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30)

“陛下,臣的职责是维护帝国的安全。”奥贝斯坦平静的说道。
“一个人就会让帝国危险了吗?”莱茵哈特嘲讽道。
“陛下,像先寇布这样的人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奥贝斯坦说道。
“卿对帝国的稳定有异议吗?”莱茵哈特注视着军务尚书大人。
“…………没有,陛下。”奥贝斯坦顿了顿,又道:“先寇布的属下莱纳布鲁姆哈尔特也在随行名单上。”
“听说也是一个年轻有为者。”莱茵哈特沉吟道:“随行人员是杨威利决定的吗?”
“不是,陛下。”奥贝斯坦回答道:“据我方驻海尼森人员传回的消息,是所有人想阿历克斯卡介伦争取的。”
“卡介伦?”莱茵哈特挑了挑眉毛。
奥贝斯坦从手中的文件夹中抽出一页纸,道:“阿历克斯卡介伦,原杨舰队的营运主管,据分析此人的营运能力100%。情报称他手上有让全舰队都惧怕的秘密武器——对不起,陛下,具体内容尚欠缺。”
“真是一个良材,不是吗?”莱茵哈特感叹道。年轻的皇帝一直求才若渴。目前费沙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发展,以人为本。
“可惜,这次他不在随行名单上。”奥贝斯坦也说道:“至于其他人,全都在杨威利的劝说下,放弃此行。”
“是吗?”莱茵哈特轻笑了一下,道:“杨威利大概不希望人数太多而刺痛我们吧!”
“…………陛下。”奥贝斯坦又道:“名单上还有一位——维利伯尔由希姆梅尔卡兹。”
“梅尔卡兹?!”莱茵哈特顿了顿,道:“真是让人吃惊。老年人叶落归根的心态吗?”
“陛下,臣以为梅尔卡兹是否成行还是个未知数。”奥贝斯坦轻声道。
莱茵哈特会意道:“是的,是的。如此复杂的心态的确很难适应——随他去吧!奥贝斯坦,你安排由谁去接待他们?缪拉吗?”
“陛下,杨威利一行人只是陛下的私人客人,臣以为不适合由一级上将这样的正式身份的高层官员招待。”奥贝斯坦严肃道。
莱茵哈特皱眉道:“作为我的客人,我希望卿等给予足够的重视。”
“是的,陛下。”奥贝斯坦退了一步,道:“臣推荐米达麦亚的属下,拜耶尔蓝负责招待。至于住所——”
“就在高级军官宿舍区选择一幢别墅好了。”莱茵哈特说道:“杨威利是我的客人,卿等要谨记。”
“臣明白了。”奥贝斯坦向皇帝行了一个礼。
………………
“嗨,老大。”朱迪无精打采的对着屏幕中的毕典菲尔特打招呼。
“怎么搞的?这么没精神。”毕典菲尔特问道。
“我被禁足了。”朱迪哀怨道。
“禁足?”毕典菲尔特愕然道:“不会吧?”
“那天回到家里,琳姐居然训了我4个小时,艾特哈尔大哥在一边加油扇风点火,连雪莉姐也为他俩端茶递水。”朱迪抱怨道:“现在除了学校,我就只能在家反省了。”
“琳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毕典菲尔特不以为然道:“怪不得哈尔巴休他们现在只能自行训练了。我说你可要早点回来啊!”
“哦!老大,你出院了没有?”朱迪问道。
“那家医院真是坑人,那个帐单开出来吓死人的!”毕典菲尔特笑道:“我就请那个什么——哦,萧护士每天到家里来做腿部护理。这样又省钱,又不违背陛下让我休息的命令。”
“老大,你真聪明。”朱迪竖起了大拇指。
“那当然。”毕典菲尔特自信道:“行了,我还要去看看他们练球,先挂了。”
朱迪挂上电话后,半躺在沙发上,看似无聊的半闭着眼,可她心里却在盘算着一件大事…………
费沙星之体育场——
原本像散沙一样的一群大男人在听到一声“魔鬼队长来了”以后,立刻——至少是假装开始练球。
毕典菲尔特将属下集合成一列后,大声说道:“大家要知道,我们绝不能败给那个家伙。”
“是的!”属下异口同声道。
“好,再说一遍我们队的宗旨。”毕典菲尔特满意道。
“我们的宗旨——打败军务省队!让冰块见鬼去!”属下个个拍手高叫道。
毕典菲尔特更满意了:“我们现在有一流的师资,一流的队伍,再加上策划一支一流的啦啦队。各位,你们只要能配上一流的球技就行了。胜利女神将会——喂!你们看什么呢?”
“老——老大,女神哎!”一名年轻的军官结结巴巴道。
“什么女神?”毕典菲尔特转过头去…………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插曲1]“艾特哈尔,你先坐。我手上还有两个菜炒一下。”
“要我帮忙吗?”
“暂时不用。不然,你放餐具好吗?”
“好。将军呢?”
“海伦抱回去照顾几天。”
“朱迪呢?还没下课?”
“应该快到了吧!”
“怎么,还被禁足?”
“那要看她的表现了。”
…………
[插曲2]“啊!朱迪同学,这是——这是——”
“精品吧?杨教授,我可是费了很多力气,冒了很多风险才搞到的。”
“极品,极品啊!”
“嘻嘻,杨教授,那这个学期的品行评定——”
“一句话好了!”
…………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31)

军官俱乐部——
克斯拉正想找一个理想的位子,却听见一个声音在喊他:“克斯拉!”
“原来是米达麦亚元帅,罗严塔尔元帅。”克斯拉赶紧上前行礼。
“坐!”米达麦亚请他一起坐下,又说道:“听说前几天某个晚上,你们宪兵队热闹了一夜?”
“原来两位元帅已经知道了。”克斯拉微笑道。
“毕典菲尔特和——那位对上,每一次都那么精彩。”米达麦亚轻笑道:“听说还有《费沙日报》杜小姐的妹妹?”
“啊!是的。”克斯拉说道:“朱迪目前正在毕典菲尔特的棒球队帮忙,所以跟着他们一起胡闹了。”
“我早就说过了,和记者这样的女人挂上关系肯定会倒霉的。”一直没有出声的罗严塔尔突然冷笑道。
克斯拉有点不太明白的望向米达麦亚,后者“哈哈”笑着给掩饰过去了。
“对了,克斯拉。我听艾芳说,她又听皇后陛下说,你和玛丽嘉原本打算近期结婚?”米达麦亚问道。
“皇后陛下快要临产了,玛丽嘉必须一直陪着,所以我们的婚期可能要延后了。”克斯拉解释道。
“那大概要到费沙艺术节以后了。”米达麦亚说道:“你们听说了吗?杨威利要来费沙,而且还带了原先杨舰队的人呢!”
“哦?”罗严塔尔似乎对这条消息比较感兴趣。
于是,三个人开始讨论起这件事…………
奥贝斯坦私宅外——
琳第N次背起了草稿:“今天亲自登门致歉,由于舍妹的顽劣,给阁下——”
“这不是杜小姐吗?”拉贝纳特从镂空的门旁探出了脑袋。
“啊!这不是执事先生吗?”琳有点尴尬道:“天气不错啊!”
“不错,不错。”拉贝纳特笑道。
“………………”
“………………”
两个人对视着干笑了一阵,还是拉贝纳特先开了口:“杜小姐,你是不是来找我们家大人啊?快进来吧!”
“有劳你了!”琳微笑道,随他一起进去了。
拉贝纳特替琳打开了书房的门,琳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书房的门又轻轻的关上了。
“杜小姐,很久不见了。”书桌后的奥贝斯坦停下手中的笔。
“军务尚书大人。”琳恭恭敬敬道:“今天亲自登门致歉,由于舍妹的顽劣,给阁下——恩,给阁下——给阁下——”
“需要看一下草稿吗,杜小姐?”奥贝斯坦平静的问道。
“啊?”琳张口结舌的站着。
“刚才我看见你在门口徘徊很久了。”从奥贝斯坦身后的落地窗可以隐约看见镂空的花墙。
“大人,我是抱着十二万分的诚意来道歉的。”琳相当诚恳的说道。
“令妹的行为没有给我本人带来什么困扰,除了——算了。不过,他们四个人夜闯私宅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有关法律。这件事情既然已经由克斯拉处理,我不会插手的。”奥贝斯坦一本正经的说。
“是,是。”琳不住的点头哈腰。
“令妹既然尚未成年,我和克斯拉是不会再追究了。”奥贝斯坦说道。
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道:“谢谢大人。”原本她还想问问对另外三个人的处罚,但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
“对了,杜小姐。听说你最近从报社辞职了?”奥贝斯坦问道。
“只是打算休息一下罢了。”琳说道。
“以杜小姐的才能,何不来军务省效力?”奥贝斯坦冰一样的眼睛盯着琳。
“………………”弄了半天,原来军务尚书大人想挖角,琳在心中扮了个鬼脸。这好像已经是第二次了。
“大人,我的个性——恩,好像不太适合在政府机关工作。”琳考虑了一下,说道:“我已经习惯了自由职业的工作模式。再说——”
“哦?”奥贝斯坦依旧面无表情。
“军务省好像还没有女性职员吧?”琳继续说道。
自从帝国移都费沙后,政府各机构终于向女性揭开了神秘的面纱。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女性踏入的部门有两个,一个是军务省,另一个则是罗严塔尔元帅的统帅本部。前者的理由可想而知;至于后者嘛!听说每天都有N名女性前去自荐(该状况在罗严塔尔元帅被终结掉以后仍然存在),统帅总长大人在不厌其烦后,冷笑了两声,干脆在统帅部门口挂了块“凡雌性生物谢绝入内”的牌子。就这块牌子在费沙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颗粉红的心破碎了,无数个女权主义运动组织联名向皇帝陛下抗议。当罗严塔尔被皇帝问及此事时,他用了全银河无人可及的一句“我的皇帝啊”作开场白,做了一篇洋洋洒洒的辩论词。最后,陛下相信了他的理由——臣公私分明,不想因外界因素而耽误公事。所以,军务省和统帅本部从上到下是清一色的男性。
不过,两者相比,在军务省工作的男性似乎更悲苦一些。琳回想起几个月以前看到的新闻界内参上有一组统计数字:在所有政府机构中,光棍最多的是军务省;绯闻最少的是军务省;最不受媒体关注的是军务省;平均温度最低的是军务省;每月累计工作量最多的是军务省;与年休假无缘的是军务省;职业病最多的是军务省;女人脑子进水才会嫁的是军务省(的男人)…………
奥贝斯坦沉吟了一下,道:“杜小姐可以慢慢考虑一下。”
“我一定会考虑的。”琳在心中又加了一句“慢慢的”。
琳又和奥贝斯坦谈了几句,在恭敬的献上了一包鸟肉(给狗压惊的)后,正打算告辞。
“杜小姐,海伦卡滋是你的妹妹?”琳临行前,奥贝斯坦轻轻的问了一句…………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32)

“奥贝斯坦大人真的问你海伦了?”艾特哈尔停下手中的刀叉。
“是啊!”琳点头道:“因为——”
“奇怪了。”艾特哈尔道:“在我的印象中,大人从来没有主动关注过某位女子。”
“别瞎猜了。”琳笑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嘛!海伦负责的舞剧《苏醒》算是艺术节的重头戏之一,听说皇帝陛下也挺感兴趣的。所以,大人才会多问一句。”
“原来是这样啊!”艾特哈尔说道:“那么海伦肯定很投入了?”
琳吃了一口沙拉,道:“海伦对工作一向100%的认真,在她的眼中恐怕没什么比工作更亲切的了。”
“包括你们家人?”艾特哈尔问道。
“很不幸,是的。”琳耸了耸肩道“反正我们已经习惯了。我只是替未来爱上她的人哀叹罢了!”
艾特哈尔笑着摇了摇头,道:“雪莉在忙什么?其他人呢?”
“雪莉在忙着准备费沙艺术节的系列报道,昨晚她还打电话过来骂我‘临阵脱逃’。”琳喝了口酒,道:“NO2也来找我,大概是认为我和杨比较熟吧!她特别想要一张杨的照片。梅姬正在修订一些计划,估计艺术节期间临时旅行团会比较多。”
“只有你闲着?”艾特哈尔举了举杯子。
“谁说的!你不也闲着吗?”琳嘻嘻一笑,道:“让你负责招待杨吗?”
“很不幸,负责招待的任务交给拜耶尔蓝了。”艾特哈尔道。
“不幸?”琳不解道。
“难道你不是想借此和他们亲近吗?”艾特哈尔一针见血。
“啊!被你发现了。”琳大方的承认了。
“不过,杨元帅他们会住在高级军官宿舍区。”艾特哈尔顿了顿,又道:“我的房子附近。”
“太好了,为此干杯!”琳也举起了杯子,但又道:“咦!艾特哈尔,你看——别转那么多,35度就行了——那个人长的好奇怪!”
艾特哈尔稍稍转过头去:“哦!那可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看上去长的的确不简单。”琳所指的那个人是正在独自进餐的60岁左右的男子:圆圆的身子,加上一小段圆脖子,还有一颗圆形的脑袋正歪向一边。琳笑着补充道:“就像三个大、中、小不等的鸡蛋叠在了一起。”
“被你这么一说,越看越像了。”艾特哈尔笑了起来:“你不认识他吗?”
“不认识哎!”琳摇头道:“是喜剧演员吗?”
“他是费沙最大的鸡场老板。”艾特哈尔介绍道。
“白氏集团的老板!”琳又向那个人看了看。
“他应该算是费沙民营企业的领军人物了。”艾特哈尔喝了口酒,道:“白欧特一世。”
“白欧特一世!?”琳刚喝进嘴的红酒差点喷了出来:“难道‘白欧特’这个名字可以世袭吗?”
“在白氏家族大概可以。”艾特哈尔说道:“他的儿子就叫白欧特二世。”
“天哪!”琳不可思议道:“真是闻所未闻。那白老板的儿子也是鸡蛋的叠加体吗?”
“不是,绝对不是。”艾特哈尔笑着摇头道:“白欧特二世是年轻企业家中出名的美男子。你是记者,难道不知道吗?”
“财经版归雪莉,不是我的范围。本人只负责特殊事件,不过现在也归雪莉了。”琳说道:“那么现在这个白欧特一世已经退休喽?”
“没有,白氏集团的实权还在他的手上。他的儿子只是高级管理者。”艾特哈尔顿了顿,又道:“你知道吗?他的儿子原本想参军的,但被父亲逼着去学了企业管理。”
“又是一个父权的牺牲者。”琳想起了远在海尼森的亚典波罗:“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艾特哈尔轻声道:“有一次我值完勤去军官俱乐部吃饭,看见白欧特一世缠着艾齐纳哈不停的说话。我看见艾齐纳哈被缠的没办法了,原本打算上前帮忙的,后来法伦海特先一步替他解了围。”
“那他跟艾齐纳哈不停说什么?”琳好奇的问道。
“他想使白氏鸡蛋成为皇家指定鸡蛋,所以来军官俱乐部找门路。”艾特哈尔说道:“他自管自不停的说,我们在一旁听的人大概可以把他的家世背出来了。”
“那法伦海特是怎么替他解围的?”琳又问道。
“白欧特一世以前和法伦海特认识的。”艾特哈尔对惊讶的琳说道:“以前他想在伊谢尔伦公园为杨元帅铸铜像,还建议当局可以搞摄影收费制,当然铜像上要打白氏集团的广告。结果被法伦海特以‘该艺术品与周围环境不符’而拒绝。”
“法伦海特挺厉害的。”琳笑了起来:“对了,他什么时候回费沙?”
“雪莉让你问的吧?”艾特哈尔道:“依照工程的进度,可能要到艺术节开幕以后了。”
“这位白老板真是不简单,希望找机会认识一下。”琳看了看正在和侍者结帐的白欧特一世。
“肯定有机会。”艾特哈尔也扭头望去:“这次费沙艺术节,白氏集团也是大赞助商之一。”
琳点了点头,又指着正要离开餐厅的白欧特一世,和艾特哈尔两人轻笑了起来:如果你面前有三个叠在一起的鸡蛋不停的滚动,这个情景还不能让你发笑吗?“
………………
”该死!“海伦折断了手中的铅笔,面前的设计图还是达不到她的要求…………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33)

对于自己刚画好的舞台背景图,海伦不满意到了极点。这次的舞剧《苏醒》,海轮投了巨大的心血,简直可以用没日没夜来形容。但是,让海伦烦恼的是——如何在一个不大的舞台上展示出宇宙的无限。
“喵。”将军亲昵的蹭在海伦的脚边,像是要安抚她。
“你说该怎么办呢?”海伦抱起了将军,像对一个朋友那样对着它说话。
将军半眯起绿色的双眼,没有发表意见。
“舞台!舞台!”海伦抚着将军道:“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呢?”
“喵!”将军叫了一声。
“我忘了你讨厌舞台。”海伦揉了揉将军的耳朵:“连琳和朱迪也帮不了我。”
将军从海伦的膝头跳了下来,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望了望海伦。
“你要我出去走走吗?”海伦说道:“是你想散步吗——好吧!我们出去。”
海伦抱着将军先来到费沙星之剧院,但一向讨厌舞台的将军立刻大声抗议起来。海伦只得带它去附近的费沙星之体育场。
“我还以为没有人呢!”海伦抱着将军站在看台上,皱着眉看着不远处一群喧闹的男人:“真野蛮,玩棒球那么低级的东西。”
海伦从小就对棒球啦,飞球啦之类的东西没兴趣,她认为只有没长大的孩子(比如说朱迪)和野蛮的人才会去玩。
将军也在注视着那群男人,只是它的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芒。海伦轻唤着将军道:“好了,我们别理他们。”
海伦靠着栏杆,任微风吹起长发,只是闭着眼睛享受着和风拥抱的感觉。但是,长期练舞的敏锐让海伦察觉出有人靠近,她睁开了眼睛——
一个高大的男人,头顶着——居然是橘色,就是那种在海伦看起来属于幼稚型的颜色——没梳过的乱发,瞪着看上去像是在生气的双眼,直直的走了过来。
“………………”海伦冷冷的看着这个看上去像是要打人的男人。
“……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男人来到海伦的面前,居然结巴起来:“我想——”但他一见海伦手中的将军,马上皱眉道:“你干吗抱别人的猫?”
海伦只觉得莫名其妙,她抱着将军打算扭头就走。一个精神正常的人犯不着跟一个疯子说话。
那个男人忙拦住了她。海伦微怒道:“你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那个男人好像是被吓了一跳似的,立刻松开了手:“我只是问你,你干吗抱别人的猫?”
“什么别人的猫。”海伦皱眉道:“这是我的猫。”
“不对啊!”男人抓了抓橘色的头发,道:“它明明是我朋友的猫,我也认识它的。”
“是吗?”海伦冷笑着把将军举了起来:“那你让它认认你!”
“上将——不对,是将军。”男人正想用手指去戳戳将军,差点被将军一口咬掉手指。
“你这个小坏蛋——”男人怒吼起来,一付想扑上去和将军打一架的样子。
“喂!你想人身攻击吗?”海伦把将军搂在了怀里。
“哼!”男人愤愤不平道:“我不和猫一般见识。这家伙叫将军,对吧?”
“…………是叫将军,怎么样?”海伦说道。
“那就说明我认识它。我还知道它的主人是朱迪,对吧?”男人自信道。
海伦轻轻捋了一下头发,淡淡的说道:“是不错,那又如何?”
“你——”男人顿了顿,立刻放低声音道:“如果是你偷偷抱出来玩的,我可以帮你送回去。”
海伦瞪着面前这个超级自以为是的男人——也许他真的认识朱迪——突然很想逗逗他。海伦凑近男人轻笑道:“可我喜欢这只猫啊!”
“那我——不是,我是说可以去买一只。”男人的脸居然有点红了:“反正不能拿走别人的东西。”
这时,另外几个男人也围了上来,个个很有兴趣的竖起了耳朵。海伦一下子失去了耍人的兴趣,她收敛起了笑容,道:“猫本来就是我的,为什么要我买?再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小姐,你不会不认识他吧?”一旁有人惊讶道。
“不认识。”海伦说道,怀里的将军正眯着眼睛关注着。
“就是那个橘色头发的,很有名的——”周围的人纷纷提示道:“勇士的代表——”
海伦倚栏而立,一声不吭,任凭那一群男人不停的暗示。最后,还是橘色头发的男人自己道:“我说小姐,你不关心时政吗?就算不关心时政,你也该看报纸吧?”
“对不起,我对政治没兴趣。”海伦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算看报纸也对那种绯闻版略过。”
“绯闻版?”男人大叫道。
“你既然这么出名,难道不是绯闻男主角吗?”海伦讽刺道。
“我是毕典菲尔特!”男人涨红了脸,大声道:“帝国一级上将,黑色枪骑兵的统帅。”
如果毕典菲尔特以为说出自己的名字,海伦会对她改变态度,那他就大错特错了。海伦只是“哦”了一声,不冷不热道:“原来是那个有勇无谋的家伙,怪不得那么出名呢!”
“………………”
“喂!这位小姐,你这是侮辱——”一位年轻的军官不平道。
“闭嘴!”毕典菲尔特喝道,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海伦道:“既然你认识我,那么——”
“我没兴趣听!”海伦抱着将军扭头就走,但又停下了脚步道:“如果你认识朱迪,不会不知道她有个姐姐吧?我才是将军的主人!”
一群大男人陪着完全呆住的毕典菲尔特傻傻的站着。空空的体育场里还隐约有海伦冷冷的轻笑声,只是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海妖那动人却有丝残忍的歌声…………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34)

“来了,来了,催什么啊?”琳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冲出来,并且考虑是否要更新一下TV电话系统。
屏幕上出现的是气急败坏的毕典菲尔特:“琳,朱迪回来没有?”
“朱迪?”琳摇着头:“没有啊!你找她有事吗?”
“没什么,没什么。”毕典菲尔特急匆匆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
“你等一下。”琳连忙叫道:“雪莉到处找你,她说你已经出院了,结果也不留在家里好好休息。你伤的这么重,要好好注意啊!下次会发旧伤的,要特别小心阴雨天。我姨妈有个土方子——”
“行了,行了,你有话对他说。”已经听得头大的毕典菲尔特从旁边随意拉过来一个年轻的军官,自己拔腿就跑。
“……喂!你站住。”琳无奈的冲着毕典菲尔特的背影叫道。
“杜小姐,我要不要记录啊?”可怜的菜鸟和琳大眼瞪小眼。
艾特哈尔正想换上衣服外出,门铃倒是响了起来——
“费利兹,你怎么来了?”艾特哈尔微笑道。
“我问你——”毕典菲尔特气喘吁吁道:“琳——琳有妹妹?”
“琳当然有妹妹。”艾特哈尔笑道:“难道朱迪不是吗?”
“我知道朱迪。”毕典菲尔特小心的问道:“我是说还有其他姐妹吗?”
“还有?对了,琳还有一个妹妹叫海伦,你没有见过她。”艾特哈尔说道:“我也只见过几次而已。你怎么问这个?”
“妈的,朱迪这个小鬼坑我,都不跟我说清楚。”毕典菲尔特轻轻咒骂道:“害得我——”
“害得你怎么样?”艾特哈尔有趣的问道。
“…………没什么。”毕典菲尔特居然开始扭捏起来:“你说你见过——恩,海伦?”
“是啊!”艾特哈尔转念一想,笑了起来:“费利兹,你遇见海伦了?而且你喜欢她?”
“…………哪有!”毕典菲尔特甩了甩头,道:“只是——只是——我不是——算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朋友难道是白当的吗?”艾特哈尔拍了拍老友的肩膀,道:“再说,我不记得有哪位女孩能让你这个样子。”
“谁说的,我妈就能。”毕典菲尔特辩解道。
“你是来找我咨询的,还是来找我抬杠的?”艾特哈尔又好气又好笑。
“…………我只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就是一见到她,很想靠近她而已……你知道吗?哈尔巴休他们说他们好象在一瞬间看到了女神。可是我只看到一个——一个好象要在风里面飘走的娃娃一样——哎呀!怎么跟你说清楚呢?”毕典菲尔特抓了抓自己像鸟窝一样的头发。
“我明白,我明白。”艾特哈尔点头道:“海伦在你眼里是不一样的,是这个意思吗?”
“对,对,是这个意思。”毕典菲尔特赶紧点头。
“我明白海伦很漂亮,不过——”艾特哈尔迟疑道。
“我看到她很漂亮,但是我真的不是因为她漂亮才——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我只是很想靠近她,抓住她——大概你不相信,我觉得她好象要被风吹走了。”毕典菲尔特喃喃道。
“被风吹走?”艾特哈尔轻皱起眉:“我不觉得海伦给我这种感觉。”
“你觉得她怎么样?”毕典菲尔特问道。
艾特哈尔摇头道:“不是我觉得怎么样。而是你觉得怎么样才对。”
“你会不会觉得我——恩,不太好?”毕典菲尔特紧张道。
“那你做了什么让海伦认为你不太好?”艾特哈尔不解道。
毕典菲尔特只好把费沙星之体育场的事告诉艾特哈尔,听的后者不停的摇头:“费利兹,你——这不是你不好,而是你的神经太粗了。”
“神经太粗?有吗?”毕典菲尔特的脑袋歪向了一边。
艾特哈尔肯定的点点头,道:“虽然我没有和海伦有太多的接触,但看上去她相当冷淡。我觉得海伦的内心是很敏感的。通常这样的人是讨厌任何粗线条的。”
“那我改不就行了。”毕典菲尔特立刻充满自信道:“对了,我可以去道歉。”
艾特哈尔摆手制止他道:“费利兹,不要冲动,慢慢来。我总觉得海伦的心理不会那么简单。你——”
“这些以后再说。”毕典菲尔特道:“希望你和琳不反对。”
艾特哈尔见毕典菲尔特如此的自信,实在替他担心。因为在艾特哈尔心中,对海伦的心理没有把握能摸透…………
[插曲]“姐,我回来了!”
“朱迪!你又闯祸了?”
“我?怎么可能?”
“没有?那毕典菲尔特干吗神经兮兮的?”
“拜托,那是他自己有问题。”
“不许胡说,肯定是你在他那儿捣乱!”
“我说姐,难道我只懂得捣乱吗?”
“你自己心里有数,给我仔细一点,不准瞎胡闹!我可不想又为你去谁家道歉了。”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35)

“什么事?”海伦打开门后问道。
“我是——我是‘爱情物语’花店的,小姐请签收。”手捧一大束鲜花的男生惊叹的望着开门的美女。
“花?你看清楚门牌了?”海伦倚着门道。
“费沙星之剧院宿舍区7号,是这里啊!”送花男生肯定的说。
海伦打了个哈欠,实在懒得和他罗嗦。她在回执单上签了个名后,关上了门,也隔断了送花男生不舍的目光。
海伦将花束在手里转了一圈,不禁冷笑道:“乱七八糟,又乱又杂,真没水平。”一大束精美包装的花,原本应该显露出华丽的气质。可惜的是,送花人把所有的花都包在了一起,只能告诉别人——我不懂花,你凑和着办。
“红玫瑰、蔷薇、天堂鸟、粉百合、黄菊、紫莲……将军,你也不喜欢,是吗?”海伦低头问脚边的将军:“这里还有一张卡片。”
海伦打开了快被花淹没的卡片,上面只有几个又粗又大的字——对不起,我错了。海伦将卡片捏在手里,翻来又翻去。
“谁这么无聊呢?”海伦自语道,而后转念一想,轻笑道:“八成是昨天的家伙,哼!”
海伦将花束丢在一边,压根就没想过要把它插起来。待海伦回到设计台去继续工作后,将军不声不响的趴在花束前,开始啃咬起花来……
“咦?艾特哈尔大哥,你来了。”朱迪微笑着替艾特哈尔开门,又向里面叫道:“姐,艾特哈尔大哥来了。”
“知道了。”琳从客厅迎了出来。
“怎么,和朋友有约?”艾特哈尔问正打算出门的朱迪。
朱迪扮了个鬼脸,道:“我去海伦那里。艾特哈尔大哥,不如你约我吧!”
“还不快走!”琳瞪了朱迪一眼:“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哦!”朱迪向艾特哈尔挥挥手便跑了。
“怎么,她被解禁了?”艾特哈尔走进客厅。
琳耸耸肩膀,道:“我的话通常有效期只有一个礼拜,过期无效。”
“看来你欠缺权威性。”艾特哈尔笑道。
“连你也笑话我,真是的!”琳为艾特哈尔倒了一杯咖啡,道:“这几天忙吗?”
“还好,除了一些关于和海尼森方面的联系以外倒也没什么。以前经常要加夜班,现在属于自己的时间多了。”艾特哈尔轻松的喝着咖啡。
“可喜可贺啊!”琳笑道。
艾特哈尔放下咖啡杯,道:“朱迪去看望海伦——海伦好吗?”
“好,就是太忙了。”琳说道:“舞剧的舞台设计还是没解决,我也实在帮不了她。还有海伦的脾气就是有事却什么都不说,全靠她自己解决。”
“听你这么说,好象你这个做姐姐的也不了解她。”艾特哈尔轻笑道。
“说老实话,海伦向来离我们很远。别说是我,连姨妈也不完全了解海伦在想什么。”琳说道。
“既然这样,你们干吗不把海伦交给别人了解?”艾特哈尔问道。
“你的意思是——”琳微笑道。
艾特哈尔点头道:“如果海伦冠上别人的姓氏,你们不就不用这么头疼了吗?”
“说是这么说。”琳叹了口气,道:“虽然姨妈是挺想让海伦早点找到合适的伴侣,可是——”
“可是海伦的眼界太高,对吗?”艾特哈尔问道。
“可能未必是眼界高。”琳皱眉道:“而是海伦天性冷淡,她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置身事外。其实她对人这么冷言冷语的,得罪了一群人都不知道。”
“其实有特殊才华的人在人事上都会比较冷淡。”艾特哈尔中肯的说
琳又替艾特哈尔倒了杯咖啡,道:“我真的很想劝劝海伦,可每次一见她又说不出话来。我都觉得这种主人客人一样的关系让我这个做表姐的觉得有点别扭。”
“别想太多了。”艾特哈尔为自己加了块糖后说:“不如替她物色一下合适的人选?”
“怎么堂堂一级上将大人想改行做媒人了?”琳轻笑道。
艾特哈尔并不表态,只是说道:“你认为什么样的人合适呢?”
“我觉得合适又没有用。”琳说道:“只要不是花花公子,他和海伦之间有共同语言,另外海伦自己喜欢就行了。”
“好的,我知道了。”艾特哈尔点点头道:“我会留意观察的。你知道,我认识不少优秀的年轻人。”
“呦,阁下自己又不老。”琳笑道。
“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艾特哈尔扬了扬眉毛:“就像你也是,虽然年轻,但到底还是比海伦年长几岁吧?”
“真是刺到我的痛处了。”琳假装嗔怒道。
艾特哈尔沉吟道:“也许海伦是看你还是单身,所以自己也不考虑了。”
“我可不相信自己有那么大的影响力。”琳说道:“我也不是排斥感情啊!只是——只是一个人逍遥惯了。”
艾特哈尔轻轻道:“是吗?当心红颜易老哦!”
“不——要——吓——我。”琳咬牙道:“我怕怕哎!”
“如果你没有合适人选的话,我可以——”艾特哈尔笑了起来。
“怎么,你手头还有优秀的合适本人的人选吗?”琳开玩笑道。
“我是说我来客串如何?”艾特哈尔也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琳为自己加咖啡的手不由自主的顿了顿,但随即道:“又拿我开涮了!好,我一定把你放在第一位考虑,如何?”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36)

“嗨,拉贝纳特!”朱迪从树后面跳了出来。
“哎呀!吓死我了,原来是你啊!”拉贝纳特差点被吓死。
“你在忙什么?散步吗?”朱迪笑眯眯道。
“没有。我去买点东西。”拉贝纳特问道:“你怎么不去上课,跑到这里来了?”
“今天没课啦!我去看我姐姐,顺路经过这里。”朱迪回答道。
“我们家大人这几天经常不回来,可怜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带着狗来溜一圈。你瞧!”拉贝纳特将手中的一小瓶药水给朱迪看:“这几天狗的胃口不大好,我还要出来给它买药。”
“胃口不好?是不是食物不合它的胃口啊?”朱迪赶紧问道。
“应该不会吧!你知道我们家的狗一向只吃白氏连锁店卖的鸟肉的。我也没变动啊!”拉贝纳特皱眉道。
“不会是得病了吧?”朱迪猜测道。
“不会吧!”拉贝纳特说道:“大人可是把狗好好的交给我的。”
“有时候小动物因为一时不慎,会有内出血的情况,除了胃口不好外什么也看不出来。”朱迪解释道。
“那怎么办?”拉贝纳特急道:“它除了我们家大人亲自领着,死都不肯进宠物医院哎!”
“脾气这么牛!”朱迪想了想,道:“没关系,你只要摸清楚动物的心理,跟它沟通就行了。”
“我不会哎!还是你跟我去看看吧!”拉贝纳特拉住朱迪道:“不会耽误你去看姐姐吧?”
“不会,反正没什么事。”朱迪一口答应道:“走吧!”
…………
“大人,您要的资料。还有‘爱情物语‘花店回复说海伦卡滋小姐没有任何回复卡片,他们已经按照您的要求送了鲜花——没有加入黄玫瑰。”欧根将文件交给毕典菲尔特。
“恩。”毕典菲尔特忙打开欧根调出来的资料——
海伦卡滋,费沙大学舞蹈系毕业,曾在奥丁进修过舞台设计,目前正在费沙星之剧院担任舞台设计总监兼部分舞剧的领舞…………
“大人,据我的了解,这位小姐个性冷淡,听说得罪过不少人。”欧根继续说道:“虽然有不少追求者,但至今还未曾传出任何消息。”
毕典菲尔特扯了扯衣领,不耐烦的说:“管别人那么多干吗?总之我想追求就行了。”
“…………大人,这件事您应该考虑清楚,我担心海伦卡滋小姐——”欧根尽职道。
“行了,我们家的人可不会打退堂鼓。”毕典菲尔特自信道:“难道我黑色枪骑兵的统帅还会失败吗?”
“………………”
………………
“怎么样?”拉贝纳特问道。
朱迪轻轻的拍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狗,说道:“不像是有很重的病啊!我觉得它好象心情不好哎!”
“心情不好?”拉贝纳特愕然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看它的眼睛红红的,鼻子在一吸一吸的,但是毛皮没有失去光泽。所以不像是有病,只像是心理有情绪。”朱迪拍了拍狗,喃喃道:“狗狗,是不是这样啊?”
狗居然抬起了头,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也同意朱迪的看法。
“天哪!”拉贝纳特道:“还真是这么回事。可它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嘛!”
“我想是它在想主人吧!”朱迪耸耸肩道。
“我们家大人?”拉贝纳特一拍手,道:“怪不得,以前我们家大人都是带着狗去军务省的,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了?”朱迪极有兴趣的问道。
“听说有一次狗和罗严塔尔大人发生争执——”拉贝纳特吞吞吐吐道。
“是打起来了吗?狗咬人还是人咬狗?”朱迪兴致勃勃道。
“没那么严重。”拉贝纳特笑道:“只是它挡住了罗严塔尔大人的去路,谁都动不了它,双方僵持了好一会儿。后来我们家大人说不能让狗影响军务省的正常办公,就把它交给我了。”
“原来是这样。”朱迪点头道:“那可真是苦了狗狗了。”
“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拉贝纳特苦兮兮的说:“虽然我和它‘相敬如宾’,可总是——哎!”
“对了,狗狗叫什么名字啊?”朱迪突然问道。
“名字?”拉贝纳特反问道。
“对啊!名字。”朱迪笑着说:“上次我告诉你,我们家的猫叫将军。那它也有名字吧?”
“我不记得我们家大人给它起过名字。”拉贝纳特仔细回忆着。
“没有名字,你们是怎么称呼它的呀?”朱迪奇怪的问道。
“也不用称呼。反正家里除了我和钟点佣人外,也没别人了。”拉贝纳特解释道:“至于我们家大人——那可真绝了,他和狗之间好象不需要什么交流——不对,我的意思是,他完全知道狗的心思,狗也很听我们家大人的话。现在,狗对你也这么听话,真让我惊讶啊!”
“那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好不好?”朱迪问道。
“我们起名字?不知道我们家大人——你先说说看。”拉贝纳特沉吟道。
“我们家猫咪叫将军,叫狗狗元帅好不好?”朱迪想了一下,说道。
“不太好吧!”拉贝纳特皱眉道:“要是下次有人喊我们家大人‘元帅’,岂不是——”
“也对,而且这个名字已经有人注册了。”朱迪说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37)

“少爷,您回来了?”拉贝纳特从奥贝斯坦手中接过了披风和军服外套。
“恩。”奥贝斯坦点头示意,随即四下看了一圈。只见狗摇着尾巴,不急不忙的从客厅里晃了出来。
奥贝斯坦拍了拍狗的头,让它摇尾巴摇的更欢了。
“少爷,您不在家的时候,微笑它——”拉贝纳特跟在后面走进客厅。
“‘微笑’?”奥贝斯坦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
“啊!‘微笑’就是它的——我是说狗应该有名字,不是吗?朱——我的意思是它有了名字,不是让人方便称呼吗?”拉贝纳特赶紧解释道。
“…………为什么是‘微笑’?”奥贝斯坦问道。
“为什么是‘微笑’?这个问题——啊!少爷,您还没吃饭吧?我去整备一下。”拉贝纳特忙不迭的逃之夭夭。
“名字——我居然忘了。”奥贝斯坦坐在沙发上,抚摸着靠在他脚边的微笑,喃喃道:“‘微笑’?”
微笑听见主人在唤它,灵敏的竖起了耳朵,望着面无表情的主人…………
“您还满意吗?”拉贝纳特一脸希望的对奥贝斯坦说:“这是我刚学回来的新手艺。”
“很好,谢谢。”奥贝斯坦擦着嘴巴道。
“您喜欢就太好了。”拉贝纳特开心道。他还以为给狗起这么个怪异的名字会让奥贝斯坦不太高兴,所以赶紧使出浑身力气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希望能让吃了好几天军官俱乐部的奥贝斯坦满意。现在看来,奥贝斯坦对狗被命名为‘微笑’也没什么反对的意思,至于对饭菜似乎也很满意。不过,还有一件事——
“少爷,有件事需要跟您商量一下。”拉贝纳特笑眯眯的说道。
奥贝斯坦点点头,等着下文。
“您知道,现在家里每天有钟点佣人来服务几个小时。但是到了周末,我要回去看我那口子,佣人们来好像不大方便,而且微笑也不太乐意跟我回家。”拉贝纳特解释道:“我想家里是不是可以再添一个帮忙的人,只负责周末,这样可以照顾微笑,督促钟点佣人。”
“如果你认为有必要,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好了。”奥贝斯坦平静的说道。
“少爷不反对吗?”拉贝纳特高兴的说:“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由你决定好了。”奥贝斯坦把家里的大权完全交给了拉贝纳特。据后世的传记作家道,奥贝斯坦的这种家里权利下放与杨威利看似一样,但前者是自己有能力而不愿浪费时间,后者则是自己没有能力以至勉强去做反而浪费时间。
看着奥贝斯坦和微笑走进了书房,拉贝纳特露出了笑意,不禁想起了下午——
“‘来福’好不好?”拉贝纳特也想了一个名字。
“太土了吧?”朱迪摇了摇头:“跟它一点也不配。”
“‘旺才’不好,‘来福’也不好。”拉贝纳特无奈道:“我是想不出来了。”
“叫——恩,‘点点’好不好?”朱迪歪着头问道。
“‘点点’?”拉贝纳特轻唤道:“这个不错啊!”
“我们来试试!”朱迪笑道:“点点,点点——”
可惜,任凭朱迪和拉贝纳特如何呼唤,狗只是趴着打哈欠,一付很无聊的样子。
“看来它好像不太满意。”拉贝纳特叹了口气,道。
“那只好再想一个了。”朱迪耸耸肩道:“是不是要借用一下字典了?哎!起名字也挺麻烦的,让人笑都——恩,对了,有了。”
“什么?什么?”拉贝纳特赶紧问道。
“听好了,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微笑’,怎么样?”朱迪开心的宣布道。
“‘微笑’?”拉贝纳特皱眉道:“这个——这个——怎么听上去这么怪怪的。”
“哪有?”朱迪撇撇嘴道:“你不觉得跟它很有智慧的样子很配吗?”
“是吗?”拉贝纳特怎么也看不出狗有什么智慧,他又问道:“这个名字——我们家大人不会同意的。”
“那可不一定哦!我觉得这个名字和狗很相配,再说‘微笑’还能提醒你们家大人要微笑一下呢!”朱迪说道。
“这个——这个——”拉贝纳特有丝为难。
“还是让狗狗自己决定好了。”朱迪轻轻唤道:“微笑,微笑。”
狗居然竖起了耳朵,灵敏的站了起来,望着朱迪和拉贝纳特。
“………………”连狗都这么满意,拉贝纳特也不好再说什么,除了担心这个名字通不过奥贝斯坦的审查。于是,军务尚书奥贝斯坦大人家的狗正式注册名为‘微笑’。
两人又聊了许多,拉贝纳特向朱迪感叹自己有时在周末也无法回家,朱迪便向他建议再找一个周末帮忙的人。
“可是要马上找到让人放心的,又能和狗愉快相处的人也不是太容易——恩,我说朱迪,你就不错,想不想周末打工赚零用钱?”
“哦!太好了。如果你放心的话,就交给我好了。”朱迪立刻同意道。
“会不会影响上课?你在《费沙日报》不是还要兼职吗?”拉贝纳特又问道:“杜小姐那里——”
“放心啦!我周末没课,至于《费沙日报》只要定时交稿就行了。琳姐吗?估计她周末有约,不会——她不会反对的…………
拉贝纳特收回了思索,开始愉快的收拾餐桌。所有的事都解决了,一切都会顺利的,不是吗?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38)

“你这儿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朱迪在海伦的屋子里到处晃悠。
“你有时间瞎晃,也挺滋润的。”海伦自管自画图,道:“听说连宪兵队都请你去喝茶,我能和你比吗?”
“亲爱的姐姐,别这么说嘛!”朱迪笑眯眯的缠着海伦。
“离我远点,看你把图弄的。”海伦赶紧将设计图拿远一些。
“我说姐,你还没搞定啊?”朱迪瞄了眼设计图后,问道。
“你说的很容易嘛!要不你来画。”海伦讽刺道。
朱迪吐了吐舌头,换了个话题:“琳姐说你好多天没回去吃饭了。”
“我现在忙,哪来的时间!”海伦不以为然道。
朱迪抱起将军,说道:“以下是琳姐的原话,我奉旨转述——海伦怎么不回家吃饭,不要伤到身体啊!一工作起来就不知道停,这样怎么行呢?有没有和姨妈联系?海伦不能老是一个人——”
“停,停!”海伦赶紧摆手道:“我的天哪!别再说了。”
连在朱迪怀里的将军也不停的扭动,似乎想逃离。
“你知道吗?我找到一份兼职了。”朱迪连忙安抚着将军。
“在《费沙日报》写小报还不够吗?要到《费沙星刊》去写大报了?”海伦不以为然道。
“都不是,我要去当周末管家。”朱迪自信道。
“管家?我看你算了吧!”海伦轻笑道:“先管好你自己吧!这次是宪兵队请你喝茶,下次搞不好是那位军务尚书大人请你——”
“叮咚”,门铃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朱迪,去开门。”海伦连头也不回。
“什么嘛!我又不是来做白工的。”朱迪嘀咕了几句,只得抱着将军去开门。
“老大!”朱迪愕然道:“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毕典菲尔特也很惊讶,道:“小鬼,你怎么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朱迪莫名其妙,不由自主的摆了摆抱着将军的双手。
“喵!”将军抗议道。
“喂!拿远点,拿远点!”毕典菲尔特退了一步,一手指着将军。
“怎么回事?”海伦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她一见毕典菲尔特站在门口,不禁皱了皱眉,道:“是你?”
“啊!卡滋小姐——海伦——”毕典菲尔特吱吱唔唔道,一点也没有以前在战场上的勇猛的样子。
“我觉得你称呼我为卡滋小姐会比较好。”海伦淡淡的说道。
“…………卡滋小姐,我以为——不是,我想——不对,我是来道歉的。”毕典菲尔特瞄了一眼朱迪手中的将军。
“道歉?”海伦轻笑了一声,道:“阁下乃帝国重臣,小女子可不记得阁下得罪过我。”
毕典菲尔特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再也说不出话来。朱迪在两人之间左右看了看,露出了很诡异的笑容。她轻咳了一声,道:“恩,两位,要不要进来坐下谈?”
毕典菲尔特向朱迪感激的看了一眼,可海伦似乎并没有邀请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毕典菲尔特。
“你好象很忙,我——恩——我先走了。”毕典菲尔特的眼睛瞄来瞄去的,好象不太敢注视海伦。
“哦!不送了。”海伦轻声道。
毕典菲尔特低着头,慢慢的离开,但又立刻回身对海伦说道:“我只是来跟你说对不起,还有——恩——没什么——”
望着毕典菲尔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朱迪眨着一双大眼睛,对海伦说道:“请问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海伦关上门,道:“有什么事发生?这种事我见的多了。”
“我觉得老大来可不简单哦!我从来没见过老大这个样子哎!”朱迪歪着头道。
“哼,像他这样的搭讪者,我一天能遇见10个。别管他了。”海伦不以为然道。
“是搭讪者吗?”朱迪喃喃道,她又亲了亲怀里的将军,道:“亲爱的,看来你的主人有好戏了。不过——还是先管我自己吧!”
关上门的姐妹俩,谁也没发现毕典菲尔特站在拐角好一会儿才离开;更没有发现他懊恼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这个动作是毕典菲尔特从未曾做过的)。
………………
“你说什么?”琳惊讶到了极点。
“我说费利兹希望你不反对他——恩,正式追求海伦。”艾特哈尔说道。
“毕典菲尔特在开玩笑吗?”琳不可思议道:“你说他要追海伦?……不是朱迪?”
“不是朱迪,是海伦。”艾特哈尔肯定的说道。
“这也太离谱了吧?”琳一手抚着额头道。
“你不赞成吗?”艾特哈尔皱眉道。
“这不是我赞不赞成的问题,而是——而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问题。”琳摇头道。
艾特哈尔换了一个舒适的坐姿,道:“既然你也同意卡滋夫人的意思,让海伦能早点有个伴儿,现在——莫非你认为费利兹的条件不够好?”
“我没有这个意思。”琳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是他们两个也相差的太远了——别打断我,我知道毕典菲尔特算是好人,应该说是条件一流。”琳顿了顿又道:“可是至少应该把两个人的脾气、个性这些东西先考虑一下吧?他们两个——哎!”
“哦!你说的我同意。”艾特哈尔轻松的说道:“但是——”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39)

“你这样做,岂不是先定好一个基本框架,然后随机往里面添加内容吗?”艾特哈尔道。
“我没有说一定要先定下硬件条件,我只是——”琳顿了顿,道:“我只是说可以先考虑一下嘛!”
艾特哈尔笑道:“这么说是我搞错了?”
“其实不管我怎么想,只有海伦自己能决定。”琳叹了口气,又道:“我实在摸不出她的心思——对了,毕典菲尔特找你做媒人?”
“那倒不至于,你知道我一向来不干涉别人的事物,只是代他询问一下你的意见。”艾特哈尔解释道。
“你看——他是真心的吗?”琳小心的问道。
“据我所知,除了在军校里无伤大雅的玩笑以外,费利兹没有这么认真过。”艾特哈尔诚实的回答道。
琳微微皱了皱眉:“这么说,连你也不能保证喽?”
“我的确不能保证。”艾特哈尔望着琳道:“你认为我的保证能有效一辈子吗?”
“…………不能。”琳不得不说道。
“那就是了。”艾特哈尔笑道:“这种事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彼此保证。至于我们外人的保证只是心理上的自己安慰自己罢了。就算我现在保证,能够保证将来吗?”
“怎么听,怎么让人不放心。”琳喃喃道。
“有时候,你就是想的太多了。”艾特哈尔摇头道:“让他们自己去发展吧!虽然我不能保证费利兹的未来,但至少我相信他是个好人。”他顿了顿,又道:“现在能担得上‘好人’两个字的可不多哦!”
“也对。”琳承认道:“可这个好人神经太粗,跟海伦——”
“拜托,我没说他们以后会怎样。”艾特哈尔说道:“你不要想太多了。费利兹委托我——恩,请求你不要阻止他的行为,请你相信他的诚意和——恩,耐心。”
“………………”琳沉默了一会儿,道:“好吧!如果他是认真的,那我就不反对——不过,必须是海伦自愿。”
“我们不妨在一旁观察。”艾特哈尔耸耸肩道。
“对了,你怎么会认为费利兹和朱迪——”艾特哈尔又问道。
“他们两个凑一对,可能还更能让我相信。”琳无奈道。
“恐怕相信之后就是头疼了。”艾特哈尔笑道:“费利兹只是拿她当小朋友罢了。”
“让我先烦海伦的事吧!朱迪——幸亏朱迪还小,可以让做家长的缓一缓再操心。”琳舒了一口气道。
“你就是想的太多了,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海伦和朱迪都长大了,你总不能为她们俩一直操心吧?”艾特哈尔借机会劝道:“把你自己放在同等地位上考虑,否则对你自己可不公平。”
“又来了!”琳扮了个鬼脸,道:“我发现你近来可是抓住了机会来训我,想改行当老师吗?得了,我去泡壶咖啡来。”
注视着走进厨房的琳,艾特哈尔向后靠在了沙发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
“喂!老大怎么了?”迪尔克先问欧根道。
“老大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吧?”格雷布纳和哈尔巴休咬了咬耳朵后问道:“怎么一直在扯头发?”
“大人的追求计划受阻。”欧根轻声道。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望向欧根。
“……没错,就是海伦卡滋小姐。”欧根说道。
迪尔克先吹了声口哨,道:“行嘛!我还以为老大只是玩——不是,开玩笑而已。”
“那妞看上去可不好惹。”哈尔巴休缩了缩脑袋,道:“我还是喜欢温柔一点的女人。”
“就是那个让老大吃鳖的小姐啊!挺有个性的。”格雷布纳感叹道:“我还以为老大跟朱迪——”
“得了,得了,你少胡猜了。”哈尔巴休推了他一把:“你眼神往哪儿看?朱迪和老大明明是以兄弟相称,没什么火花的。”
“就是,你没瞧见老大瞧那位小姐的眼神——比咱们王虎上的火炮还热乎。”迪尔克先开玩笑道。
“可那妞儿的态度跟咱们干冰大人一样冷,这热和冷的碰在一起——那么——”哈尔巴休道。
三个人的眼光凑在了一起,又瞄向一本正经的欧根。欧根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四个人心中的共同想法是——老大,愿奥丁大神保佑你。
毕典菲尔特不停的扯着头发,自言自语道:“你这个白痴,怎么连话也不会说。支支吾吾的,连——连一点气势都没有——我——”
“老大!”迪尔克先把脑袋探进来问道:“我们方不方便进来?”
“都给我滚进来!”毕典菲尔特没好气的喝道。
“老大,我们怕你太难堪了,所以给你留点私人空间。”哈尔巴休笑道,引来欧根的一记白眼。
“什么难堪,烦死了。”毕典菲尔特懊恼道。
“老大,再去试试。您可是咱们有名的一号人物,还搞不定一个妞儿吗?”格雷布纳道。
“去你的,老大就是正气凛然,干吗用那么粗的字眼?”哈尔巴休反驳道。
“你就好到哪儿去了?”格雷布纳翻了翻白眼。
“都给我闭嘴!”毕典菲尔特一拳捶在桌上……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4-4-24 14:27 , Processed in 0.277044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