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6 15: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预告

……“您一定就是杨大人了,久仰久仰!”大叔紧紧握住了看上去气度最为不凡的先寇布的手。
先寇布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说道:“在下无德无能,不敢以‘杨大人’自居。”……

……“成交!”雪莉对这个价钱还是基本满意的。
“这位先生,以后您要是娶了她,肯定不会破产。”店主小声的对法伦海特说道。……

……“味道很不错。”杨满意的说道。
“是因为柠檬味的口红吗?”菲靠在杨的肩上。
“不,是你的味道。”杨在菲的耳边呢呢道…………

……“不会不会。”琳在手上晃着鸡毛掸子:“这是白氏集团刚刚推出的家政新产品。”
“白氏集团?”梅姬显然一愣:“产鸡蛋的白氏集团?鸡蛋——鸡毛——”……

尤里安还是有点不放心的转向库柏执事:“库柏先生,元帅——”
“啊!你放心好了。”库柏抱着不停扭动的元帅:“我养过宠物——乖,别动——什么宠物——别动了——是小白鼠——”……

……于是,杨挤出一个笑容,拿起一旁的夹子,将贝壳夹在中间,轻轻的夹了一下——
“………………”(“仿佛桌上一个天使飞过了”——梅克林格语录,出自地球时代法国风俗)
一个贝壳从杨的盘子里飞了出去——……

……“皇后陛下。”卡琳干脆的说道:“杨提督对于立体西洋棋非常不擅长,所以我们尽量避免他在外面丢人现眼。”
“………………”

……“哦?”先寇布嘲讽道:“真是世风日下啊!没结过婚的少年居然一付上了年纪人的生活面目,这个世界上会咬人的女权重新抬头了吗?”
“你——”卡琳被激的要冲上去,但被菲拉住了。……

……“朱迪——让我工作好不好?”奥贝斯坦的声音有点怪。
“不好,还没吃完呢。”偷到半个吻的朱迪摇头道。
“让我——起来好不好?”奥贝斯坦带着温度的声音问道。……

……“大——大人——”侍者瞪大了眼睛:罗严塔尔居然一反常态的清早走进俱乐部,还抱着一个女人——一个睡着的女人。
不会吧?侍者揉了揉眼睛:就算是大人要偷吃——不是,是采摘帝国名花,也不会在军官俱乐部吧?这——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怎么说,大人也是准奉旨成婚一族的——……

……罗严塔尔的嘴角向上开始弯上去,即而变成了大笑。
米达麦亚吃惊的瞪着罗严塔尔,就连一旁向他们行礼的卫兵也是如此。
“原来——原来是这样!”罗严塔尔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笑,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道:“你应该明白的——哈哈…………”

……“大人——”布连塔诺尽量压低声音,道:“那女人可能是朱迪。”
“什么——好烫!”克斯拉被刚刚喝进口中的咖啡狠狠的烫了一下。……

欲知后事如何,请继续关注——《生活,原来如此》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6 15: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费沙日报影视版调查

由费沙各知名企业投资拍摄的《生活,原来如此》依旧在我台播放。目前,其剧情发展已进入关键时期,剧中人物的命运尚处于未知阶段。由于编者一再称其还没有决定各人物的结局,所以我们只能推测其是一部喜剧结尾的作品,但是该编者向来以不按牌理出牌为做事原则,导致各位观众对以后的故事发展众说纷纭——
1、琳和艾特哈尔肯定是一对,某人不是说了嘛,不到最后一集别指望艾特哈尔向琳求婚——某人又不是编者。
2、不是吧?让小毕和小奥成为连襟——这也太离谱了!
3、我好象嗅到亚典波罗的春天了——哪有?
4、我觉得小罗好象会跟小奥冲突哎——他们好象一直在冲突中。
5、编者真的要写杨的家庭危机啊?——废话,哪个家庭没有危机?
6、我怎么觉得尤里安被卡琳欺负的很可怜——那叫少年沉稳,绅士风度。
7、小法跟雪莉好象是不冷不热的哎——又不是人文伦理大悲剧,非要水深火热,人家搞小资情调,不行?
8、为什么不让小波出现,抗议——抗议无效!要是所有的人都出现,不让编者完了?
9、我们是热爱动物一族,我们坚持要元帅多多出镜——让肥猫老是出镜,不要收视率了?该它出现的时候会出现的。
10、小朱迪真可爱,我们拥护她——拜托,你要是有这么个妹妹,等她把事情搞的一团糟的时候,你会恨不得掐死她的。
11、小莱上镜不多,抗议——抗议无效!人家是首席公职人员,哪有时间多出现?
12、我们要看其他人的故事,把所有的人都写上吧——好,要不你来写,编者都快收不了尾了。
13、居然把人物写成这样,编者欠扁——这个!救命啊!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7 07: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77)

“陛下,我想他们已经安置好了。”希尔德对莱因哈特说道。
一直在来回走动的莱因哈特点了点头。
希尔德哄着怀里的亚历克。其实她也才刚刚哄完莱因哈特,说服他不要急着去见杨。
“陛下,明晚的宴会——”希尔德开口问道。
“交给皇妃好了,让客人们受到应该的尊重。”莱因哈特摆手道。
“是的,陛下。”希尔德顿了顿又说道:“姐姐和大公——是不是——”
“朕已经让姐姐他们尽快回费沙了。”莱因哈特的语气轻快了起来。
“到时候陛下一定会很高兴的。”希尔德笑道。
………………
“不行。”奥贝斯坦拒绝了。
“为什么?”朱迪不满道:“带我去看看嘛!”
“这是陛下的宴会。”奥贝斯坦摇头道:“你不能去——也没有理由去。”
“我又没说以女伴的身份去。”朱迪撇了撇嘴道;“我是说,我可以当秘书啦,助理啦——对了,你缺司机吗?”
“………………”奥贝斯坦瞪了她好一会儿。
“好吧!当我没说。”朱迪吞了口口水:“我自己想办法。”
“明晚是克斯拉亲自担任警戒。”奥贝斯坦提醒道。
“………………”
………………
“费利滋,坐。”正在军官俱乐部吃饭的艾特哈尔对毕典菲尔特示意道。
“你好像没什么精神?”艾特哈尔问道。
“别提了。”毕典菲尔特挥挥手道:“我去请海伦一起去宴会,她不答应。”
“恐怕换了别人也不会答应的。”艾特哈尔笑道。
“为什么?”毕典菲尔特问道。
“你想想看,这是陛下的招待宴会,海伦以什么理由出现呢?再说,她可能不喜欢这种场合吧!”艾特哈尔解释道。
“她可以——算了,的确是没什么理由。”毕典菲尔特只得承认道:“那么,你也没请琳?”
艾特哈尔摇头道:“本来请她吃中饭的。不过,今天她在家里做大扫除,恕不接待外客。”
“一起喝一杯吧!”毕典菲尔特向不远处的侍者打了个手势。
………………
法伦海特抬头看了看雪莉,希望她评价一下。
“可能还是色彩鲜艳的更适合你。”雪莉皱眉道。
“其实一开始我也比较中意棕红色的,大概是习惯了深色制服,所以还是选择了深蓝色的。”法伦海特对着试衣镜照了一下。
“让我来。”雪莉将深蓝色的领结从法伦海特脖子上取下,又换上了原先试的棕红色领结:“不用弯腰,我够的着。”
“这样你就不用踮脚了。”法伦海特笑了起来。
“别笑了,我已经认识到自己不高了。”雪莉替他将领结拉平,又退了一步观察道:“真的很好看。”
“这位先生,您的女朋友真有眼光。”店主满脸笑意的站在一旁,显然是没有认出穿便装的法伦海特:“这条领结除了您以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能戴出它的风采。”
“是吗?谢谢。”法伦海特微微一笑:“那么替我包起来好了。”
“好的,先生。”店主接过领结,道:“一共是1700——”
“1700马克?”雪莉打断了店主道:“门口的海报上不是说可以打折吗?”
“小姐,像这么高级的商品不是随便可以打折的啊!”店主解释道。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雪莉抢白道:“既然在店门口贴了海报说可以打折,消费者自然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指所有的商品。难道你想违反商业信用吗?”
“这位小姐——”店主开始有点结巴了:“话不是这样说的——”
“雪莉,算了。”法伦海特不忍见店主为难。
“我在争取权利。”雪莉在法伦海特耳边低语:“难道你想多付钱?”
“………………”
“这样吧!”雪莉盘算了一下道:“给我们打个折,1400。”
“1400!”店主叫了起来:“小姐,你总要让我们有饭吃吧!这个价钱——实在是太离谱了。”
“我只听过‘只有买错,没有卖错’。加你50,不卖我们可走了。”雪莉讨价还价道。
“1500,不能再低了。”店主忍痛道:“不会有比这个价钱再低的了。”
“成交!”雪莉对这个价钱还是基本满意的。
“这位先生,以后您要是娶了她,肯定不会破产。”店主小声的对法伦海特说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9 07: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78)

“我刚才是不是很不淑女?”雪莉低声问道。
“不会,你刚才——很可爱。”法伦海特微笑道。
“还是在安慰我。”雪莉把脸藏在了冰淇淋杯子后面。
“绝对没有。”法伦海特的蓝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会喊价的小姐。”
“费沙的女人都是这样啊!”雪莉喝了一口饮料:“以前在大学的时候,经常跟琳去血拼,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练就了一身本领吧。”
“下次店主见到你,搞不好要关门大吉了。”法伦海特开玩笑道。
“有时候去买东西,就是为了享受这种乐趣啊!”雪莉笑道:“女人都是这样的。男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好说话啊?”
“以前在奥丁的时候——那里的商业气息可能不像这里那么重——我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好像也会讨价还价一翻。”法伦海特回忆道。
雪莉一付“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的”表情,说道:“所以说你们男人不擅长持家,大概是在一些小细节上不注意。小心哦!会破产的。”
“大概不会吧!”法伦海特想起了刚才店主的话。
“对了,雪莉。”法伦海特又开口道:“我可能会去一趟奥丁。”
“恩?”雪莉抬起了头。
“去看一位故交——不过也不一定。”法伦海特微笑道:“如果你还在休假,想一起去吗?”
“一起去?”雪莉喜道:“真的?太好了。”
这个邀请是不是表示法伦海特对雪莉的态度又进了一步,现在还不得而知。过去,法伦海特被称做是“为了混口饭吃而投身军队”,以后也许会被认为是“为了持家而与某人交往”吧。
………………
“………………”
“亲爱的,这套衣服很适合你的。”菲陶醉道。
“我不要戴领结。”杨扯了扯好像被捆在脖子上的领结。
“提督,别扯了。”尤里安在一旁说道。
“还是让我穿便服吧!”杨哀求道。
但是菲和尤里安的一致摇头,打消了杨不合理的要求。
“学长——”亚典波罗抱着元帅推门进来:“这只肥猫怎么办——别动了,乖一点——总不能把它也带去吧?”
“你不是正好缺了女伴吗?”杨乘机开玩笑道。
“喂!学长。”亚典波罗一边跟元帅挣扎,一边回击道:“我的品位跟阁下的有很大区别。”
“………………”
布鲁姆哈尔特走了进来:“杨提督,库柏执事已经把随身终端带来了,另外他把信用卡也留下了。”
“好吧好吧。”杨解下领结,交给尤里安:“没有人会拒绝钱的。”
“提督,明晚就穿这件了。”尤里安将衣服用衣架挂好。
“亲爱的,我已经把以后在费沙可能会需要拜访的地方输入电脑了,等一下跟终端连接一下就可以了。”菲温柔的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杨耸了耸肩:“虽然应酬很麻烦,就当是领薪水而工作吧。”
“………………”
这时,楼下传来了卡琳稍稍偏高的声音——
“怎么回事?”亚典波罗问布鲁姆哈尔特。
“老大在下面。”布鲁姆哈尔特苦笑道。
“尤里安,麻烦灭火。”亚典波罗向尤里安拌了个鬼脸。
可怜的尤里安只得抱着被塞过来的元帅,到楼下去担任灭火器的角色。
杨伸了个懒腰,说道:“既然楼下有一间书房,我要去看看有什么好书——你们有兴趣吗?”
“谢了,我已经观察过了,没有本人感兴趣的。”亚典波罗摇头道:“如何,布鲁姆哈尔特?我们下一盘棋?”
“我一定会输的。”布鲁姆哈尔特不好意思道:“我从来都没有赢过杨提督呢!”
“麻烦你跟好的比,行不行?输的人喝酒好了——”两个人哥俩好似的走了下去。
“亲爱的,一杯红茶好吗?”菲对丈夫说道:“加白兰地的?”
“啊!太好了。”杨温和道:“对了,菲——”
“恩?”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那个——好几天没吃你做的三明治了。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杨问道。
“好的,亲爱的。”菲上前搂住杨:“只有你还喜欢我做的三明治。”
“真的不差啊!”杨喃喃道。而随即的柔软红唇,顿时让他不再说话了…………
“味道很不错。”杨满意的说道。
“是因为柠檬味的口红吗?”菲靠在杨的肩上。
“不,是你的味道。”杨在菲的耳边呢呢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1 07: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79)

“你的形象可不太好看哦!”梅姬笑道。
“我在大扫除哎,你凑和吧!”琳对屏幕拌了个鬼脸。
“你背上插的是什么?”梅姬有兴趣的问道。
“这个?”琳从背后把那家伙取了下来:“这个叫鸡毛掸子,起源自地球时代一个中国的古老国家——别用那么吃惊的表情,这个不是古董,是仿制品。”
“是吗?”梅姬眨眼道:“是艺术品吗?色彩很鲜艳啊!你拿它当抹布会不会——”
“不会不会。”琳在手上晃着鸡毛掸子:“这是白氏集团刚刚推出的家政新产品。”
“白氏集团?”梅姬显然一愣:“产鸡蛋的白氏集团?鸡蛋——鸡毛——”
“大概是副产品吧。”琳说道:“这次的艺术节,白氏集团是最大的赞助商之一。看来以后民营企业的力量会壮大哦。”
“那是肯定的,帝国政府除了一些‘军改民’以外,也没什么经济动作。”梅姬点头道。
琳耸肩道:“按照雪莉的说法,政府在扮演一个自由的‘守夜人’角色,也许对目前的费沙经济而言,不是件坏事——反正,也轮不到我们操心。”
梅姬换了个话题:“我们公司接到大定单了,承办狮子之泉的游园会,是陛下的决定。”
“是吗?那可要恭喜你了。”琳笑道:“这么大的定单,奖金是少不了了。”
梅姬叹了口气道:“压力也很大啊!这次游园会是陛下做东,应该很大;可又只是为了皇子满月和招待客人,所以又要尽量朴素,这种不大不小的规模最让人头疼了。”
“又是让你策划吧?”琳建议道:“找人帮忙啊!”
“人手紧缺啊!”梅姬诉苦道:“我不仅要做策划,负责布置,还要在游客多的时候客串导游。临时找家政服务公司又很困难。我只求到时候别出状况就行了。”
“放心好了。”琳安慰她道:“一定会有贵人来帮忙的,你的运气一向不错。”
两人又交谈了几句,梅姬便收线回去工作了,琳也拎着白氏集团的新产品在房间里挥舞起来…………
………………
“提督,这本书——”尤里安推开了书房的门。
“这不是尤里安小弟吗?”巴格达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啊!上校。”尤里安立刻行了个礼:“你已经到了。”
“还是那么严肃。”巴格达胥开玩笑道:“我可是空手来的哦!”
尤里安的脸有一点点红,还是杨替他解了围:“上校带来一些资料,尤里安,你也看一下好了。”
尤里安接过资料,翻了两页,不禁愕然道:“这是——”
“是最新的费沙八卦。”杨悠哉的喝着茶。
“上校,这个情报也——”尤里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像巴格达胥这样的情报高手至少也该收集一些经济之类的消息吧,但是——八卦也实在是太——
“尤里安,情报收集是有针对性的,否则只能是浪费。”巴格达胥一本正经道:“如果是卡介伦中将的话,我会献上‘鸡蛋价格’之类的经济情报的。”
“可是这些八卦消息——给杨提督有意义吗?”尤里安怀疑道。
“可以用来当成下午茶点心。”杨轻松道。
“………………”
而巴格达胥居然是一付认同的表情,可见杨氏腐化之风的厉害。
“对了,尤里安。”杨挪了挪身子道:“麻烦你去看看菲的三明治做好了吗?我想上校也饿了。顺便请大家一起来吧!”
“好的。”尤里安又道:“刚才亚典波罗中将说他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费沙可能会举办‘记者节’。”
“它居然还没放弃版税收入啊?”巴格达胥喃喃道。
“亚典波罗不是打算乘机胡闹吧?”杨不禁自语道。
“提督,你不赞同这个节日吗?”尤里安问道。
“啊!不,节日也是福利的一种,多多益善。虽然它制造的混乱可能多一些。”杨解释道:“不过——”
“不过?”尤里安和巴格达胥均表示了疑问。
“从非严格意义上来说,节日是安抚弱势群体的手段,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杨沉吟道:“一般像企业家这样的优势人群是不会有这样的节日的…………”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3 09: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80)

“我说学长,你可别吓我。”亚典波罗推门进来道:“我也算是准记者哦!”
没等尤里安去请,大家全都自己跑进了书房,并且各自跟巴格达胥打了招呼。其中又以先寇布和巴格达胥的关系最为“亲密”。
“这不是投机商巴格达胥先生吗?好久不见了。”
“真是好久不见了,不良大叔。”
菲在一旁轻咳了一声,提醒他们适可而止。两人这才各自罢嘴。
“学长,你可别说吓人的话哦!”亚典波罗重新拾起话题。
“的确如此。”杨说道:“从历史来看——”
“尤里安。”亚典波罗拍了拍沙发,道:“快坐好,杨威利历史课开课了。”
众人全都笑了起来,连杨也抓了抓头发,换了稍稍轻快的语气,道:“节日大多与宗教、祭祀和古老的庆典有关,且大多数发生在地球的农业时代。等到人类进入工业时代或者是科技革命以后,新节日就很少出现了——”
“提督。”尤里安提出了问题:“在地球时代的工业时期,甚至是西元二十一世纪以后,不也出现了什么‘啤酒节’之类的节日吗?”
“说的好,尤里安。”杨赞许道:“这些新型节日大多是处于商业目的的,与节日起源时的性质已经不同了。”
杨喝了口茶后,又道:“在农业时代,统治者为了安抚被统治的民众,会在农闲的时候举行庆典,算是一种‘面包政策’吧!至于宗教,一旦被统治者当成政治使用,就会产生愚民或麻醉的作用。”
“然后呢?”亚典波罗眨眼道。
“到了近代,政治的冲突不那么激烈的时候——”杨从菲那里摸了一块三明治:“但是在社会上仍然存在一些相对的弱势群体,为了安抚这些弱势群体,制定节日这种古老的方法似乎依旧有效。”
“记者可是无冕之王呢!”亚典波罗瞪大了眼睛。
“是啊,杨提督。”布鲁姆哈尔特也说道:“我看见不少记者很神气呢。”
“弱势群体并非针对个人,而是指整个行业。”杨说道:“记者的本质应该是一面镜子,将社会的真实如实反映。可你们别忘了,镜子本身是很危险的。”
“危险来自照镜子的人呢。”先寇布首先领会了杨的意思。
杨点头道:“若是镜子将照镜子的人的丑陋如实表现,照镜子的人因为无法承受就很有可能砸了镜子——无冕之王,之所以无冕才危险啊!”
“………………”
“不能这样下去。”亚典波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众人全都吓了一跳。巴格达胥不禁开口问道:“喂!你——”
“我一定要号召记者同行们联合起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们——”亚典波罗高声道。
“你还不是记者呢。”先寇布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
“历史课告一段落。”巴格达胥对杨说道:“杨提督,你对这次艺术节怎么看?”
“不怎么看,很轻松的参加。”杨耸肩道。
“哎,提督。”巴格达胥撇嘴道:“对我们还保留,您不会到时候又下让我们大吃一惊的棋吧?”
“怎么我说实话就没人相信呢?”杨无奈的说道:“再说我也下不了高深的棋啊!”
“………………”
于是,众人嘻嘻哈哈的边喝茶边聊天,任悠闲的时光慢慢的过去…………
………………
“亲爱的,都记住了?”菲再一次替杨整了整衣领。
“记住了。”杨努力回忆道:“沙拉四齿叉,主食三齿叉,汤勺——”
“汤勺是大的。”尤里安推门道:“提督,缪拉提督已经到了。”
“啊!走吧。”杨又安慰菲道:“放心好了——啊,别皱眉——我尽量不出丑。”
艾特哈尔一身军礼服,正在客厅里和其他人聊天。他见杨走了出来,立刻行礼道:“杨阁下,由我为各位引路。”
“太客气了。”杨喃喃道,又转了转被领结捆住的脖子。
“那么——大家请上车。”艾特哈尔温和的笑道:“陛下已经在狮子之泉等待了。”
尤里安还是有点不放心的转向库柏执事:“库柏先生,元帅——”
“啊!你放心好了。”库柏抱着不停扭动的元帅:“我养过宠物——乖,别动——什么宠物——别动了——是小白鼠——”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5 07: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81)

“我们很久不见了,杨。”莱因哈特主动迎了上来。
对于杨的称呼,原本莱因哈特一直坚持称呼他为“杨元帅”,但是奥贝斯坦反对称呼一个退役的人过去的职称。另外考虑到莱因哈特的身份,像什么“杨阁下”、“杨先生”之类的称呼也不太适合。最后还是希尔德提议由陛下直接称“杨”好了。
“陛下。”杨和菲他们向莱因哈特欠了欠身。
“不必多礼。”莱因哈特做了个表示欢迎的动作:“杨,朕一直希望——”
“陛下。”希尔德笑着提醒他道:“虽然杨跟大家已经认识了,还是需要引见一下的。”
“皇后陛下。”杨向希尔德欠身施礼:“我也很高兴介绍朋友给您认识。”
“那是我的荣幸。”希尔德上前拉住菲的手,道:“杨夫人,欢迎到费沙——那位是卡琳,对吗?”
“是的。谢谢您。”菲微笑道。
于是,莱因哈特只得简单的为杨和其他人介绍一旁的几位属臣——
“杨阁下,很高兴能见到你。”米达麦亚热情的说道。
“谢谢,您太客气了。”杨有点不太习惯米达麦亚的热情握手。
“久违了,杨阁下。”罗严塔尔礼貌的点了点头,但异色双眸还是透露出兴奋。
“久违久违。”在出名的贵公子面前,杨总是显得有些笨拙的。
“你好,杨阁下。”落在后面的奥贝斯坦一脸平静。
“…………谢谢。”杨伸出去的手抖了一下。
“杨阁下,有一阵子不见了,还行吧?”毕典菲尔特自己凑了上来,还有意把奥贝斯坦挤到一边去。
“啊!你——好。”杨不由得退了一步。
艾特哈尔已经见过了,他温和的替艾齐纳哈做了介绍,又扯了扯毕典菲尔特,让其注意一下礼节。
“您好,杨阁下。”梅克林格风度翩翩的笑道。
“很久不见了。”杨也笑了起来,说起来两人还有不少共同爱好呢。
“晚上好,杨阁下。”法伦海特向杨欠了欠身。
杨连忙还礼:“您太客气了。”
………………
接下来,杨又把自己身边的人逐一做了介绍。虽然大家的确是认识,可惜礼貌这东西实在是很麻烦啊。
希尔德挽起了菲和卡琳的手,对莱因哈特笑道:“陛下,请您入席。”
一直在跟杨低语的莱因哈特回过神来:“开席吧!”
这次的小型欢迎宴采用的是长型桌,莱因哈特坐在主位,希尔德则坐在另一端的女主人位子。而杨和菲则坐在莱因哈特左右手,另外人各自按顺序坐了下来。
莱因哈特首先举起了酒杯:“朕借这杯酒,为杨洗尘。欢迎杨和杨的朋友来费沙作客,也希望他们在费沙过得愉快。”
“干杯!”众人全都举杯,而后一饮而尽。
杨在莱因哈特的微笑中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道:“谢谢陛下——恩,各位,我想——我们会过得很愉快——恩,谢谢。”
“………………”
这根本不是菲教杨的祝酒词,而是典型的“杨氏公众演说”。幸好众人在一愣之后还是给了掌声,除了毕典菲尔特嘀咕了一句“缺少鼓动力啊”。
由于是长桌就餐,处于礼貌只能和身边的人低声谈话,所以众人也就纷纷和身边的人进行着各自的聊天。莱因哈特一边优雅的进餐,一边热切的与杨交谈——
“杨,你认为帝国目前——杨?”莱因哈特唤道。
“啊!帝国——”杨从出神状态回过神来。
其实不能怪杨,杨一边与莱因哈特谈话,一边还在努力维持着标准餐桌礼节。从上第一杯酒开始,杨就在默默背着菲教他的口诀。
沙拉是三齿叉——可是没有三齿叉啊,而侍者上的却是一道贝类海鲜。
“杨,你不喜欢贝类?”莱因哈特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喜欢。”杨赶紧回答道,又悄悄观察了一下身旁人的吃法。
于是,杨挤出一个笑容,拿起一旁的夹子,将贝壳夹在中间,轻轻的夹了一下——
“………………”(“仿佛桌上一个天使飞过了”——梅克林格语录,出自地球时代法国风俗)
一个贝壳从杨的盘子里飞了出去——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8 13: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82)

贝壳呈抛物线状,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而后跌入莱因哈特身后奇斯里的怀里。
“………………”
奇斯里咬住嘴唇,明显看得出来是在忍笑。不过,最后他还是将贝壳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依旧立正站好。
杨满脸通红,他向所有人不住的喃喃道:“恩——意外——意外而已。”
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诡异:帝国这方面明显是基于礼貌而维持着一本正经;客人们则无不例外的摇头叹息。
“哈哈…………”莱因哈特清脆的笑声打破了沉默:“杨,这个魔术变的很漂亮。”
“啊?”杨抓了抓头发,道:“我不擅长——恩,那个叉子。我以为是沙拉——那个叉子——”
“朕也讨厌这些烦琐的礼节。”莱因哈特放下刀叉,用手将贝壳舀了一点调料,然后放入嘴中。
任何一位宫廷礼仪长看见这个情况,肯定会立刻晕过去的。就连一同在餐桌上就餐的几位帝国重臣也愣在当场。
杨倒是很爽快的丢下刀叉,直接用手就餐了。
“一种自然的,不加任何点缀的优雅。”这是事后梅克林格的形容。当然,他没有否认在接下去的就餐时间里,每个人都采用了这种自然而不加点缀的礼仪。
吃完饭,众人移坐希尔德的会客室。帝国重臣们明显看出莱因哈特想与杨私下谈话,所以在喝完一杯咖啡以后纷纷告辞离去。只有奥贝斯坦很冷静的提醒莱因哈特第二天一早还有会议。
“那家伙非要说这种扫兴的话吗?”毕典菲尔特在离开会客室时抱怨。
“明天有会议不假。”艾特哈尔笑道:“大概尚书大人担心杨阁下对陛下的影响吧!”
“那家伙——”这是毕典菲尔特唯一能说的了。
留下的客人在希尔德的好意引导下参观了狮子之泉的部分景观。亚典波罗在队伍里跳来跳去的,还不时的在小本上记着什么。当尤里安伸头过去时,他称这是在积累写作素材。而唯一让参观留下后遗症的就是——宫中女官们无一不被先寇布所吸引,所到之处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混乱。
“陛下呢?”当大家回到希尔德的会客室时,发现莱因哈特和杨不见了。
“皇后陛下,陛下与杨阁下前往陛下的书房下棋去了。”一位宫廷执事回答道。
“下棋?”亚典波罗自语道:“不会吧?”
“亚典波罗先生,有什么问题吗?”希尔德有些不解。
“皇后陛下,请问陛下——一般下什么棋?”尤里安不抱希望的问道。
“立体西洋棋啊。”希尔德回答道。
“果然。”尤里安呻吟道。
“事情不妙。”亚典波罗对先寇布说道:“简直是糟透了。”
“虽然——不过还不至于到很惨吧?”布鲁姆哈尔特试着帮杨说话。
“小伙子,这件事你可没有发言权。”先寇布表情沉重的拍了拍布鲁姆哈尔特。
“杨夫人,出了什么事吗?”希尔德很好奇的问菲。
菲很想替丈夫遮掩一下,所以吞吞吐吐的说:“皇后陛下,杨——恩,在西洋棋方面梢逊一点——”
“是很逊。”亚典波罗翻了翻白眼。
“皇后陛下。”卡琳干脆的说道:“杨提督对于立体西洋棋非常不擅长,所以我们尽量避免他在外面丢人现眼。”
“………………”
据说事后亚典波罗曾经这样问过某位父亲:“阁下的千金非常直爽,但阁下不认为女人应该说话委婉一点吗?”
“女人——不,女孩只有经过男人的栽培才会温柔起来。这个问题你去问尤里安好了。”这是某位父亲的回答。
………………
没人知道莱因哈特和杨在书房里一边下棋,一边谈了些什么。不过当希尔德把送饮料进去的侍卫叫来询问时,侍卫用一付不可思议的语气告诉大家,说陛下和杨全都盘膝坐在地下,很专注的下棋。
“杨输了几盘?”亚典波罗忍不住问道。
“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侍卫回答道:“不过杨阁下看上去面色似乎很为难。”
真是难为杨了,这是当时每个人想到的念头。可怜的杨,在棋场上与莱因哈特交手,基本上是必败无疑的。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10 08: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83)

“亲爱的——”菲用一双大眼睛很温柔的看着杨。
“我知道,我知道。”杨很无奈的说道。
“提督——”尤里安只是轻轻的唤了一声。
杨手忙脚乱了起来:“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啊!我也不想的——不过,有做的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总之,我下次尽力好了。”
“杨提督,我们没有怪你,请不要放在心上。”布鲁姆哈尔特好心的帮杨。
“大叔,我看我们去喝一杯吧。”亚典波罗对先寇布说道:“我需要一点酒精的刺激。”
先寇布点点头,道:“大叔是没有夜生活的,只有年轻且懂得生活情趣的人才有。”
“哼,真是放纵自己的最佳借口。”卡琳在一旁讽刺道。
“男人们的世界让小女孩咋舌了吗?”先寇布玩味道:“尤里安,要不要一起去?”
“不,我——打算看一会儿书。”尤里安赶紧摆手道。
“哦?”先寇布嘲讽道:“真是世风日下啊!没结过婚的少年居然一付上了年纪人的生活面目,这个世界上会咬人的女权重新抬头了吗?”
“你——”卡琳被激的要冲上去,但被菲拉住了。
“卡琳,别这样,你知道先寇布的——”菲拖住了卡琳。
“走啦,走啦。”亚典波罗也拉走了先寇布,他可不想被卡琳的怒火波及。
远去的先寇布还传来几声笑声,这对卡琳而言无疑是个很大的刺激,让她把怒火全发在了尤里安的身上…………
以上是当晚发生在杨一行人居所外的一幕。当他们回到居所以后,库柏很开心的告诉尤里安,说他已经和元帅成为好朋友了。不过,从他在手上、脸上的几道抓痕来看,他们果真是很“亲密”。
“杨,明天有什么计划吗?”菲替杨倒了一杯红茶。
“艺术节还有三天才开始。陛下这几天可能也没时间见我了。”杨靠在沙发上,道:“我打算去费沙各大图书馆、书店逛一圈,看看能不能买到海尼森没有的书。”
“我觉得这个不急。”菲说道:“倒是前往各位提督府上拜访是需要的。刚刚他们走时,还发了邀请呢。”
“不要吧?”杨无力道:“反正在艺术节上还要见面的。”
“亲爱的——”菲不赞同的摇头。
“好吧,好吧。”杨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虽然自己也很希望能和他们进行一些私人沟通,无奈近日懒病又犯了。
“亲爱的,你和陛下到底说了些什么?”菲忍不住问道。
“啊——这个能不能不说?”杨笑道。
“杨!”菲嗔道。
“好吧,附耳过来。”杨在菲的耳边嘀咕了一会儿。
菲的眼睛越来越大,她红着脸瞪着杨。
杨用很无辜的表情看着她,点头表示是真的,但又加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怎么转到那上面去了。”
接下来两人之间发生的事就不得而知了。只是门外的元帅对门内女主人发出的奇怪声音表示出了一点好奇…………
后来尤里安私下问杨有关他和莱因哈特的对话内容,但杨始终不肯透露。无奈之下,尤里安只得向菲打听。菲在脸红之后,悄悄告诉了尤里安。而后,这件事又被传给卡琳、先寇布…………
据说,每个知道的人都是先愕然,再加上一阵狂笑。
………………
“你不用这么着急去吧?”艾特哈尔笑道。
“好久没看见他们了——对了,他们应该从宫里回来了吧?”琳问道。
“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艾特哈尔喝了口茶,道:“你可以明天再去。”
“也好,今天实在是太晚了。”琳兴奋道:“今晚的招待会怎么样?告诉我吧!”
“高潮迭起。”艾特哈尔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去接他们的时候…………”
“天哪!”琳笑的前仰后合:“真是难为你了,居然忍了这么久。”
“其他人也差不多。”艾特哈尔笑道:“要不是我踩了费利滋一脚,他大概早滑到桌子下面去了,就连军务尚书大人也动了动嘴唇。”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12 07: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84)

“哈,琳。”亚典波罗做势要拥抱琳。
“少来了。”琳跳到一边:“你倒是越来越放得开了。”
“因为我是年轻人嘛!”亚典波罗眨了眨眼睛。
“其他人呢?不会是还没有起来吧?”琳左右看了看。
“学长夫妇携长子,准儿媳去拜访客人了。本来说要去看你,结果一下子找不到你的电话。”亚典波罗打了个哈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良大叔刚刚回来,在楼上补睡眠,布鲁姆哈尔特出去转转——元帅呢?啊,在这!”
“元帅!”琳张开双手,元帅亲昵的跳进琳的怀里。
“真是不公平的待遇啊!”亚典波罗不满道。
琳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自管自跟元帅玩耍。
“对了,听说你不在报社干了?”亚典波罗问道。
“别提了,那件事真要命。”琳无奈道:“一场恶梦。”
“喂!你和缪拉老兄到底有没有——恩?”亚典波罗很八卦的问道。
“没有,是谣言啦!”琳肯定道:“我们只是好朋友罢了。”
“是吗?”亚典波罗喃喃道。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并没有出错,在海尼森自己就看出艾特哈尔对琳绝对不简单。不过既然少根筋的琳没看出,不如在一旁看好戏。
“这次来有机会认识你妹妹和朋友吗?”亚典波罗又问道。
“当然了,我就是来请你们去我家吃饭的,顺便介绍她们给你们认识。”琳说道。
“如果是美女就介绍给我。至于先寇布那位不良大叔就算了。”亚典波罗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不起,你好像没有机会了。”琳摇头道。
“恩?”亚典波罗不解。
“海伦正在被毕典菲尔特追求,朱迪好像也在学校有男朋友了。”琳细数道:“雪莉有法伦海特了。”
“该死!”亚典波罗扼腕道:“我来的太晚了。”
“别这么——对了,我还有一位朋友可以介绍给你啊!”琳想起了梅姬。
“好啊!是美女我一定要认识,我先预定了啊!”亚典波罗开玩笑道。
两人就此开始了彼此交换两地的八卦消息…………
………………
“下次在我工作的时候,请不要打扰我。”第N次,海伦对屏幕上的毕典菲尔特说道。
“下次注意。”第N次,毕典菲尔特说道:“我是看看你好不好——你看上去很累哎!”
“你早上已经说过了,不要大惊小怪。”海伦说道:“舞剧要上演了,排练紧了一些。”
“你不要太辛苦啊,要小心…………(以下省略20句)”毕典菲尔特在屏幕上跳脚:“这几天我都要开会——怎么我不在你身边——”
“阁下出现前,我的生活始终很好。”海伦平静道:“好了,好了,我会注意的。”
“等一下,你身后——”毕典菲尔特像发现了什么:“那不是——叫什么来着——”
“妮娜现在跟我学习,她很有天赋。”海伦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压腿的妮娜,又道:“好了,我挂了。”
结果毕典菲尔特只来得急对屏幕嚷了一句:“除了别人,我才应该是第一位的啊!”
………………
“这就是你的办公室啊?”朱迪左右看了看。
“你怎么进来的?”奥贝斯坦觉得军务省的安全工作需要改进了。
“我在门口给他们看了看你的签名文件,就进来了。”朱迪眨眼道:“反正晚上好像没什么人。”
“在我书房拿的?”奥贝斯坦继续批着文件。
“对——先吃夜宵啦!”朱迪坐了下来——奥贝斯坦的腿上——将他的文件合上:“暂时没收。”
“这是明天开会要——”还没说完的奥贝斯坦被塞进一口蛋糕。
“民以食为天,这是你的身体需要的。”朱迪很自然的和他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起来,偶尔还在他的嘴边抢到水果粒。
“朱迪——让我工作好不好?”奥贝斯坦的声音有点怪。
“不好,还没吃完呢。”偷到半个吻的朱迪摇头道。
“让我——起来好不好?”奥贝斯坦带着温度的声音问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3-1-28 15:00 , Processed in 0.360428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