竟是什么构成的。不过既然自己要求清醒着上祭坛,那么就满足他的愿望。巴贝尔是很乐意看到祭奠对象因为受不了仪式而崩溃的样子,因为那样的话对自己两兄弟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凯因也不多话,在汉白玉的台柱一角轻轻一摸,那庄严的法典台柱竟然缓缓向上升起,然后向前倒伏了下来。在那上面,有一个比米诺斯体形略大的人形凹槽。“请吧,米诺斯大人。”巴贝尔单手做了个请躺上去的动作。

  轻松的笑了笑,米诺斯不发一语的躺了上去,整个人仰卧着,双腿并拢、双手微分着放在躯干的两侧。

  见米诺斯已经准备就绪,巴贝尔一言不发的用力收紧了用来绑缚米诺斯手腕和脚踝的带刺皮带。而凯因则用同样的方法收紧了固定颈部、腰部和大腿的皮带环。鲜红的鲜血从皮带和皮肤之间的缝隙中缓缓的渗了出来。

  “我说两位,既然是用来固定的,为什么要采用带刺的皮带?”有些看不过去的奥路菲问道。

  巴贝尔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洁白的牙齿散发着冷森森的光芒,仿佛他正在舔舐那些流淌出来的鲜血一般:“这才是刚开始那,奥路菲小朋友。”说着空无一物的手中居然变出了一把短小的匕首,精准的朝着米诺斯右腕的动脉切了下去。而身体的另外一侧,凯因也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鲜红的血液随着米诺斯脉搏的跳动而汩汩流出……在这同一时刻米诺斯心脏那有力的跳动的声音象是被人为的放大了几百倍一般,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扑通、扑通……这是一个热血男儿的心跳。

  艾亚哥斯双手紧握着座椅的扶手,竭力控制着想赶上去阻止的冲动。一边旁听的沙加脸色也微微的变了数变,原本以为只是一种手续问题,却没想到竟把米诺斯推到如此田地。这样查下去,就算结果是自己想要的,那又如何?

  初时的血流躺的很快,不一会就在凹槽的底部蓄起了不少的血液。汉白玉的台座仿佛感受到了血腥的味道,开始微微的泛起了异样的淡红色。与此同时,看上去粗鲁的巴贝尔用希腊语念起了谁也无法听懂得咒语,食指沾着米诺斯的鲜血在虚空中划着奇怪的符咒。当他最后那重重的一捺写完,在地上散发出纯洁的光芒,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以米诺斯为中心,将三人围了起来。“伟大的哈迪斯神啊,您的仆人米诺斯为了追查事情的真相,以自己作为献祭。请您揭示地奇星富洛格走过的人生吧。”凯因束发的金环自动的迸裂了,一头灿烂的银发披散了下来。他的手紧紧的抵着米诺斯的额头,尝试着在冥王和米诺斯之间建立一条沟通的渠道。

  艾亚哥斯的心随着米诺斯脉搏每一次跳动而揪心不已,一个人总共才4000-5000ml的血量,若照这个速度流淌下去……留给自己的时间根本不算多。他抓紧时间考虑起即将要重点翻看的事项。不过……看现在的样子,他们似乎无意去保管室调阅人生履历啊。那么……这个鬼仪式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正当他考虑的时候,这边米诺斯淌出的鲜血已经堪堪可以盖住自己的手面,伟大的奇迹以事实告诉了艾亚哥斯即将会发生什么。随着光芒的增强,以六芒星的六个顶点为边角,米诺斯所在为中心的地域上,突然有了不算太稳定的投影图象——那正是上午富洛格受审时的镜头。有些倦怠的巴贝尔单膝下跪:“艾亚哥斯法官,富洛格的人生履历已经打开。请赶在米诺斯血流尽之前做出您的判断。不然的话……”

  “我要查阅卡妙死亡当天上午富洛格的行踪。”艾亚哥斯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是米诺斯在以自己的生命做交换。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凹槽中的血液象是沸腾了一般,平静的表面上泛起了一个个气泡……不一会,图象在一阵快速的跳动之后,清晰的放出了富洛格当天走进公司的那一刹那。艾亚哥斯甚至看到了公司墙上的挂钟指向了八点。公司上班时间是九点整,而富洛格则提前了一小时到达……看到这里,一旁被羁押的富洛格突然疯狂的挣扎起来。因为他知道,画面再前进十五分钟,就是他将毒药均匀抹在卡妙专用的保温杯内胆上。虽然说潘多拉小姐一再强调清除冥界潜在的对手是正确的行动……但是自己在法典前撒谎却是不争的事实。或许潘多拉小姐能够把自己杀人的罪过抹去,可是……在法典前撒谎,那是每一个冥斗士的大忌。这一点,潘多拉小姐是无法帮忙说话的。一旁的看守他的巴连达因赶紧按住了妄图破坏仪式的富洛格。

  图象忠实无情的重现着当日的一切。投毒、镇静的离开,随后跟随骚乱的人群再度返回现场。一切的一切……无须辩解。艾亚哥斯的指节嘎嘣嘣直响,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狂怒的头脑,冷静的道:“要求查阅卡妙死亡前两天公司下班后,富洛格的行踪。”

  画面再度开始强烈的抖动,检索着相应的内容。而一旁的富洛格早在巴连达因的老拳之下安静了下来。此刻的富洛格已经是万念俱灰……若是放出和冰河见面的情形……那就是跳进太平洋也洗刷不清了。通敌杀人和清除潜在对手可是不同的概念。想到这里,他再度开始努力挣扎:“艾亚哥斯法官,艾亚哥斯法官,事实不是那样的!我并没有被冰河收买!”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巴连达因又接连补上了几拳头,更往富洛格的嘴里塞进了一团擦桌的抹布。

  艾亚哥斯的脸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此刻的投影屏幕上正清晰的映出了冰河的面容以及推过来的那只打火机。他抬头望了望六芒星中,米诺斯的脸色渐渐和包围着自己的白光融为一色,心脏跳动的声音也越来越慢越来越缓,只有那鲜血仍然在无情的溢出,已经有覆上米诺斯胸膛的趋势。艾亚哥斯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于是他决定略过了盘问撒加死因的环节,直接切入定罪的重点:“快速检索所有富洛格和纱织方面接触的情节。”

  话音刚落,米诺斯的心脏在那一瞬间狂跳了起来,大量喷涌出的鲜血在刚刚趋于缓和的血面上形成了两个小小的喷泉形状。相对应的画面又是一阵强烈的抖动,从上一次战争和冰河交手开始,一幅幅片段被毫无遗漏地罗列了起来。重点的画面从和小岛芳子茶水间相遇开始、接着是一段浪漫激情的相遇,最后定格在被冰河握住把柄的画面。“好一招美人计啊。”艾亚哥斯冷冷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不过……在血泊中的米诺斯努力的抬起头来,似乎想同担任法官的同僚说些什么,但最终因为喉头被皮带勒得过紧而告作罢。“沙加,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艾亚哥斯出于礼貌的征询了一下沙加的意见。

  轻轻的行了个礼,沙加微微点头的动作表示了他对这次问话的结果没有异议了。

  点头不算摇头算——出生于尼泊尔的艾亚哥斯自然知道印度人的习俗。“在场的各位对富洛格的罪行还有什么异议吗?”艾亚哥斯急于了结此案,而此刻血槽中米诺斯不安的挣扎更加强了他尽早结束审讯的想法。

  “依此看来富洛格的确有罪,而且是叛国之罪!理当立刻执行死刑,直接消灭灵魂。”出乎意料第一个表态的竟然是富洛格的直属上司,也是上午庇护富洛格最积极的潘多拉。

  这让艾亚哥斯多多少少的有些意外,但马上就释然了:都这样铁证如山,再维护自己的下属,那就是不明智的举动了。想到这里,他抓起了手中的审判锤:“我宣布,地奇星冥斗士叛国罪名成立,谋杀罪名成立。立刻执行死刑并消灭其灵魂。以上为最终裁定,犯人无抗辩权利,完毕!”随即,已经软成一滩烂泥的富洛格被拖出了仲裁厅。沙加作为监刑官,在路尼和奥路菲的陪同下,一块赶了过去。

  听到宣判消息的米诺斯不顾皮带的束缚,拼命挣动着想要引起艾亚哥斯的注意。却被艾亚哥斯认为是过于痛苦的表现,赶紧命令两名执行者终结血祭的过程。巴贝尔默默的点了点头,居然握起一旁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而那边刚刚从米诺斯额头撤回手的凯因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两道澎湃的血箭顿时撞上了四周的六芒星阵。

 不明就里的艾亚哥斯几乎有点看不懂眼前发生的一切。而此刻米诺斯心跳声的停止更让他心惊胆战。他抢前几步赶到六芒星阵外大声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巴贝尔拔出胸前的匕首,鲜血狂喷了出来,有些眩晕的他单手撑地:“艾亚哥斯大人,我们兄弟两个是终结血祭的必要条件。请大人放心,米诺斯大人此刻正处于恢复之中。”停止的过程比开始来得更加漫长。随着两兄弟的血液喷溅满整个六芒星壁,六芒星阵的光芒再一次加强,包裹着米诺斯的光芒也由白色转成了温柔的红色,米诺斯在这红色的光芒中沉沉睡去。血色的液面在缓缓下降、米诺斯脸色的逐渐红润,谁都可以看得出来,那些消失的血液是倒流回了米诺斯的身体。

  体弱一些的凯因已经倒伏在了血槽边的地上,那些流淌在地面的血液开始呈放射状光芒似的发散。随着巴贝尔倒地的声音,碎裂的是那拥有无穷神力的六芒星阵。“赶快把他们两个抬下去抢救啊!”虽然知道这是献祭必要的牺牲,艾亚哥斯还是下令要全力抢救两人。而他则一马当先的赶到了血槽的边上,轻轻的帮伙伴解开那些勒得很紧的皮带,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同伴的状况。当最后一滴血流回躯干的同时,虽然天贵星的冥衣自动的护在了主人躯体之上。但是……米诺斯并没有象艾亚哥斯想象的那样醒来。
新生帝国军的副司令官,如今等同于幽灵般的存在。
被人骂做扑克脸,还曾经被人厌恶。
没有我费沙依然存在,没有我这世界照转。
胡言乱语的我留

0

主题

6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0 08: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6)7月20日更新

米诺斯想说些什么呢?

0

主题

15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0 08: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6)7月20日更新

大人平时的生活是否也象双子神那样慵懒散漫,否则如何有这样神来之笔?
大人这是我家观众问的,帐不要记在我头上。

0

主题

40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0 15: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6)7月20日更新

直看得我心跳加速啊……
只是米诺斯要说什么呢……大人好会卖关子哦

28

主题

1101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5-7-20 18: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冥王篇之复生(1-86)7月20日更新

潘多拉的迅速反應和米諾斯的欲語未能是否有什么關聯?米諾斯發現了什么?他想讓艾亞哥斯查什么?
不管春天来的多晚,你要相信她会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4-2-22 07:44 , Processed in 0.602902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