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16 08: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59)

“欢迎光临!”老板微笑道。
毕典菲尔特摘下墨镜,左右看了看,道:“有给猫用的东西吗?”
“啊!有,有。”老板迎了上去,道:“我这儿可是费沙最专业的宠物用品商店,为宠物准备的吃、穿、用、玩一条龙服务。您这边请。”
毕典菲尔特跟着老板来到“猫咪专区”,老板笑着问道:“不知您养的猫咪是——”
“不是我养的。”毕典菲尔特摇头道。
“啊!那么令千金所养的猫是——”老板笑的更起劲了:做父亲的是很舍得为女儿花钱的。
“我还没结婚呢!”毕典菲尔特道:“是——我的——恩,一位朋友。”
“明白了。”老板“呵呵”笑道:“不知道那位女士养的是什么种类的猫?”
毕典菲尔特想了半天才不太肯定的说:“好像是什么埃及猫吧!”
“哦!那可是少见的名猫啊!”老板竖起手指,道:“这么好的猫自然要用上等的东西了。”
“你看着办好了。”毕典菲尔特不耐烦道。
老板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客人了:对宠物不太在行,看上去很有钱,又是为女朋友买东西……简直就是送上门的财神爷嘛!
“那——那位女士的猫是公的,还是母的?”老板问得更详细了。
“大概是母的。”毕典菲尔特皱眉道:“你问那么多干吗?”
“这您就不了解了,现在宠物用品是分的很细的。”老板笑道:“您看这件粉红连衣裙,怎么样?”
“…………给猫穿这个——”毕典菲尔特用手扯了扯那件仿洋娃娃装的粉红连衣裙,道:“行了,行了,凑合吧!”
老板将裙子放进购物篮中,又说道:“现在猫咪的日常装有了,我们来看一下晚宴装。”
“晚宴装?”毕典菲尔特愕然道:“有没有搞错?猫还穿晚宴装?”
老板摇头道:“这您就不懂了,一般主人在为猫咪举行的聚会上,都希望自己的猫打扮的最漂亮了。”
“这样啊!”毕典菲尔特啾了啾老板推荐的仿地球时代东方旗袍领的宝蓝色猫咪晚宴装,点了点头。
“哈,当然我还要向您推荐猫咪玩耍时的运动装。”老板乘热打铁道:“绝对必要的。”
毕典菲尔特想了一下,猫总是要玩耍的吧?运动装——也许是必要的,那就——买吧!
“太感谢了。”老板笑的连小胡子都一抖一抖的,他又拎起一件——恩,布料很少的衣服,道:“这是我们刚推出的猫咪游泳装。”
“不是吧?”毕典菲尔特说道:“一只猫下水,还穿什么游泳装?这也太离谱了!”
老板凑上去,道:“您大概不了解动物心理学,通常女士所养的猫比较害羞,难道您让它光着身子下水?”
毕典菲尔特可一点也感觉不出将军会害羞,恶毒倒是比较多一点。不过——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恩,人家总是专业人士吧!
就这样,毕典菲尔特在宠物用品专用店老板的诱导——恩,不对,是建议下一共购买了近5000帝国马克的猫咪用品,包括了吃、穿、用、玩的所有类别。
毕典菲尔特看也不看的用信用卡付了帐。老板客气的点头哈腰,还恭敬的捧上金VIP卡一张。
待所有的盒子包装完毕后,老板又亲自为其扎上蝴蝶结,然后送到了毕典菲尔特的跑车上。毕典菲尔特点点头,驾车离开了。宠物用品店老板笑着挥手绢为他送行…………
“哈哈…………”老板伏在收银台上拼命的笑。
“老板,您没事吧?”从仓库里出来的伙计问道。
“我发了,我发了。”老板大喜道:“这么爽快的客人,真是——太少见了!”
“您可真有财运啊!”伙计陪笑道,看来这个月的奖金可不会低了。
“如果经常有这种客人上门,我一个月只要做4天生意就行了。”老半瞄了眼帐单,道:“一口气买5000马克的东西,你见过吗?”
“还真没见过。”伙计摇头道。
“除掉成本,我净赚4000多马克。”老板弹了弹帐单,满意的说道。
毕典菲尔特的购物清单——
运动装             1套
晚宴装             1套
家居装             1套
游泳衣             1件
墨镜               1付
帽子               1顶
皮球               2个
旱冰鞋             1套(4只)
梳妆用品           1套
猫咪罐头           10个
猫咪营养补品       10个
睡枕               1个
睡垫               1个
电脑智能老鼠       1个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18 11: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60)

“…………”海伦用大眼睛啾着捧着几个大盒子的毕典菲尔特。
“恩——我来探望将军!”毕典菲尔特清了清嗓子道。
“怎么?还想请它吃大餐?”海伦嘲讽道。
“没有,没有。”毕典菲尔特道:“我带来的可是慰问品。”
………………
“进来吧!”海伦退了一步,让原本打算失望的毕典菲尔特喜出望外。
“多谢,多谢。”毕典菲尔特跟在海伦身后走了进去,顺便用肩膀蹭上了门。
“喵。”将军晃了过来,一脸不屑的瞄着毕典菲尔特。
毕典菲尔特放下手中的盒子,蹲下身子,道:“乖乖,我来看你了。”
将军将头扭到一边去了(哼,什么乖乖,呸!)。
“它可不叫乖乖。”海伦在一旁淡淡的说道。
好心没人领的毕典菲尔特只得干笑了几声,道:“我看将军的身体好像已经不错了。”
“幸好中毒不深吧!”海伦弯腰抚摸着将军道。
“………………”
………………
毕典菲尔特几下拆开礼盒,兴高采烈,道:“看看,我给将军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哎!”
“………………?”
“你看。”毕典菲尔特先取出那件粉红色的家居服,道:“如何?将军穿肯定好看吧?”
“…………”海伦瞪着那件衣服好长时间,才道:“粉红色!俗死了。你以为将军跟你一样没品位吗?”
“…………”毕典菲尔特只得说道:“我就说这件不好看嘛!是老板硬塞给我的。我们家——恩,你的将军怎么会那么没品位。”
海伦用手指勾出了一件猫咪晚宴装,在将军身上比划了一下,道:“这件还可以,款式倒是——还可以吧!”
毕典菲尔特赶紧献宝似的说:“我一眼就挑中它了。这颜色跟将军真是绝配,实在没说的了。”
“白色运动衣?你有没有搞错?”海伦将箱子里的运动服拉了出来:“你到底懂不懂颜色搭配?让将军穿这个色彩,难看死了!”
“………………”
“喵。”将军自己用嘴咬出了一件碧绿色的游泳衣,似乎颇为满意。
“不行!”海伦将游泳衣拨开,道:“你怎么可以穿这种暴露的衣服,会有损气质的。”
毕典菲尔特在一旁正想开口,但在海伦的怒目下,只得又闭上了嘴。
………………
就这样,毕典菲尔特辛苦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东西,除了几件以外,基本上都被海伦归入废品。将军倒是对梳妆用品中的专用镜子很感兴趣,所以也就勉强的在毕典菲尔特手上蹭了一下,当作是谢意。
“你干吗笑的那么贼?”海伦看着满脸笑意的毕典菲尔特。
“没什么,没什么。”毕典菲尔特喜道:“将军向我示好,真是不容易啊!”
“基本礼貌罢了!”海伦淡淡的说道。
“………………”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海伦起身道:“我晚上吃素食,所以你——”
“太好了,我也吃素。”毕典菲尔特立刻接道。朱迪不是说想要追求海伦必须做到——方法得体,皮要粗,脸要厚,血要多,骨也要硬吗?
“我想你也不会白做好人。”海伦向厨房走了过去——
“你可别看我,我可是为你们俩尽心尽力了。”毕典菲尔特用一只手陪着对他稍有好感的将军玩着转圈的游戏,一边喃喃自语道。
………………
“大人,这些文件请您签字。”菲尔纳将整理好的文件递给了奥贝斯坦。
奥贝斯坦极迅速也极准确的浏览了这些文件,立刻在尾页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还有事?”奥贝斯坦平静的问仍站在自己面前的菲尔纳。
“大人,这是一份私人申请,也需要您的签名。”菲尔纳将另一份文件递了上去。
“银行房屋贷款申请?”奥贝斯坦扫了一眼文件名。
“是的,大人。”菲尔纳解释道:“下官希望购置私宅。”
奥贝斯坦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文件,道:“以你的薪水不可能还需要向银行贷款吧?”
菲尔纳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下官的存款由于——由于私人原因,暂时无法动用,所以只得贷款。而银行的规定是贷款人必须提供单位证明,由未来的薪水做担保。”
“那么你所贷的款够用吗?”奥贝斯坦问道。
菲尔纳说道:“已经够付首期了。”
奥贝斯坦注视了他一会儿,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数字,又把它推到菲尔纳面前…………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2 12: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61)

“这样够吗?”奥贝斯坦淡淡的问道。
“大人,您——”菲尔纳有些吃惊,纸上的数字远远超过了自己申请的贷款,甚至足以一次性支付私宅的售价。
奥贝斯坦头也不抬的在申报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一边说道:“我会为你提供私人担保,你可以向银行贷到足够的钱。”
“大人,我——”菲尔纳感到相当的意外。这倒不是说奥贝斯坦有多难缠冷血,只是想看到他突发善心,实在是很少见。
“法伦海特一级上将什么时候回费沙?”奥贝斯坦问道。
“大人,是在后天。”菲尔纳将注意力拉回到公事上。
“伊谢尔伦的改建部分是不是已经完工了?”奥贝斯坦继续问道。
菲尔纳答道:“是的,大人。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帝国与同盟交往已经正常化,以后双方往来必定会增加。从海尼森到奥丁的航路只有两条,如果能向民间开通伊谢尔伦回廊,势必会缓解费沙回廊的交通压力。”
奥贝斯坦点点头,道:“基本改建由军方完成,至于二期、三期工程,如果能进行市场化运作就好了。”
“大人。”菲尔纳说道:“下官已经着手准备此事了。”
“你可以先回去了。”奥贝斯坦依旧埋头于文件中。
“是,大人。”菲尔纳行了礼后,退出了奥贝斯坦的办公室。
奥贝斯坦停下了笔,揉了揉眉心,又继续和文件奋斗了起来…………
………………
“………………”毕典菲尔特瞪着正对着化妆盒照镜子的雪莉。
雪莉在脸上擦了点粉,轻松的哼着小曲。她关上镜子,还拍了拍毕典菲尔特,道:“轻松点,别那么紧张。”
“………………”面对这样的女人,毕典菲尔特也只有摇头了。
费沙备用宇宙港的候机大厅里响起了一连串的音乐提示声,这表示有船舰入港了。
雪莉整了整衣服,问毕典菲尔特道:“怎么样?还行吧?”
“你怎么这么厚脸皮?”毕典菲尔特咋舌道。
“我亲爱的毕典菲尔特提督,我再怎么厚脸皮,也没有你追求海伦时的脸皮厚吧?”雪莉反击道。
“………………”
“毕典菲尔特。”法伦海特彬彬有礼的向他打招呼。
“啊!这么快就下来了。”毕典菲尔特向他身后看了看:“荷夫麦斯塔呢?”
“他正在处理入港事项。”法伦海特向一旁的雪莉欠了欠身,道:“你好,格兰小姐。”
“原来提督还记得我!”雪莉笑道:“叫我雪莉好了,我是毕典菲尔特的好朋友,不用客气。”
“雪莉小姐。”法伦海特欠了欠身,又望向毕典菲尔特。
毕典菲尔特只得清了清嗓子,道:“雪莉——恩,跟我是老朋友了,她今天一起来迎接你,还要,还要——”
“当然要谢谢你上次的帮助了。”雪莉将毕典菲尔特挤到了一边去。
“我实在没有做什么啊!”法伦海特淡淡的笑道,水蓝色的眼睛更加柔和了。
“行了,行了。我们换个地方再说吧!”毕典菲尔特嚷嚷道:“我先开车送你回宿舍。你不急着向那个‘干冰之剑’汇报工作吧?”
“我明天才向大人去汇报。”法伦海特说道。
“提督——”雪莉晃了晃她的红色大波浪。
“不用那么客气,称我法伦海特就行了。”法伦海特说道。
“好啊!法伦海特。”雪莉笑道:“你这么远回来,我请你吃晚饭,好吗?”
法伦海特一愣,道:“这——太麻烦雪莉小姐了。”
“不麻烦的。”雪莉干脆挽起了法伦海特的手臂,道:“还有,直接叫我雪莉好了…………”
可怜的毕典菲尔特跟在两人身后,大翻白眼…………
………………
琳向艾特哈尔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自己随意,而自己继续接着TV电话…………
“总算讲完了。”琳说道。
“怎么?是约你写稿吗?”艾特哈尔笑道。
“恩。”琳点头道:“是为了配合校庆的事。”
“看来你休假在家也是很忙的。”艾特哈尔说道。
“别讽刺我了。”琳靠在靠垫上,道:“跟你这样的大忙人比起来,我可是小儿科罢了。”
艾特哈尔笑了一下,又问道:“雪莉是去宇宙港了吗?”
“法伦海特提督今天回来了吗?”琳耸耸肩,道:“如果是,她八成——不,绝对去宇宙港了。”
“费利兹昨晚向我抱怨,说雪莉热情的让他吃不消。”艾特哈尔说道。
“我看雪莉肯定是要动用她从来舍不得的年休假了。”琳笑道:“我早就说过她热情如火了。”
“法伦海特那里——”艾特哈尔顿了顿,道:“愿奥丁大神保佑他。”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4 08: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62)

“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毕典菲尔特向刚进来的法伦海特道:“你的钟点佣人让我进来的。”
“我送格兰小姐回去就回来了。”法伦海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毕典菲尔特清了清嗓子,道:“恩,今晚过得如何?”
“你这么晚坐着等我不会就是问我这个吧?”法伦海特微笑道。
毕典菲尔特点点头,道:“是啊,是啊,我——恩,你觉得雪莉怎么样?”
“格兰小姐?”法伦海特顿了一顿,道:“她很好啊!很能干,很聪慧,也很漂亮。”
“就这样啊?”毕典菲尔特有些失望道。
“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法伦海特为两人添了点咖啡。
“雪莉是我的朋友,你知道的哦!”毕典菲尔特说道:“恩——这个,怎么说呢?我的意思是,她还是很不错的。”
法伦海特轻笑了起来,道:“你怎么说话开始不干脆起来了?”
毕典菲尔特抓了抓头发,道:“这个问题——我比较难开口啦!你觉不觉得雪莉——恩——”
法伦海特放下咖啡杯,道:“我觉得格兰小姐会成为我很好的朋友。”
“雪莉,我可是尽力了,你自求多福吧!”毕典菲尔特在心里暗道,又对法伦海特道:“多个朋友不错啊!省得你天天捧了本书。”
“你知道我喜欢安静的。”法伦海特说道。
“除了书总还有其它玩意。”毕典菲尔特咋舌道:“又不是像以前一样要赶场考试。不然,你可以学学我嘛!弄几辆好车研究一下。”
“听说你刚从医院出来?”法伦海特笑道。
“………………”
“我想玩车不适合我。”法伦海特摇头道:“大概我属于守旧派的,除了书本和音乐外,大部分的娱乐我并不擅长。”
“就是,老见你一个人待着。”毕典菲尔特道:“好不容易拉你上牌桌,又不好意思——恩,老让你输钱。”
“只能怪我牌技不佳。”法伦海特自嘲道:“罗严塔尔元帅他们都不乐意跟我做搭档了。”
“这玩意要多练练。”毕典菲尔特指了指自己,道:“我就是磨练了好几年,现在是——恩,基本上没敌手了。”
“恐怕帝国牌技最好的是罗严塔尔元帅。”法伦海特说道。
“那是当然的。米达麦亚元帅不是说过,罗严塔尔元帅的女人运在牌桌上也会帮他的。”毕典菲尔特羡慕道。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找到旗鼓相当的对手,跟他比试一下。”法伦海特又问道:“对了,听说不久前费沙有缪拉的传言?”
“你还不知道?”毕典菲尔特很八卦的说:“这事我可很清楚,我跟你说…………”
………………
“你好,雪莉。”艾特哈尔向跟在琳身后的雪莉打招呼。
“你好,艾特哈尔,好久不见了。”雪莉笑道。
“今晚用餐很愉快吗?”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也不带点好吃的给我。”
“去你的,我才不做有损淑女风范的事呢!”雪莉摇头道。
“是啊!在法伦海特提督前装斯文罢了。”琳开玩笑道:“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你觉得法伦海特怎么样?”艾特哈尔问雪莉道。
“越看越喜欢。”雪莉一点也不隐瞒:“绅士风度、温和和优雅给我很好的印象。而他身上的淡然在如今这个年头已经很少了——恩,当然,你也是——简直可以算是稀有动物了。”
“法伦海特不能算是十分消极的人,否则当初他是不会穿军装的。”艾特哈尔沉吟道:“应该说他无论处在何种情况下,心态都是十分平淡的。”
“我就是喜欢他这个。”雪莉陶醉道:“你们别看我是个典型的费沙女人,我可是一向喜欢简单生活的。法伦海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身心疲倦的我走进了一片森林——”
“天哪!”琳翻了翻白眼,道:“少说这么——让人发抖的话了,留点给别人打听吧!”
“你懂什么,缺少浪漫神经的女人!”雪莉假意怒道。
“………………”
“您一定很辛苦吧,缪拉提督?”雪莉对艾特哈尔说道:“对着这样的女人!!”
“还好。”艾特哈尔笑道。
“喂!你们两个——不要以为这里没人啊!”琳抗议道。
艾特哈尔摆手道:“不敢,我们可不会忽视你的存在。”
“这还差不多。”琳满意道:“对了,雪莉,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抓住机会了。”雪莉道:“我已经开始休积累了几年的假期了。”
“那个抠门的老编答应了?”琳奇道。
“我拿辞职威胁他的。”雪莉笑道:“怎么讨价还价一向是我的专长。”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5 20: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63)

如今,朱迪跟微笑已经可以用形影不离来形容了。在朱迪眼中,微笑什么都好,只是除了偶尔自尊心太强和——有点怕水。
因为拉贝纳特要陪夫人去乡下走亲戚,所以这个周末朱迪星期五下午就来了。拉贝纳特千叮嘱万叮嘱以后,这才离开。
朱迪将原本就整洁的可以当样品房的房间象征性的理了一下,就跟微笑在草地上玩了起来。
“热死了!”朱迪擦了擦汗,道:“要是有个游泳池就好了。”
“呜。”微笑似乎表示反对。
朱迪想了一下,对微笑道:“你等一下,我有办法了。”
“………………”
朱迪跑到房间里,在电脑终端上按了几下:草地上所有的自动喷头全开始工作了。
“哈!这下就凉快了!”朱迪开心道:“我们可以——微笑!你上哪儿去?”
被突然喷出来的水吓了一跳的微笑正打算溜回房间里去,结果——
“微笑,微笑,你别跑!”朱迪开始跟微笑“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你应该洗个澡了——”
一人一狗“玩”的不亦乐乎,朱迪甚至从车库里把长管拉了出来,打算跟微笑“玩”长距离射击游戏。可惜,乐极生悲的事很快就发生了——
“………………”奥贝斯坦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被迎面浇过来的水淋的透湿的军服。
“…………恩——大人——”朱迪赶紧将水管放下:“恩——我想给微笑洗澡的。”
“呜呜(明明是你自己想玩水的)。”微笑不满的低声叫道。
“车库后面有水池。”奥贝斯坦说道。
“…………哦!”朱迪低声道:“微笑——好像不喜欢水,所以我——”
奥贝斯坦边走边解下湿淋淋的披风,道:“等一下我来给它洗。”
“………………”
………………
朱迪整理好餐桌,将盘子和刀叉丢进了洗碗机里,这才小心翼翼的向车库走去——
奥贝斯坦穿着黑色的长裤和白色的休闲衬衫,正蹲在水池边上,用一把刷子替乖乖趴在水里的微笑洗澡。
微笑半闭着眼睛,享受着主人对它的呵护,就连怕水这项小小的问题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奥贝斯坦轻柔的替微笑刷着毛,就像是在照顾一个脆弱的婴儿一样细心,连他原本那双无机质的眼睛也变的很温柔了…………
朱迪静静的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
午后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照着这幢房子和房子里的人——
“帮我把毛巾拿来。”奥贝斯坦头也不回的说道。
“哇,大人,您怎么知道我来了?”朱迪将毛巾递给了奥贝斯坦,也蹲了下来。
奥贝斯坦一边替微笑擦身子,一边淡淡的说道:“你身上有奶糖的味道。”
“哇,您可真厉害,就跟——恩——”朱迪将“微笑”两个字吞了回去,道:“您的衣服已经烫好了,是不是——”
“今天不用。”奥贝斯坦站了起来。
“恩?”朱迪觉得很不可思议,难道大人要跳班?
“军务省今天补假。”奥贝斯坦一边向房内走去,一边说道。
望着奥贝斯坦的背影,朱迪不禁喃喃道:“他真的不一样呢!这个男人——”
………………
“大人,您要出去啊?”靠在沙发上看书的朱迪跳了起来。
“你先睡吧。”奥贝斯坦说道:“我带微笑去散步。”
“太好了,我也想去散步呢!”朱迪笑眯眯道:“大人,不介意带上我吧?”
“………………”
就这样,奥贝斯坦在夜晚带微笑散步的计划中又——可以说被迫——添加了一个人…………
“缪拉,请坐。”罗严塔尔向艾特哈尔举了举酒杯。
“多谢大人。”艾特哈尔向罗严塔尔和米达麦亚欠了欠身,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毕典菲尔特递给他一杯酒,问道:“法伦海特没跟你一起来?”
“他在向军务尚书大人汇报工作,可能会晚一点来俱乐部。”艾特哈尔喝了口酒。
“那家伙真过分,这么晚还不放人。”毕典菲尔特嘀咕道。
“伊谢尔伦的改建工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米达麦亚问道。
“没有,所以法伦海特可以回来参加费沙艺术节。”艾特哈尔解释道。
“海尼森的杨也应该快来了,看来会是很有趣的会面。”罗严塔尔晃着酒杯道。
米达麦亚也点头道:“能够再次和杨元——先生见面,实在是很期望的事。”
四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有关费沙艺术节和杨的事…………
“对了,昨天晚上我遇见一件奇怪的事。”艾特哈尔突然说道。
“什么?什么?”毕典菲尔特很感兴趣的问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30

主题

366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6 12: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哇!阁下不会是想把小朱迪和老奥配在一起吧。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6 18: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下面是引用sufanan于2003/7/26 12:31出版的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哇!阁下不会是想把小朱迪和老奥配在一起吧。
这个——其实结局可能会完全出乎意料吧!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8 07: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64)

“昨天我回军官宿舍的路上——”艾特哈尔说道:“我看见咱们的军务尚书大人——”
“牵着狗散步,对吧?”毕典菲尔特打了个哈欠:“这个不算新闻了。”
“他是牵着狗。”艾特哈尔一点也不介意被毕典菲尔特打断:“可他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
米达麦亚只是瞪大了眼睛,表示惊讶之色,而罗严塔尔则动了动嘴,却也没有出声。
还是毕典菲尔特嚷嚷道:“女人?奥贝斯坦那家伙除了和狗合的来,居然还能跟女人合的来——你没看错吧?”
艾特哈尔摇头道:“虽然是一晃而过,可绝对不会错的。”
“看来帝国勇敢——不,应该是说神经比较粗的女性还是存在的。”米达麦亚说道。
罗严塔尔依旧喝着酒,没有发表意见,但也没有对这条消息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毕典菲尔特则发表了有关“那家伙如何如何”“那女人八成有问题”之类的话以后,便先告辞离去了。
“听说毕典菲尔特在追求费沙星之剧院的艺术总监?”米达麦亚问艾特哈尔。通常不到最后,毕典菲尔特是舍不得离开军官俱乐部的,不过追求女人的男人总是会有些不一样吧。
“是啊!”艾特哈尔说道:“不过似乎不完全顺利。”
罗严塔尔冷笑了一声,道:“毕典菲尔特勇气可嘉,可惜追求方法过于低劣。”
艾特哈尔笑而不语,米达麦亚笑道:“老实人有老实人的方法,既然你已经把春天还给大家了,还是喝酒观望吧!”
米达麦亚的言下之意是希望好友别用自己在某方面的高明去衡量所有人。至于那句“春天还给大家”则是出自艾特哈尔之口。过去他曾经说过“罗严塔尔元帅占据了所有的帝国花朵,害得大家只能看着美女干瞪眼了”之类的话,后来罗严塔尔由于准已婚的身份而在行为上有所收敛,对于其他帝国男性而言无疑是春天到了。
待艾特哈尔告辞以后,米达麦亚不禁问罗严塔尔:“刚才那条消息——你似乎一点也不奇怪?”
“还是被你发现了。”罗严塔尔喝了口酒,道:“奥贝斯坦的私宅是有个女人。”
“………………”米达麦亚的嘴都快合不上了。
“准确的说,是个女孩。”罗严塔尔轻笑道:“一个自称有创意的有点意思的小女孩。”
“喂!”米达麦亚提醒自己有点危险倾向的好友:“你可是有家庭的人了,言行上要注意啊!再说,军务尚书——你最好别搅进去。”
“家庭?是吗?”罗严塔尔用一种很复杂的语气道:“我可没觉得。不过对于抢那家伙的女人的事,也不是我的兴趣所在。”
米达麦亚哑口无言。虽然罗严塔尔是在奉子和奉君命的前提下结婚——不,是准备结婚,但不知道为什么新娘子跑了。虽然自己也曾私下问过好友原因,可得到的回答却是冷笑和压抑住的带有愤怒语气的“女人这种生物天生就是背叛男人的”一句话。
对于好友的私生活,米达麦亚也实在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他只得转移话题道:“有空多看看菲利克斯吧,他最近长的很快。”
罗严塔尔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做父亲他还是可以打70分的。虽然米达麦亚一开始对此不乐观,但米达麦亚夫人倒是很肯定的说:“父母亲的角色等孩子出现了自然会演好的。”至于把菲利克斯寄养在米达麦亚家,主要还是跟米达麦亚夫人太喜欢这孩子有关,与罗严塔尔逃避为人父亲的责任没一点关系。
………………
虽然对于跟自己有关的事有时表现出有些犹豫不定,但法伦海特一向是万变不惊的人。所以说自从回到费沙以来,无论到何处,雪莉都会出现倒是没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只要没有公事在身,法伦海特的身旁总是跟着雪莉。不过大众的注意力暂时都放在即将来到的费沙艺术节上,所以除了法伦海特的同僚以外,没有多少人在议论这件事。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相信这两个人是绝对心知肚明的。不过既然男的不挑破,女的也不好多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双方绝对是对彼此有好感,唯一不同的是程度罢了。
在两人之间倒是可以经常听见这样的对话——
“这本书还真是不错,作者可以把自己的激情化在平淡的诗句中。”
“是的——我很少见到女性喜欢他的诗。”
“我接触的也不多,不过很有兴趣,能和你经常讨论就好了。”
“好—的。”
“对了,我知道一家艺术咖啡馆…………”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29 23: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65)

在菲尔纳的眼中,自己的上司绝对可以称的上是费沙——不,是帝国第一工作狂了。只要看看军务省的工作人员体检报告即可,根据去年的统计资料显示,在军务省人均职业病2.1项,即一个人拥有两种以上的职业病。而这一切都是由于被人称为“干冰之剑”的军务尚书大人奥贝斯坦元帅的努力工作引发的。
有句俗话叫“一切都会习惯成自然的”(出自地球时代某个叫英国的国家,该国历史与政治体制正处于考证中——杨威利如是说),有效的工作不是一件坏事,特别是在有关公职人员部门责任制的文件出台以后,繁忙的工作是可以从年终奖那里得到补偿的,所以军务省上上下下也就没有多少怨言了。不过,基本上不会有人察觉的小变化还是出现了——
菲尔纳发现近日来自己的上司似乎出现了工作走神的状况,平时自己递给上司的资料,对方居然会迟了两秒钟才接过去,实在是反常啊!菲尔纳将近日所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似乎没有什么军政大事让大人烦恼,那么——是私事吗?
奥贝斯坦停下手中的笔,揉了揉眉心。近日虽然没有让人烦心的公事,倒是有一件私事影响到了自己。
在自己三十多年的生命里,能对自己产生影响的女性还真是不多——应该是极为少数吧!原本就无心于此,加上自己的职业和地位,还有自己的个性和——义眼,所以基本上不会有女性来主动接触——奥贝斯坦的唇角苦涩的抖了一下。
自己不也曾对陛下说过“奥贝斯坦家纵然是灭绝也没关系”的话吗?自己独然一身的生活在别人看来是再正常不过了,而自己——奥贝斯坦注视着办公桌前虚空的一点——也没感到心痛,只是心空罢了,就好像自己装义眼的眼眶一样……
“我大概想的太多了。”奥贝斯坦喃喃道:“让她呆在身边,是不是一个失策呢?”
对于私宅被闯事件,奥贝斯坦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关注,通常这样的事情交给拉贝纳特依照法律做就行了。然而后来——朱迪的出现的确让自己感到一丝意外。会是什么阴谋吗?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奥贝斯坦还是把朱迪留在了身边观察。毕竟最危险的东西由自身保管可能是最安全的。当然,拉贝纳特的感情也是需要考虑的。
而后,朱迪让自己开始迷惑起来,她似乎把她硬插进了自己的生活中。从开始的恭恭敬敬到偶尔调皮的开个玩笑,现在则是“原形毕露”了。她真的不怕自己呢。自己呢?奥贝斯坦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的内心了,对一个开始当成危险人物的女孩从评估到注视,到现在的不由自主的寻找她的身影……
朱迪不正经的敬礼,抱着枕头在客厅看书,手拿大剪刀给树木造型……还有——奥贝斯坦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家里的奶糖香味……这一切让奥贝斯坦装满公事的大脑里留出了一块私人空间去耕耘。
不管过去的生活如何,作为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奥贝斯坦自然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不过,奥贝斯坦并没有打算做什么,毕竟事态没有明朗化以前先分析而暂缓行动总是不错的。
奥贝斯坦静下心来继续批阅桌上的文件,而一个突然闪过的念头让他顿住了笔——和微笑一样,朱迪也是突然跳进自己的生活的,如今微笑已经成为奥贝斯坦家的一员,那么朱迪……
………………
“哦!”拉贝纳特点头道。
朱迪歪着脑袋,道:“你不觉得——恩,很奇怪吗?”
“奇怪?”拉贝纳特这才觉得奇怪:“少爷已经三十多了,这个年纪有人喜欢和喜欢别人都是正常的。”
“可对象是我哎!”朱迪笑道:“你不会——”
“你是个好姑娘,我们少爷是个好小伙——恩,不对,是好男人,再正常不过了。”拉贝纳特耸了耸肩膀。
“就这么简单?”朱迪眨眼道。
拉贝纳特点头道:“感情的事就这么简单。我常跟我老伴说,每个人都把我们家少爷想的太复杂了。”
朱迪轻叹了口气,道:“可是——现在只是我单方面的罢了。”
“那也不一定。”拉贝纳特摇头道:“我们家少爷有时候也会有惊人之举呢!对了,你什么时候爱上——喜欢上我们家少爷的?”
“嘻嘻,就是上次给微笑洗澡的时候。”朱迪说道:“我喜欢对动物好的男人,现在可不多了哦!”
“就这么简单?”拉贝纳特笑道。
“就这么简单。”朱迪笑眯眯的说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8-1 08: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66)

海尼森,宇宙港——
“尤里安,东西带齐了吗?”菲问正在点着行李的尤里安。
“齐——了。”尤里安点头道:“应该不会落下什么了,昨晚我又检查过了。”
“卡琳呢?”菲又问道。
尤里安说道:“她见我忙不过来,就带元帅去办手续了。”
菲点了点头,开始在自己的拎包里找起了东西……
“我说,你可不要因为太感激资助你免费旅行的人而一去不返啊!”卡介伦对杨笑道。
“费沙的水可不适合我。”杨抓了抓头发,道:“我喝海尼森的水泡的红茶已经习惯了。”
“…………你这家伙!”卡介伦忍不住捶了学弟一拳。
“呦,你放心好了,杨学长一般不会做这种事啦!不过——”亚典波罗坏坏的说道:“要是尤里安投靠了帝国,杨学长为了喝红茶肯定会跟过去的。”
“你——”杨懊恼的说道。
“那倒是真的。”卡介伦不理会杨:“不知道菲走了的话——”
亚典波罗吹了声口哨,道:“以我们杨学长的能耐,大概是要看到亲爱的杨夫人别在针垫上的留言,才明白自己被抛弃了吧?”
“喂!你们不要当我不存在啊!”无言以对的杨假意生气道。
“对了,学长夫人和千金怎么没来 ?”杨换了一个安全的话题。
卡介伦笑道:“我怕莎洛特见自己被尤里安抛弃太伤心了。”他又对一旁正在锁箱子的尤里安道:“尤里安,你真的打算让先寇布那家伙——”
大窘的尤里安还没说话,对林滋交代完事情的先寇布走了过来:“年轻人有自己的选择,可别把我扯进来啊!”
“做父亲的不关心女儿,行吗?”卡介伦瞪着先寇布。
先寇布摸着下巴,笑了两声道:“对于一个小丫头,我——”
“哼,没人指望你那泛滥的感情。”抱着元帅的卡琳冷冷的打断了先寇布。
卡介伦对先寇布做了一个“你不幸哦”的眼神,而先寇布则表现出不当一回事的神情。亚典波罗和杨则聪明的没加入这对父女的战争。
紧绷着身子的卡琳还想继续开口,菲对她笑道:“卡琳,帮我一下,好吗?我找不到那张待办事物表了。”
尤里安赶紧上前接过了元帅,将卡琳轻轻推到了菲身边——
“好险。”亚典波罗道:“杨夫人万岁,消一场战争于无形中。”
“说实话的。”卡介伦半开玩笑道:“我开始担心你们的旅程了,让这对父女同处在一个空间了,好比是安置了杰服粒子发生器。”
“跟一个小丫头玩什么花样。”先寇布抱住双肩,道:“我对这种上不了档次的游戏可不感兴趣。就让尤里安去应付小美人吧!当作是尤里安的人生磨练好了。”
面对似乎要把自己的女儿当成某位少年人生磨刀石的父亲,大家也只有摇头苦笑了。
“等你们从费沙回来,大概可以喝到高尼夫的喜酒了。”卡介伦道:“这个平时不响的家伙,居然比我当年的速度还快。”
杨轻叹了口气,道:“居然找我当主婚人,实在是答谢礼金以外的活啊!”
“我保证波布兰会跟学长抢的。”亚典波罗笑道。
杨露出了“那就太好了”的神情。而卡介伦则喃喃道:“真是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杨又想起了什么,对卡介伦道:“梅尔卡滋提督打算过几天直接回奥丁,这件事——”
“我会关照的。”卡介伦点头道。
此时,登机的提示音乐响了起来——
先寇布对卡介伦和来送行的下属挥了挥手后,潇洒的进了登机门,布鲁姆哈尔特提着行李跟了上去。
“学长,保重哦!”亚典波罗向卡介伦吹了个口哨。
“路上顺风啊!”卡介伦笑着向大家告别。原“蔷薇骑士团”的成员则齐刷刷的向杨敬了个礼。
杨点头告别后,与菲、尤里安、卡琳、元帅和亚典波罗踏上了前往费沙的行程。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附:菲的费沙代办事宜——
调查费沙投资环境——卡介伦
《费沙菜系》——卡介伦夫人
礼物——卡介伦千金
收集费沙三明治做法——邱吾权
关节炎镇痛药品——比克古夫人
联系宠物鱼经销商——派特里契夫
查询最新新娘礼服款式——菲菲
尽可能多的美女照片——波布兰
此外,还有给费雪、姆莱等人的旅行纪念品。可见菲的任务有多繁重,而她那一向偷懒习惯的丈夫则开始盘算起了费沙品种众多的红茶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3-1-28 14:58 , Processed in 0.478818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