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4 10: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67)

航路上——
对于杨这样的双脚不在地上的时间居多的人来说,船舰生活无疑是最适合的了。每日看书、喝茶、发呆的杨只要一想偷懒睡觉,立刻以“时差问题”为借口,从众人眼中消失。
“我说菲,总不能就这么放任学长下去吧?”一直逮不到杨下棋的亚典波罗抱怨道。
菲抿嘴笑道:“他又不是今天才这样。”
“完了,完了。”亚典波罗夸张的耸肩道:“结婚已久的男人更加被宠坏了。”
“杨提督他——”一旁的尤里安正想开口替杨说两句。
“尤里安。”亚典波罗摇头道:“作为学弟,我是希望能让学长唯一有用的大脑发挥作用。你可不要继续放任那块荒废已久的土地长杂草哦!”
被视为是“继续保持了纯真气质”的少年只得苦笑了。
亚典波罗将西洋棋装置器放在手里捏来捏去的,道:“帝国还真是有钱,替我们包下了单独一艘商务宇宙船,不过——”
“不过?”替菲整理落在休息室的书的菲问道。
“真是无聊啊!”亚典波罗大吐苦水:“除了工作人员,就是我们几个了。早知道就搭乘帝国军用船舰了。”
“亚典波罗提督,我们是作为帝国皇帝的私人客人前往费沙,那样恐怕是不太好吧?”尤里安皱眉道。
亚典波罗叹了口气,道:“哎!算了,我还是去找布鲁姆哈尔特下棋吧!虽然——但那又如何。”
望着走出休息室的亚典波罗,尤里安对菲说:“亚典波罗提督很无聊呢!昨天他还跟我说如果搭乘的是帝国军舰,搞不好会被他劫持去当宇宙海盗的旗舰呢。”
“………………”菲笑着摇头道:“他不是在写书吗?”
“可能没有灵感吧。”尤里安摸了摸正趴在沙发上睡觉的元帅(自从上了船以后,元帅一直处于半睡眠状态,据说这是由于时差的原因引起的,而说这话的正是杨本人),道:“亚典波罗提督称写书也是需要激情的。”
“对了,卡琳呢?”菲又问道。
“大概在房间里看书,她在整备入学考试。”尤里安说道。
卡介伦把先寇布和卡琳这对父女共同处在一个空间中比喻为“安装了杰服粒子发生器”,这实在是很恰当的一个比喻。只要这对父女一碰头,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会上升,就连迟钝如杨也感到了。
无奈之下,尤里安只得想方设法的在船上错开两者的直接碰面机会。可惜,卡琳对此只有冷笑,先寇布压根没当回事。只有菲还在鼓励着似乎是两边不讨好的尤里安。
“先寇布中将大概——恩,没什么更好的娱乐,所以一直在驾驶舱研究。”尤里安模糊的说道。
对于先寇布而言,在这艘豪华的商务船上的确没有更好的娱乐选择。除掉菲和卡琳,船上一共只有三位女性,其中两位已在40岁以上,另一位嘛!按照先寇布自己的说法:“我的品位可没有波布兰那么差。”
菲将理好的书摆放好以后,对尤里安道:“看来还要忍耐几天了。尤里安,帮我看一下这个。”
尤里安接过一看,立刻愕然道:“这个——这个是——提督他——”
………………
“我不要。”杨孩子气的说道。
“提督。”尤里安严肃道:“你必须这么做。”
“尤里安。”杨不满道:“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我必须——”
“对,的确没有法律规定。”尤里安耐心解释道:“可是这是必须的礼貌。”
“礼貌的遵守是为了让人更舒适的存在。”杨抓了抓头发,道:“如果让人不舒服,那么还要礼貌干吗呢?”
“………………”
“亲爱的。”菲笑道:“恐怕你不能回避这件事。难道——你想当众出丑吗?”
“………………”杨有些委屈道:“原来你和尤里安早就联手了。”
“………………”
“好——吧!”望着尤里安和菲全都一本正经的脸,杨只得无奈道:“真是的,老让我干做不到的事。”
“亲爱的,你可以的。”菲对杨是完全的信任。
杨只得苦笑了一下,拿起菲为他起草的打算在莱因哈特的欢迎宴会上使用的发言稿,用背机械工程学课本的态度,开始背起了那篇并不算长的发言稿…………
………………
“亲爱的,你错了。”
“哦,学长,荒废已久的土壤也能种东西吗?”
“这种演说不适合你,只有‘两秒钟演说’才比较符合。”
“提督——你又错了!”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6 07: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68)

此时的费沙,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阁下,宫内的消息。”属下打断了正在倒咖啡的克斯拉。
“传过来。”克斯拉下令道。
“是。”属下将画面传了过来。
“玛丽嘉。”原以为是宫内有公务的克斯拉意外的看见玛丽嘉出现在屏幕上。
“亲爱的上校先生,正在忙吗?”玛丽嘉笑道。
克斯拉对这样的称呼已经习惯了:“打算尝尝你做的点心,顺便休息一下——对了,宫里有事吗?”
玛丽嘉叹了口气,道:“难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玛丽嘉,不要那么调皮。”克斯拉精干的律师派头碰上自己娇小的女友也要竖白旗了。
“不开玩笑了。”玛丽嘉眨着大眼睛,道:“中午一起吃饭,好吗?”
和玛丽嘉定好在“老地方见”以后,克斯拉放下了咖啡杯,打算早点处理完公事——卫星图的某处似乎需要再改动一下…………
“阁下。”布连塔诺急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什么事?”克斯拉皱眉问道。
“艾齐纳哈夫人要求立刻见到您。”布连塔诺汇报道。
“恩?”克斯拉考虑了一下,道:“你——没说我不在吗?”
“阁下。”布连塔诺凑近道:“属下认为艾齐纳哈夫人似乎不像是来募捐的。”
“立刻请夫人进来。”克斯拉下令道。既然艾齐纳哈夫人不是因为前来募捐,而又这么着急要求会面,一定是有重大事情。
“夫人,你——”克斯拉意外的看见一向不慌不忙的罗拉神色紧张的冲了进来。
“克斯拉。”眼圈有点发红的罗拉说道:“维罗不见了。”
“夫人,先坐下再说。”克斯拉忙将罗拉引至沙发处。原来是艾齐纳哈公子的事,果然是很重大。
“夫人,请将事情重新说一遍。”克斯拉沉着道。一般情况下,国民失踪之类的事交给警察局即可,不过对于国家重臣及家属或特殊人物的安全则交由宪兵队负责。
罗拉有些呜咽道:“艾尔斯特去视察科研所了,我——我到现在还找不到他。维罗——维罗——”
“夫人,你别急。”克斯拉将手帕塞给了罗拉。
“我去慈善会了,原本跟维罗说好在那儿见面。可是时间过了很久了,也——”罗拉抹了抹眼泪道。
“夫人,也许维罗去别的地方玩了。也许——”克斯拉说道。
“维罗跟他爸爸一样,从来不爽约的。”罗拉很肯定道。
“你没跟他用电脑联系吗?”克斯拉又问道。
罗拉的眼圈又红了:“联系不上——”
“会不会——”克斯拉猜测道。
罗拉打断他道:“有人捡到了维罗的通讯器,上面有我的地址,所以送了回来。还有——还有——”罗拉掏出一块深蓝的手帕,上面还沾有血迹:“维罗的手帕,上面————”
“我明白了。”克斯拉立刻站了起来,按下屏幕按钮,道:“布连塔诺,马上进来。”
克斯拉低声安慰了罗拉几句,立刻严肃的对布连塔诺下令道:“马上让各中队集合,沿艾齐纳哈提督府到慈善会一路搜查,另外不要错过维罗可能会去的地方。监视通讯器,如果——万一有线人来电,注意好跟踪工作。”
“是。”布连塔诺敬礼道。
“还有,马上联系艾齐纳哈提督。”克斯拉又补充道:“一定要保证维罗的安全。我坐镇总部。”
“是。”布连塔诺立刻去行动了。
克斯拉一边安慰着罗拉,一边皱眉盯着那块带血的手帕…………
………………
在军务省工作的人基本上没指望过幸运女神的光临,但对厄运女神也是不欢迎的。可惜——
“…………你抽到的,你去!”众人全都松了口气,对那个捏着红纸条的菜鸟说道。
“………………”
一般情况下,与军务尚书直接沟通的是菲尔纳少将。下面的人只要尽心尽力的完成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奇怪的是,今天一早就到军务省的菲尔纳被一个奇怪的电话给招走了。所以——应该是最基本的“给大人送文件”的工作总还是要有人做的。换句话说,总还是要有人倒霉的。
“大——大人,文件…………”菜鸟将一叠文件献上。
“菲尔纳呢?”奥贝斯坦连头也不抬。
“菲——菲尔纳少将——”菜鸟结结巴巴道:“临时出去了——下官也不大清楚——恩,他女儿的事——好像是的——”
“恩?”奥贝斯坦抬起了头…………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8 07: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69)

“海伦,我们去吃披萨,好不好?”毕典菲尔特满脸笑意的说。
“那种没营养的食品,大概只有你才会去吃吧!”海伦嗤道。
“这样啊?”毕典菲尔特一点也不以为怪:“那听你的,你说好了。”
“………………”
话说毕典菲尔特和海伦的关系,的确让很多人大吃一惊。除了艾特哈尔没有觉得奇怪以外,就连一向沉稳的梅克林格也表示“这两个人就像冰火一样难融啊”的意思。至于其他同僚则极有礼貌的表现出看好戏的态度。在下级军官中甚至还出现有人打赌,看“黑色枪骑兵”的统帅能否摘下这朵艺术界的名花,给军官们涨涨脸。另外,过去想追求海伦的人则表现出十分的不解。这也难怪他们了。
要说毕典菲尔特和海伦是男女朋友,他们俩的关系还称不上很亲密。可在海伦身边的异性却只有毕典菲尔特一人。总之。两人正处在半模糊状态吧!
“你知道吗?我——”正倒着走路的毕典菲尔特冷不防被绊了一下:“什么东西?”
“………………”
“恩?两个小鬼?”毕典菲尔特低头一看:是一个10岁左右的棕发男孩,他正牵着一个更小的女孩。
“你受伤了?”海伦蹲下身子,对那个黄头发的女孩道。
“………………”可小女孩似乎很害怕,躲到了男孩身后。
“喂!我们可不是坏人。”高大的毕典菲尔特喝道。
“闭嘴!你没看见她受伤了吗?”海伦瞪了一眼毕典菲尔特。
毕典菲尔特只得降低了声音道:“你们该认识我吧?我是堂堂——你什么意思?”
面容清秀的男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把身后的女孩推上前,又指了指女孩手上的伤口。
海伦取出手帕扎住了女孩的伤口,道:“我是海伦,你有名字吗?”
“………………”女孩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可还是没说话。
“不会说?不想说?”海伦耸了耸肩道:“没关系,我们先去吃饭好了。”
“海——海伦——”毕典菲尔特愕然的看着乖乖跟着海伦的两个孩子,那个小鬼怎么看上去这么熟悉呢?
“先去吃饭。”海伦淡淡的说道:“…………这个女孩很像我呢。”
“像——像你?”毕典菲尔特喃喃道:“不会吧?总不会是——”
“喂!你傻站着干吗?”
………………
到目前为止还是没什么消息,克斯拉依旧镇定的指挥着全局。刚才艾齐纳哈已经表示立刻返回了。虽然没说什么,艾齐纳哈透过屏幕对罗拉做了个奇怪的手势,罗拉红着眼睛点了点头。而后,艾齐纳哈对克斯拉敬了个礼,克斯拉立刻回礼,表示一定不负所托。
克斯拉正要下令让各单位重新搜查一遍,属下却传来菲尔纳要求见面。
“克斯拉阁下。”菲尔纳向克斯拉行了礼,又向罗拉欠了欠身。
“菲尔纳,有什么事?”克斯拉问道。
“克斯拉阁下,下官的一名家人走失。希望您能帮助下官。”菲尔纳冷静的说道。
“家人走失?”克斯拉皱眉道。
“我的女儿。”菲尔纳平静的扔下炸弹:“妮娜。”
“…………你的女儿?”克斯拉瞪大了眼睛。
“尚未入籍的女儿。”菲尔纳解释道:“这些不重要。让下官告诉您发生的事吧!”
“………………”
………………
“好的,我知道了。”克斯拉说道:“帝国高官的子女失踪,可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要重新部署人力。”
“谢谢大人。”菲尔纳敬礼道:“我要赶回军务省。是否可以让孩子的母亲和艾齐纳哈夫人一起等消息?”
“你的夫——恩,未婚妻呢?”同样也是母亲的罗拉忙问道。
“她在外面的车上等。”菲尔纳答道。
“请夫——女士进来吧!”克斯拉示意道。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11 08: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70)

出现在克斯拉和罗拉面前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面容有些憔悴忧虑的女人。菲尔纳向两人介绍了一句:“这是卡妮。”他又在卡妮脸上吻了一下,随后向克斯拉向了个礼,便离开了。
“恩——女士,请坐。”克斯拉说道。
“谢谢。”卡妮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倦。
罗拉起身将卡妮扶至沙发上,又安慰她道:“没关系的,克斯拉会帮我们把孩子找回来的。”
“我们?”卡妮有些不解了。
“啊!我的儿子也丢了——”罗拉的语调又开始呜咽了。
卡妮伸手握住了与她同样不幸的母亲的手。
克斯拉通过TV电话向下属传达了新命令以后,又命人送来两杯咖啡:“卡妮女士,请先喝杯咖啡吧!你看上去很累。”
卡妮露出一丝苦笑,道:“谢谢,我没什么,大概是上了一个晚上的夜班吧——我在快餐便利店工作。”
如果说克斯拉有什么惊讶的话,别人也是看不出来的。罗拉则同情道:“忙了一晚上,一早又听说女儿不见了——”
“妮娜原本要到店里来找我。我以为她已经很熟悉路了,可是——”卡妮低声道。
“卡妮女士。”克斯拉问道:“刚才听菲尔纳提到,妮娜——不太擅长说话,是这样吗?”
卡妮点了点头:“是的。妮娜从小有心理问题,她只是不想说话。”
“那么,菲尔纳——”罗拉皱眉问道。
“妮娜不是安东的女儿。”卡妮坦白道:“我们是一个单亲家庭,自从妮娜的父亲抛弃我们以后。”
克斯拉尽量忽略罗拉的那句“王八蛋”,道:“原来如此。那你跟菲尔纳是——”
“我工作的快餐店就在军务省附近。”卡妮道:“我经常要给军务省加班的人送夜宵。我和安东就是这样认识的,而且——他很喜欢孩子。”
对于最后一点,克斯拉很难完全认同。不过对于这么一段其实不算浪漫的故事,在军务省大概已经可以算是超级浪漫的事了。
“其他人知道你们的事吗?”罗拉好奇的问道。
“大概不知道吧。”卡妮摇头道。
“那倒是有可能,听说军务省保密工作一流。”罗拉大概忘了自己的丈夫也是保密功夫一流。
克斯拉轻咳了一声,道:“两位女士,我建议你们休息一下。我的属下会尽快将消息传回来的。”
………………
“大人,这是需要您签字的文件。”菲尔纳将文件递上。
奥贝斯坦抬头看着他,道:“如果你有急事,我可以准假。”
菲尔纳摇了摇头,道:“下官已经委托克斯拉一级上将了。既然下官去了也帮不上忙,不如交给专门人士。”
奥贝斯坦点了点头,开始对菲尔纳下达了一连串的指示。
………………
虽然已经引起了海伦的白眼,毕典菲尔特还是又问了一遍:“这个——恩,真的不是你的女儿?”
海伦为两个孩子叫了香蕉船,实在懒的回答这样的白痴问题,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啊!不是。”毕典菲尔特举起双手,道:“我了解了。”
他又转向正在一口一口吃着香蕉船的男孩,道:“喂!你到底是哪家的小鬼?”
“………………”
“你要是不说,我们怎么送你们回去?”毕典菲尔特一手撑着脑袋道。
“………………”
“哎!小鬼!”毕典菲尔特不耐烦道。
“叔叔。”男孩用纸巾擦了擦嘴,出人意料的开口道:“对儿童这样的弱势群体说这样的话,是低等生物的行为。”
“………………”
“好,说的好。”海伦轻笑道:“还想吃香蕉船吗?”
男孩摇了摇头,却指了指菜单上的咖啡。
“一杯咖啡,加牛奶份的;再给女孩来一杯可可。”海伦又捅了捅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毕典菲尔特:“你呢?”
“…………随便。”毕典菲尔特有气无力的说。
“随便是吧?”海伦招来了侍者:“一杯牛奶咖啡——恩,不放糖,一杯可可,一杯柠檬水,给这位先生来杯草莓汁。”
“………………”
毕典菲尔特绝对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那个小鬼向他很诡异的笑了笑,不过没发住一点声音。这小鬼,真是——
………………
克斯拉坐在沙发上,陪着两位母亲——
“阁下。”一名军官跑进来:“已经有消息了。”
“什么消息?”克斯拉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罗拉和卡妮也紧张的站了起来…………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13 07: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71)

典菲尔特认命的拎着两盒外卖蛋糕,替女士和孩子们开门。
“什么人?”毕典菲尔特挡在三人前面,对来者喝道。
“毕典菲尔特一级上将!”布连塔诺也相当惊讶。他立刻示意周围的便衣宪兵们先收队。
“怎么回事?”毕典菲尔特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布连塔诺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和冷眼旁观的海伦,低声道;“是这么回事,阁下…………”
“你总不会是认为我拐了孩子吧?”毕典菲尔特不悦道。
“下官不敢。”布连塔诺摇头道:“不过,还是请阁下随下官先回宪兵总部吧!两位母亲实在很着急。”
最后一个借口让毕典菲尔特无话可说,他扭头看了看海伦。海伦耸了耸肩,很干脆的领着孩子向开过来的地上车走去。毕典菲尔特也只好跟了上去…………
………………
“坏小孩,你跑到哪里去了?”罗拉一把抱住了维罗。
维罗似乎不太喜欢母亲的过度热情,他稍稍的挣扎了几下,但还是放弃了:“有人欺负妹妹,我去帮忙,顺便逛逛,结果走丢了,碰见了叔叔阿姨。”
如果奥贝斯坦在此,对这样简洁明了的回答一定是相当满意的。
“妮娜…………”卡妮一边检查女儿的伤口,一边心疼的亲了亲女儿:“痛不痛?”
妮娜摇摇头,表示不痛。
毕典菲尔特在一旁插嘴道:“弄了半天,原来是维罗——我就说这小鬼怎么这么熟,一时没认出来——英雄救美,然后拐菲尔纳的——哇!”
海伦踩了毕典菲尔特一脚,打断了他莫名其妙的话。她上前对卡妮说道:“卡妮女士,我是海伦卡滋。我发现妮娜的骨骼很适合跳舞,如果你不反对,我希望能亲自教她跳舞。”
“你——就是费沙星之剧院的海伦卡滋小姐吗?”卡妮将面前的头发捋回耳后:“如果能得到你的教导,实在是太好了——可是,妮娜她——”
“舞蹈需要的是肢体语言。”海伦说道:“妮娜在语言的方面的弱点有可能会随着跳舞而得到改善。这孩子跟我小时候很像。”
“很像?对了,这个我怎么不知道?”毕典菲尔特忍不住又开始咋呼。可惜。没人理他。
克斯拉听完下属的报告以后,对大家道:“大家已经很累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会立刻通知艾齐纳哈和菲尔纳的。”
大家在一阵混乱的告别中正准备各自回家,一个小小的意外发生了——
“妮娜!”卡妮很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女儿只是牵着维罗的衣服,不肯放开。
“这小鬼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嘛!”毕典菲尔特看好戏道。
“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海伦淡淡的说道。
“………………”
“啊!我家维罗也很喜欢妮娜呢!”罗拉笑着抱起妮娜,对卡妮道:“你已经很累了,需要好好休息。让妮娜跟我回去,好不好?”
女儿抓着人家儿子不放手,做母亲的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点点头了。问题是,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给捅了出去。第二天,在费沙最著名的小报《费沙星刊》上刊登了“艾齐纳哈公子拐带菲尔纳千金出逃事件”的文章。
待所有的人都离开以后,克斯拉才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他回到自己的坐位上,端起了早已凉透了的咖啡——
“糟了,玛丽嘉——”克斯拉扔下咖啡杯,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据后来的某宪兵回忆,克斯拉当时的速度一点也不逊色于“疾风之狼”。
………………
罗严塔尔不耐烦的打发掉了面前从哀求到指责到哭泣的女人,一回头很不幸的发现朱迪笑眯眯的看着他。
“事情不是你所想的。”罗严塔尔有点心虚的说道。
“哦?那事情是怎样的?”朱迪有趣的问道。
“事情是——”罗严塔尔皱起了眉,自己干吗向一个小姑娘解释行为呢:“小姑娘,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
“是不关我的事。”朱迪承认道:“我只是好奇一个被新娘甩了的老男人的生活罢了。”
罗严塔尔的面色变了变,但随即又挂上一付讽刺的味道:“小姑娘,这么毒的舌头,可不那么有趣哦!”
“受教了。”朱迪将手上的袋子换到另一只手,道:“大叔——恩,大哥,介不介意送我一程?”
罗严塔尔有点哭笑不得了,但也只得点头道:“果然是有一就有二,上车吧!”
“谢了。”朱迪爬上了罗严塔尔的车。
然而,这二人并不知道一场天大的误会正要开始——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15 07: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7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元帅的“周末管家”在平时的出现率开始上升了。而与之相反的是,身为执事的某人消失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不过,这一切在奥贝斯坦的脑中有没有被定义成阴谋就不得而知了。
“巴尔少爷,咖啡。”朱迪端着盘子走进书房。
从大人到奥贝斯坦少爷到巴尔少爷,称呼者有什么用意不去理会,被称呼者倒是没什么意见。
“你明天没有课?”奥贝斯坦看了看桌上的脉冲钟。
“我有弹性假期。”换句话就是“我明天跳课”。
奥贝斯坦动了动嘴,但也没发出声音,只是端起了咖啡杯。
朱迪一边整理着桌上的文件,一边说道:“这个不算是浪费资源哦!是——恩,长期战略的一部分。”
“长期战略?”奥贝斯坦的声音里有一丝很细的笑意。
“暂时保密。”朱迪顿了顿以后,绕过书桌来到奥贝斯坦的身旁,眨着眼睛道:“巴尔少爷,你看我的衣服好看吗?”
奥贝斯坦打量了一下一直没注意的朱迪的服装——吊带式的薄纱连衣裙。
“…………似乎不适合你。”奥贝斯坦做出了客观的评价。
“不会吧?”朱迪的笑容僵住了:“我从同学那里挖来的,是她最漂亮的一件了。”
“你觉得让微笑穿芭蕾舞裙怎么样?”奥贝斯坦反问她。
“…………不怎么样。”朱迪只能承认两件不能协调的东西硬放在一起,结果可能会很糟。
奥贝斯坦注视了朱迪一会儿,低头继续批阅文件。朱迪只好拎着盘子离开了书房。
房门一关上以后,奥贝斯坦停下了笔,喃喃道:“她是打算诱惑我吗?”而后,他露出一丝不知道是满意还是惊讶的神色…………
“微笑,我好像失败了呢?”朱迪趴在沙发上很无聊的看了她一眼,打了个哈欠继续闭目养神。
“真不可爱,也不出声援助我一下。”朱迪从垫子下面摸出了一本书——《教你诱惑之术》(此书乃盗版,具称作者是原同盟一方人士,正版在帝国因售价太高而绝非学生所能承受)。
“…………诱惑术之一,短而薄的衣饰加上不错的身材,对男性而言具有杀伤力……”
朱迪瞄了眼自己的身材,自言自语道:“我的身材不错了,可以打85分——好吧,80分了,衣服也是——可惜失败了。”
朱迪用红笔在这一计划前划了一个叉。其实根据实际情况,全书真正能用的计划没有几个,每删掉一个,都会让朱迪觉得机会在流逝。
就在朱迪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时,书房的门打开了——
“巴尔少爷,去散步啊?”朱迪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也要去。”
奥贝斯坦忽略掉朱迪藏书的动作,点了点头,但又皱眉道:“去换掉你的衣服。”
“好啊!”朱迪迅速向自己的房间冲过去…………
微笑来到主人的身边,乖乖的趴下,等着夜晚的散步…………
………………
对于杨威利而言,“上课”实在不是一个可以让人高兴的词语。就算真的有某方面的突出的才能,可也不能保证一定取得好的成绩。更何况是在本人能力范围以外的事物——
“开胃酒——”杨碰了碰一只酒杯,向周围的人看了看。
菲回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然后呢,学长?”亚典波罗不怀好意道:“你总不能在正式的宴会上抱着开胃酒不放吧?”
杨不太确定的低声道:“接下来是——恩,是佐餐酒吗?”
尤里安叹了口气道:“提督,是沙拉。”
“啊!沙拉——对了,是沙拉。”杨不太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
卡琳抚着自己的额头,道:“我已经开始头疼了。”
“杨提督。”好心的布鲁姆哈尔特道:“再下去是浓汤、主食、菜汤、甜点和咖啡。”
“不是红茶啊?”杨抗议道。
“亲爱的,认真一点。”菲笑道。
“应该让人多样化的选择嘛!如此一来,人类的餐桌文明才能——”杨眨着眼睛说道。
一直在看好戏的先寇布说道:“不如就由阁下带头,在帝国餐桌上掀起一场革命吧?”
杨想了一下,摇头道:“算了,自己能接受就行了,改革是很累的一件事。”
“好了,接下来进入餐具课程。”主持本次课程的亚典波罗说道。
“还有啊?”杨向一旁的尤里安索求道:“尤里安,为了我失去的脑细胞,请给我一杯双料白兰地。”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众人对杨在餐具礼仪上的缺乏已经无话可说了。菲只得编了一个经整理的笨办法教给杨:“一般是从外到里用,沙拉是四齿叉,主食是三齿叉,汤勺应该…………”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18 07: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73)

“总算逮住你了。”琳将正打算出门的朱迪给拖了回来。
“啊!琳姐。”朱迪吐了吐舌头:“总算被你逮住了。”
“少贫嘴。”琳笑道:“你最近都在忙什么?为什么总看不到你?”
“最近忙啊!”朱迪扯皮道:“事情多,所以少了和亲爱的姐姐的沟通时间了。”
“你倒是越来越油了。”琳打量了朱迪几眼,道:“不是在忙着补考吧?”
“杨教授不会那么绝的。”朱迪自信道:“及格总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还真有出息。”琳瞪了她一眼:“居然只想及格。我当年——”
“是,是,是。姐姐当年可是奖学金得主。”朱迪眨着眼睛,道:“不过,琳姐——社会发展进步,你不觉得视野应该扩大吗?”
“………………”
“特别是我们新闻这一行。”朱迪继续说道:“我们只需要将一半精力放在理论上,另一半必须放在实践上。”
“很不错的理论。”琳不为所动:“那你都在实践些什么?”
“定期给《费沙日报》写稿,给毕典菲尔特大哥当棒球指导——”朱迪细数道。
“那也用不着这么忙吧?”琳不满道:“当初我就反对这样——听我说完——课余活动当然是必须的,但不能耽误正经事——啊!朱迪,你是不是在谈恋爱?”
“啊?”朱迪瞪大了眼睛。
“你这个年纪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琳说道:“喂!你不要太过火就——”
“你放心好了,琳姐还没嫁出去,不会轮到我的。”朱迪说完以后,拔腿就跑。
“小鬼!”琳无可奈何自语道:“朱迪可能真的有男朋友了,下次告诉姨妈——时间可真快啊…………”
………………
毕典菲尔特吞吐了几次,还是向海伦问了那个问题。原本以为问题会被踢回来,没想到——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以前也是语言障碍者。”海伦在为餐桌上的花瓶插花。
“………………”
“明明可以说话,却无法表达出来——那种滋味可不好受。”海伦淡淡的说道。
“我不知道——恩——”毕典菲尔特将花递给海伦。
海伦继续说道:“我的母亲有两个——不,应该是三个女儿,琳,朱迪和我,可她并没有结婚。我们没有当一回事,可别人就不是这样想的了——把那朵花给我——朱迪太小了,大概已经忘记了;琳一直在外念书。剩下的不大也不小的我,正好成为周围孩子的嘲笑和欺负的对象——”
“一群混蛋!”毕典菲尔特愤愤道:“啊!我指那些——”
海伦打断他道:“没什么好气的,把情绪浪费在此,没有必要——别捏了,叶子要掉下来了——然后,我就继续跳舞,话却说的越来越少了。”
“那你现在——”毕典菲尔特小心的问道。
“我母亲跟我谈过一次。”海伦将最后一朵花插好:“真是奇怪,我一直不知道母亲会跟我说这些——她说我没有把多余的情绪放在别人身上,却放在了自己身上,这也同样是不必要的。她还告诉我虽然她从来没有结过婚,但我们不是在不被祝福的情况下诞生的。”
“你没有问过你的——恩,父亲的事?”毕典菲尔特好奇道。
“那又不关我的事。”海伦将花瓶转了一圈:“难道上一代的事也需要下一代负责吗?”
毕典菲尔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换了个话题:“恩——这瓶花真漂亮,就像你一样。”
“说话开始有水平了。”海伦瞄了他一眼:“可惜格调不高。”
“………………”
………………
“你没有看错?”难得和下属进餐的克斯拉问道。
“下官没有看错。”布连塔诺说道:“那天下官还以为 罗严塔尔元帅换新女友了,但仔细一看那位小姐——”
克斯拉放下手中的叉子,喃喃道:“不会吧?罗严塔尔元帅自从——似乎没有什么不稳状况了——”
“也许下官看错了。”布连塔诺说道。
“不,也有这个可能。”克斯拉摇头道:“不过,朱迪不可能会卷进去吧?她不知道罗严塔尔元帅的生活状况吗?”
“阁下。”布连塔诺说道:“朱迪小姐虽然比较会惹麻烦,但下官也不希望她吃亏…………”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0 07: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74)

“微笑呢?”奥贝斯坦坏视道。
“拉贝纳特说带它去渡假。”朱迪替他解下披风。
奥贝斯坦扯了扯嘴角:拉贝纳特还真懂得避嫌,顺便还把唯一的障碍移走。那么——今晚是不是——
朱迪的手艺不好也不坏,属于那种吃不死人也不会让人胃口大开的那种。当朱迪问起晚餐评价时,奥贝斯坦就是这么说的。
“恩?这句话很打击人的。”朱迪不满道。
“实话总是打击人的。”奥贝斯坦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今晚的朱迪似乎有点情绪过分,倒不是说她有什么出格的举止,而是语气上似乎有些兴奋。
朱迪东拉西扯的跟奥贝斯坦聊了好一会儿,终于蹭到他身边坐下:“巴尔少爷——”
奥贝斯坦放下咖啡杯,靠在沙发上,看着她。
“我——恩——”稍稍顿了顿,朱迪凑近问他:“你觉得我的香水如何?”
“…………很淡,不太闻得出来。”奥贝斯坦如实道。
“哦!”朱迪的眼睛转来转去的,但又有点接不了话的样子。
“你让我帮你评价香水?”还是奥贝斯坦开了口:“还是——另外有事?”
“当然——恩,有什么事啊?”年轻的朱迪有点尴尬,看来再活泼的女孩也有控制不了的场面。
“勇气可嘉,方法拙劣。”奥贝斯坦的语气中有一点很淡的笑意:“看来你的书有点过时啊。”
“那可是最新的——恩!您知道了!”朱迪吓了一跳。
“沙发是用来坐的,不是用来藏东西的。”奥贝斯坦说道。
“恩——你有什么意见吗?”朱迪小心的,也是第一次用了“你”这个词。
“为什么是我?”奥贝斯坦冷静的问道,但仔细听他的声音,里面有惊奇和期待。
“因为你就是你啊。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朱迪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反正已经被察觉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奥贝斯坦继续问道。
“上次玩水的时候。”朱迪笑道:“以前大概也有吧!反正慢慢来的——不过,累积起来可是很多的哦!”
“你不会是从一开始就期待达到这个目的吧?”奥贝斯坦的笑意越来越明显了。
“现在是了——恩,你不觉得我们在玩‘审犯人’的游戏吗?”朱迪眨着眼睛道:“一开始是工作需要——啊?我以前没说吗?我本来想写点独家新闻的。”
“………………”
“我已经交代全了。”朱迪举起双手,道:“请问您是否满意?”
“基本上满意。”奥贝斯坦点头道。然后——就像微笑一样,朱迪跳进了他的怀里,直接的,一点也不淑女的。
“天哪!我是不是在做梦?”朱迪嚷嚷道:“我还以为这条曲折的路要走多年呢!”
“既然你的目标这么明确,何必浪费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奥贝斯坦揉了揉被撞疼的肋骨。
“对了,巴尔~~是这么叫吧?”朱迪换了个称呼:“你什么时候开始——恩——我的?”
“从你开始设计怎么跳进我怀里开始的。”奥贝斯坦说道。
“瞒不过你。”朱迪舒了口气,道:“我一直提心吊胆的,以为自己会很辛苦。”
奥贝斯坦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大概除了你,我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
“下次我要贴上专属标签。”朱迪开玩笑道。
“没有必要。”奥贝斯坦摇头道:“你认为会有其他人接近我吗?”
“我以防万一。”
“………………”
………………
看来,效率和直接对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大人的感情生活影响不小。正如他自己所言,既然双方有共同的目的,也就没必要在进程上耗费精力了。对双方当事人可能如此,可对其他一些问题却不能不考虑。女主角大概是无心顾及其它了,精明的男主角不会没有想过,而是已经拟好了对策。目前,事态还是以不公开为好。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插曲]“你怎么把微笑给带回来了?”
“啊!对年轻人来说,空间比较重要吧?”
“真是越老越不正经了。你不怕巴尔少爷生气?”
“我可是在帮他的忙。”
“………………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2 07: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75)

“亲爱的,把外套穿上吧!”菲将外套递给正在沙发上看书的杨。
“提督,还有一小时可以到费沙了。”尤里安从观望窗口走回来道。
“杨提督,帝国会派谁来接我们呢?”布鲁姆哈尔特问道。
“最好不要,太麻烦了。”杨合上书,道:“不过那是不可能的,我想大概是缪拉一级上将吧。”
“会不会有大批记者?”尤里安有点担心道。
“不会。”杨肯定道。
“哦?”正在玩单人纸牌的先寇布道。
“尤里安,说明一下。”杨向尤里安摆了摆手。
“帝国邀请我们到费沙,主要是皇帝的私人意思。也就是说肯定有人反对此行,但是既然我们已经到了费沙,那么与其限制我们的活动让皇帝不高兴,还不如封锁媒体。”尤里安解释道。
“那个人是帝国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元帅。”杨随后补充道。
“亲爱的,那岂不是正合了你的意?”菲笑道。
“是啊!”杨端起了红茶,道:“别人是拿薪水干活,我也从中受益,再好不过了。”
“学长——”亚典波罗冲了进来:“都在啊!太好了!卡琳还在整理行李吗——我们将在费沙备用宇宙港降落,来接我们的是缪拉一级上将。”
“果然。”杨嘀咕了一声。
“啊!学长。”亚典波罗打量了几眼穿着整齐外套的杨,道:“难得穿着这么整齐啊!”
“谢谢,是菲整备的。”杨不敢居功。
亚典波罗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免烫休闲服,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也需要找个女人打理一下了。”
“小子,跟在我后面,我可以指点你几手。”先寇布坏坏的说道。
“谢了,中年大叔的做事风格不适合年轻人。”亚典波罗吹了声口哨。
众人全都笑了起来,连“中年大叔”也不例外…………
………………
“杨阁下,很高兴再次见到您,欢迎您和其他人到费沙。”艾特哈尔行礼道。
“啊!”还像个土包子一样东看西看的杨被尤里安捅了一下,回过神来:“我也一样,谢谢。”
艾特哈尔温和的对众人笑道:“大家一路上辛苦了,我代表陛下前来迎接,先送各位去下榻处吧!”
原本负责接待的应该是拜耶尔蓝,可惜他新买的房子正要装修,所以不得不请了半个月的假。艾特哈尔便主动将工作给揽了过来。
艾特哈尔陪着杨夫妇和尤里安,其他人则分别乘坐几辆车,一起向安排好的下榻处驶去…………
………………
“您还满意吗?”艾特哈尔亲切的问杨。
“实在是——”杨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安排这么好的地方——”
“学长——”亚典波罗从一扇门后跑了出来:“地方不小哦!上下三层,还有一个地下室。”
“你已经都看过了啊!”杨不得不服了学弟的精力。
“缪拉替督,真是谢谢您了。”尤里安走过来说道:“连所有的生活用品都齐全了。”
“这是应该的。”艾特哈尔说道:“为了不打扰各位,这里的佣人一天来一次。另外,陛下的欢迎宴会放在明晚,到时下官等也自当参加。”
在杨的再三道谢中,尤里安送艾特哈尔出去。
“替督,我去帮杨夫人、卡琳和布鲁姆哈尔特上校整理东西。”返回的尤里安说道。
杨点了点头,尤里安便上楼去了。
“看来可以享受一下高品位的生活了。”一点也不客气的先寇布将酒分别递给杨和亚典波罗。
“有点不太习惯高档生活啊!”杨自语道。
“得了。”先寇布笑道:“只要有酒有茶有书,我相信阁下会很快适应的。”
“………………”
亚典波罗突然开口道:“如果卡介伦学长在的话,搞不好会盘算把这些摆设卷回去换钱。”
杨认真的想了一下,同意了亚典波罗的话。
“我们是不是和费沙的熟人联络一下?”先寇布问道。
“我来联络好了。”亚典波罗冲向书房:“巴格达胥,琳,高尼夫…………”
“等一下,亚典波罗——”杨想叫住他…………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25 07: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76)

“啊!各位大人已经到了。”一个有着山羊胡子的六十岁大叔从门口走了进来。
“恩?你是——”先寇布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连已经跑到书房门口的亚典波罗也转了回来。杨则轻松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您一定就是杨大人了,久仰久仰!”大叔紧紧握住了看上去气度最为不凡的先寇布的手。
先寇布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说道:“在下无德无能,不敢以‘杨大人’自居。”
“啊?”大叔的笑容有点僵了。
“请问——你找我有事吗?”真正的主儿温和的问道。
大叔瞪着杨好一会儿,又在面前的三个人中间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杨大人——是吧?我是库柏,陛下安排我负责您和各位大人的衣食住行。”
“啊——那个,太客气了吧?”杨喃喃道。
“喂!不是要来监视我们的吧?”亚典波罗心直口快的说。
“不敢不敢。”库柏将手上的袋子放在茶几上:“我是狮子之泉的执事之一,是陛下的意思让我来的。各位是初次来费沙,想必——”
“果然是考虑周全啊。”先寇布玩味道。
“既然是陛下的一片好意,就麻烦你了,库柏先生。”杨抓了抓头发。
“好的好的。”库柏的胡子抖了几下:“那——大人们有什么吩咐吗?”
“………………”
三个人相互看了看,似乎也找不出有什么事情可以交给这位热情的执事。
先寇布晃着酒杯,表示宁愿自助服务。亚典波罗耸了耸肩,一边再次向书房走去,一边对库柏说道:“女士们在楼上,你可以去帮忙。要不,就打理这位不太灵光的杨大人好了。”
“啊?!”
杨有些为难的站在那里,和库柏大眼瞪小眼。
“………………”
“………………”
“啊!有一件小事。”杨终于想起了什么。
“您尽管吩咐好了。”库柏笑容可掬道。
“是这样的。”杨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们初次来费沙——到外面去有可能——你知道的,到不熟的地方总是不大方便。”
“我明白了。”库柏立刻说道,并从带来的袋子里摸出了几张金属卡:“其实陛下早就准备好了。大人们到费沙做客,自然是帝国做东——”
听到这里,先寇布刚喝到口中的酒差点喷了出来。
而反应不太灵光的杨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这个是——”
“这是陛下为大人们准备的信用卡。”库柏开始向杨解释了起来:“这是陛下交代宫内省准备的,在费沙各大银行和所有的销售网点都可以使用。您放心好了,绝对方便。”
“等一下,等一下。”有点合不上嘴的杨忙道:“我不是指信用卡啊!你误会了。”
“恩?”库柏不明白了。
杨不理会先寇布不客气的笑声,低声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初次来费沙,如果上街可能对道路不大熟,所以希望有个随身的终端之类的。”
“哦!我明白了。”库柏笑着点头道:“这个是当然的,我马上去准备——”
“喂!库柏先生——”杨冲着跑出去的库柏喊道:“不用着急啊——”
“算了吧!”先寇布将一杯白兰地塞给杨:“他的工作就是让你宾至如归。”
“真是伤脑筋啊!”杨苦笑道:“我实在不习惯。”
“下官要去跟未来睡觉的床沟通一下感情了。”先寇布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恕下官失陪。”
杨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努力适应着对自己而言过于豪华的环境。如果卡介伦在此,肯定会嘲讽道:“在一个豪华的背景前放置了一个笨拙的人物,实在是破坏环境资源。”
“算了,去看看亚典波罗。”杨站了起来,当然不忘再为自己倒上一杯酒。
“嗨,学长。”亚典波罗吹了声口哨。
“已经联络好了吗?”杨问道。
“搞定了。”亚典波罗从杨手里把酒杯拐了过来:“高尼夫到奥丁送货去了,估计没那么快回来;巴格达胥说明早来向你请安;琳好像还没上班,我还在找她的私人电话——不过,缪拉提督肯定会告诉她的。”
“明天晚上的宴会——”杨一想到此就忍不住叹气。
亚典波罗笑道:“放心好了,学长,我们会帮你包装好的。”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4-4-24 14:28 , Processed in 0.552853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