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10)

[插曲]“朱迪同学,还是你有办法啊!”
“没什么啦!缪拉一级上将挺好说话的。”
“那还是费了不少周折吧?据我所知,那些高层人士一般不太愿意签名的。”
“嘿嘿……没事。我说杨教授,看在我这么辛苦——恩——”
“当然,当然。朱迪同学,其他的签名也要麻烦你了。我儿子刚出生,这些签名等他长大了,至少也会翻十倍的价钱吧!”
“………………”(厉害,不愧是费沙人!)

琳为艾特哈尔介绍道:“短发的是朱迪,长发的是海伦。雪莉你已经见过了。”
艾特哈尔对着四个女人笑道:“晚上好,朱迪,海伦,很高兴认识你们。你好,雪莉。”
朱迪忙不迭的拉住艾特哈尔,道:“早就盼着见你了,叫你什么好呢?准姐夫吗?”
“朱迪!”琳喝道:“你应该称呼——”
“叫我艾特哈尔吧。”艾特哈尔向琳摆摆手,道:“用公职称呼,我会有立正的感觉。”
朱迪笑眯眯的说道:“好啊!以后就叫你艾特哈尔大哥了。我说大哥,以后你可要罩着我啊!”
“你最好远离这个小恶魔,谁沾上她谁倒霉。”海伦抱着将军,在一旁淡淡的说道。
艾特哈尔向琳挑了挑眉毛,琳做了个手势,表示海伦一向如此态度,可以不用去理会。艾特哈尔对海伦笑道:“朱迪很可爱,我想谁遇见她是会走运的。”
“听见没有,老巫婆?”朱迪向海伦示威道:“以后少这么说我,我还要留点给别人探听呢。”
“还是留点遮丑吧!”海伦的嘴还不是一般的毒。
“够了,你们两个都闭嘴!”琳摆出大姐的架子:“海伦,去厨房看看菜怎样了;朱迪,去摆酒杯。”
海伦抱着将军款款走向厨房,朱迪嘀咕了一句“工作不顺利,拿我开涮”,也走开了。
艾特哈尔转向琳道:“海伦工作遇到麻烦了吗?”
琳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道:“你知道她在费沙星之剧院做舞台总监。现在她正在排一出舞剧,可能是遇到瓶颈了。”
“海伦?”艾特哈尔想了想又道:“几年前,她好像在舞台上亲自跳舞吧?我听梅克林格说过,海伦卡滋是舞台上的新星。”
“海伦现在主要精力放在编舞上了,大概这才是她的兴趣所在。这次它也推掉了领舞,一心放在编排上。”琳没好意思说,海伦是因为认为“观众中除了个别人外,全是艺术白痴”这个理由,才宁愿退居二线的。
艾特哈尔理解的点了点头,道:“海伦的猫,将军是吧?真有个性!我刚才进门时,跟它打招呼,它只是轻瞄了我一眼,就走开了。”
“哎!家教不好,真是什么人养什么猫。”琳叹了口气,道:“我这两个妹妹和一只猫实在难管,让我很伤神。不过,幸亏有——咦?雪莉,你怎么一晚上不声不响的?”
“没什么,我在想事情。”雪莉大大的眼睛眨了几下,转向艾特哈尔道:“缪拉提督,我想请你帮个忙。”
“愿意为你效劳。”艾特哈尔很有绅士风度的说道。
“我要追法伦海特。”雪莉清晰的说。
“追……追——”十分惊讶的琳简直说不出话来。
艾特哈尔也吃了一惊,但立刻平静下来,道:“你要追法伦海特?需要我帮忙?”
“对!”雪莉坚定的说道:“毕典菲尔特提督说你能帮我。”
艾特哈尔总算知道那个赌约了,可心中对那位鲁莽的老友拌了个鬼脸,他说道:“我能帮的很少。法伦海特喜欢安静,不太与人交往,喜欢看书,睡的比较迟。另外他的牌艺很差,为人很优雅有礼——”
“这么说,你愿意帮我了?”雪莉问道。
艾特哈尔看了一眼尚在惊愕的琳,只得点点头,但又说道:“雪莉,据我所知,法伦海特的心并没有放在感情上,你会很辛苦的。”
“没关系。”雪莉甜甜的笑道:“我最擅长用锤子在石头上敲裂缝了。”
艾特哈尔不禁为自己的朋友打了个颤儿…………
饭后,艾特哈尔打算告辞。由于跑车送去保养了,艾特哈尔是坐专车来的,为了方便,他让司机将车停在路口。琳便送他走到路口。
“朱迪可爱,海伦美艳。”艾特哈尔对琳说道:“你的妹妹各有特色。”
“是啊!一对活宝。”琳也笑道。
“她们看上去真不象啊!”艾特哈尔道。
“她们的父亲不是一个人嘛!”琳耸耸肩道。
“哦!那你姨妈带着你们三个真辛苦,还要面对不同的婚姻。”艾特哈尔感叹道。
“可——可我姨妈没结过婚啊。”琳眨着眼睛道。
“………………”
“对了,NO2打电话说她现在负责科教版了。她说克斯拉提督去那儿耍了一回威风。”琳突然说道。
“我早上跟克斯拉说的,他下午就行动了。”艾特哈尔笑道:“《费沙星刊》可以停止对我们的关注了。”
琳点点头,正要开口,却和艾特哈尔发现了一个不太可能出现的人正大步走了过来——
“阁下,毕典菲尔特一级上将出事了!”欧拉大声说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11)

艾特哈尔快步上前问道:“出了什么事?”
欧拉向琳点点头后,立刻对艾特哈尔道:“毕典菲尔特提督出了车祸,目前在军官医院抢救。”
艾特哈尔对琳道:“对不起,琳。我必须先走一步。”
“我能一起去吗?”琳问道。毕典菲尔特算得上是朋友吧。
艾特哈尔点头道:“走吧!”随即他又对欧拉道:“你去和琳的家人说一声,琳和我在一起。”
“是!”欧拉奉命离开了。
琳和艾特哈尔匆匆忙忙赶到军官医院。艾齐纳哈和克斯拉已经在急诊室门口了。两人一见琳都微微一愣,又立刻向她打了个招呼。
“怎么会出车祸的?”艾特哈尔皱眉问道。
“路上交通管制局已经在处理了。”克斯拉说道:“听说是毕典菲尔特喝了酒,路上受到飞车族的挑衅,可能是车速过快撞到路边的路基了。”
“人没事吧?”琳不禁问道。
“怎么会没事呢!只是不会死罢了!”克斯拉苦笑道:“肋骨断了三根,
右脚严重骨折。其中一根肋骨还伤到肺部。”
一旁无语的艾齐纳哈只是不住的摇头。艾特哈尔说道:“要是在地球时代,这么重的伤就麻烦了——对了,费利兹的部下呢?”
“我让欧根把他们强拉回去了。泰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毕典菲尔特没有生命危险,他们留在这儿也没用。”克斯拉说道。
琳在椅子上坐下,问坐在一边的艾齐纳哈道:“这件事不用通知毕典菲尔特的上司吗?”
艾齐纳哈耸耸肩,又摇摇头。琳奇怪的说:“是不用吗——”
“他的意思是,罗严塔尔元帅现在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艾特哈尔在琳身旁坐下道。
“我已经通知米达麦亚元帅了。”克斯拉顿了顿,又道:“还有军务尚书大人。”
皇宫——
希尔德被轻微的铃声惊醒,她转头看看依旧沉睡的丈夫。摇铃是用来夜晚通知她的工具,希尔德不想用电子铃吵醒丈夫。她轻轻下床,披上披肩,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玛丽嘉轻声道:“对不起,皇妃陛下。梅克林格提督有重要的事情报告。”
希尔德点点头,对玛丽嘉道:“你陪我去更衣室换一下衣服,不用叫醒陛下了。”
………………
“皇妃陛下。”梅克林格对走进客厅的希尔德行礼道:“抱歉深夜打扰了。”
“没什么。”希尔德微笑道:“出了什么事吗?”
“毕典菲尔特出了车祸。依例应当立刻向陛下汇报的。”梅克林格说道。
“人伤的重吗?”希尔德询问道。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车全毁了。”梅克林格回答道。
“这样啊。”希尔德沉吟道:“梅克林格提督,请你通知医院一定要救护毕典菲尔特,另外请克斯拉处理好事情。陛下那里,天亮后,我会说的。”
“是!”梅克林格行完礼后,匆匆离开了。
“皇妃陛下,时间还早。您再休息一下吧?”一旁的玛丽嘉说道。
“不用了,天已经快亮了。”希尔德走到窗前,说道:“玛丽嘉,今天怎么又是你当班啊?”
“哦!我今天代值。”玛丽嘉替希尔德拉好有些下滑的披肩。
“你要是老往我这儿跑,克斯拉会生我的气的。”希尔德笑道。
“陛下!”玛丽嘉的脸都红了。
………………
“怎么样?”大家对从急诊室出来的医生问道。
“毕典菲尔特提督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的伤——特别是腿骨,至少要休息两个月。”医生回答道。
“没事就好。”琳在一旁谢天谢地,艾齐纳哈也笑着点头。
“两个月?”艾特哈尔苦笑了一下,道:“让费利兹被轻拿轻放的躺两个月,还真是难为他了。”
“还有后面的事情处理也挺烦人的。”克斯拉对众人道:“我先走一步了。”
待克斯拉离开后,艾齐纳哈做了个手势,表示离开一下。艾特哈尔坐下,无语。
“你在担心什么吗?”琳问道。
“只是有点担心。”艾特哈尔说道:“叫一个成天勇往直前的家伙安静两个月,真是件头疼的事。我怕费利兹会拆了医院。”
“那就拿药瓶砸他,让他睡两个月。”琳坏坏的建议道。
“好主意!”艾特哈尔笑了起来,但立刻又叹了口气,道:“等一下他醒了,怎么跟他说车的事呢?”
“车?照实说喽!”琳说道:“不是全毁了吗?”
“那会要了他的命的。”艾特哈尔苦笑道:“那车是——”
“两位,毕典菲尔特提督醒了。”一位护士走过来说道:“他的药效过了,现在在A2病房。”
艾特哈尔向护士点点头,和琳向A2病房走去…………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12)

“王虎”是毕典菲尔特的最爱,其实用虎来形容这位勇将一点也不为过。可惜,如今的毕典菲尔特倒像只病猫:全身缠满了纱布,右脚高高悬挂着,连那头鲜艳的橘色头发也变得垂头丧气了。
“我在医院?”毕典菲尔特问刚走进A2病房的艾特哈尔与琳。
“是啊!你出了车祸,伤的好重。”琳关切道:“痛不痛了?”
“痛?我怎么会有那种感觉?”毕典菲尔特咧嘴道:“我说,怎么把我捆成这样?”
“你的肋骨断了三根,伤到肺部;另外右脚严重骨折。你最好别动了。”艾特哈尔皱眉道。
“小伤,接回去不就得了。”毕典菲尔特不以为然的说,又突然想起什么问道:“我的车,我的极品法拉利呢?”
“啊?这个——恩——你别动!是不是伤口又痛了?要不要叫医生——”琳赶紧摁住挣扎的毕典菲尔特,想把话题岔开。
“我的宝贝车到底怎么了?”毕典菲尔特坚持道。
“你的伤都那么厉害了,还指望车吗?”艾特哈尔只得回答道:“恐怕是全毁了。”
“啊!我的车,我的法拉利——”毕典菲尔特很没气质的叫道:“那可是限量发行的极品——”
琳在一旁手忙脚乱的压住毕典菲尔特:“拜托,别动了。再动你的骨头要散了——”
“我的车已经散了!”毕典菲尔特陷入哀号之中。
这时,艾齐纳哈悄悄走了进来,他听到毕典菲尔特孩子似的叫嚷,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后,艾齐纳哈将病房门背后的“请勿打扰”牌子挂了出去。
艾特哈尔走上前替老友调整了一下枕头,道:“好了,费利兹。车祸已经发生了,别再想了。接下来是处理问题,你知不知道你要付全部责任的?”
“全责?有没有搞错?”毕典菲尔特瞪大了双眼,道:“先飞车的不是我哎!”
“对,不是你。”艾特哈尔耐心道:“可你总还是违规加速,最后撞上路基吧?而且,你喝酒在先。”
“好,我认了。那么,那群飞车小鬼呢?”毕典菲尔特咬牙问道。
“哇!你不是要报仇吧?”琳问道。
“你的伤没好,绝对不能动啊!”艾特哈尔担心道。
“真是他——”毕典菲尔特看了琳一眼,只得吞下后面的话。
琳正想劝他几句,还没开口就被门外一阵喧哗声所吸引。艾齐纳哈也皱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打开门正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里啦!这里!”一大群人从门口冲了进来,将开门的艾齐纳哈挤到了门背后。
“这是怎么回事?”艾特哈尔将琳拉到身后,沉着脸问道:“为什么乱闯?”
“我们——”“让一让!”“毕典菲尔特提督——”…………
所有的声音都混在了一起,艾特哈尔一句也没听清楚,倒是看见其中几个举着相机不停的拍照。
“喂!你们拍什么——”毕典菲尔特半躺在床上哇哇乱叫。
“记者?!”艾特哈尔嘀咕了一句,立刻向门旁的艾齐纳哈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后离开了。
“请问毕典菲尔特提督,您目前有什么感觉?”某A问道。
“听说您酒后驾车,以至于造成自己受伤,断了五根肋骨是吗?”某B挤了上来。
某C插道:“提督,您的车全毁了,请问您打算就车子质量问题起诉法拉利公司吗?”
“您是由于失恋才酒后驾车吗?”
“………………”
“天哪!”毕典菲尔特惨叫了一声,干脆翻了翻白眼,一个都不理。
“看,我们记者多伟大。”琳苦笑着对同样被挤到一边的艾特哈尔道。
艾特哈尔不解道:“记者是怎么这么快知道的?还有,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看来,咱俩可真的不受关注了——咦?”琳向刚从门口闪进来的一个人叫道:“NO2!”
NO2愣了一下,苦笑着上前:“你们好——恩——我先声明,我今天不是狗仔队,不是来挖消息的。”
“得了,这又不是绯闻,当然可以采访了!”琳挥挥手道:“可你们怎么会这么快收到消息的?”
“有——有人透露的。”NO2闪过从脑袋边擦过的立体照相机。
“这里是军官医院,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艾特哈尔问道。
“是军务尚书大人的秘书给我们消息的。他还亲自打电话给主编,让我进行专访。”NO2对琳和艾特哈尔说道:“其实我现在跑科教版,根本就——”
“什么?喂!你,说你呢!”原本对众人不理不睬的毕典菲尔特瞪着NO2,勉强抬着手道:“你刚才说谁叫你来的?”
艾特哈尔来不及阻止NO2,NO2已经开口道:“军务尚书大人啊!就是奥贝斯坦元帅。”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此pose~被洁霓在2003/7/3/13:48编辑过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13)

“奥贝斯坦,你这个老家伙,我要·#¥%……—*·#¥%””毕典菲尔特的脸比他的头发还鲜艳,他怒气冲冲的高叫道,只差鼻孔里喷火了。
艾特哈尔双手压住他,以防他的伤口裂开。NO2吓得跳到了琳的身后,探头出来看“病猫”发威。挤进房里的记者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是很想开口又不敢问的表情…………
“喂!你们怎么能进来的?”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大家寻声看去:一个娇小的黑发护士和艾齐纳哈走了进来。
“这里是特殊病房,现在也不是探视时间,请你们出去!”护士一脸微笑,语言倒是不含糊。
“我们有许可的。”一个记者说道。
“那许可呢?”护士伸出一只手。
“许可?!”记者愣了一下,道:“是电话通知——”
“对不起!”护士干脆轻推着那群记者,一边说道:“如果你们要采访,请书面申请,等院长审查完毕,通知护士长再说。”
不顾记者们的抗议,护士将一群人赶出了A2病房,“砰”的关上了门。
“厉害!”NO2不禁赞叹道。
“谢谢你——恩——小姐。”艾特哈尔对护士说道。
“这是我的工作,应该的。”护士笑了起来,道:“我姓萧,萧秋雨。护士长调我过来照顾毕典菲尔特提督。”
“医院居然派了个小个子来,你行不行啊?”毕典菲尔特的火气仍就很大。
“费利兹!”艾特哈尔喝道,又对萧护士道:“对不起,我的朋友——恩——心情不好。”
“没关系的。”萧护士好脾气的说:“我能理解。在一般情况下,受伤的孩子——”
“哎!你说谁是孩子?”毕典菲尔特瞪着萧护士道:“你怎么说话的?”
“哦!对不起,我习惯了。”萧护士不好意思道。
琳在一旁问道:“萧护士,请问你是在——”
“哦!是梅克林格提督通知医院,说皇帝陛下要我们全力救护毕典菲尔特提督,所以护士长就派比较擅长护理的我来了。”萧护士解释道。
“那你原来在哪个科室啊?”琳又问道。
“儿科啊!”萧护士微笑道:“我喜欢孩子,所以过去一直在儿科工作。”
“………………”
“哈哈…………”琳和NO2大笑了起来,艾齐纳哈露出了满口洁白的牙齿,连艾特哈尔也撑不住笑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毕典菲尔特已经“无言问苍天”了,只是喃喃道:“让我人道毁灭吧!”
………………
艾特哈尔送琳回去,在车上两人一想到毕典菲尔特与儿科护士,又不禁笑了起来。
“说实在的,毕典菲尔特真的——恩——有点像大孩子。”琳说道。
“这就是费利兹可爱的地方。”艾特哈尔说道:“他做事有时可能会直率一点,但这种简单的个性已经很少见了。”
“我就是奇怪了,像他这样怎么能成为军人呢?”琳问道。
“听说他从小喜欢收集小士兵玩偶,这大概就是原因吧!”艾特哈尔微笑道。
“真是个简单的理由,不过挺符合他的个性的。”琳捋了一下头发,又说道:“你看见了吗?记者对咱俩好像不感兴趣了。”
“一旦有更大的新闻出现,大家的视线是会立刻转移的。”艾特哈尔顿了顿,说道:“军务尚书大人是对的。”
“他的主意是不错啦!”琳耸了耸肩,道:“不过,毕典菲尔特可惨了,那付惨状要是上了报纸——天哪!”
“怕是免不了了。”艾特哈尔苦笑了一下,道:“这一下,他和军务尚书大人的关系更糟了。”
“军务尚书大人可真是擅长抓机会。”琳评价道。
“他一向如此。”艾特哈尔说道:“每一次都很正确,但却要得罪不少人——”
“我在想,军务尚书大人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出错。”琳开玩笑道。
“对了,毕典菲尔特死都不肯接受采访,NO2回去恐怕不能交代吧?”艾特哈尔说道。
“你太小看我们记者了,在任何情况下,混篇文章出来是我们吃饭的家伙。她应该不会有事的。”琳颇有自信的说。
车子转了个弯,琳的家就在眼前——
“我要回去补个眠,一晚上没睡觉了。你呢?”琳问道。
“我要去办公室,我该销假了。”艾特哈尔说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3: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14)

琳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蒙胧的双眼。昨晚上在医院里一夜没睡;刚回到家又被朱迪缠上,被磨了半天,只得答应带她一起去探望毕典菲尔特。原本刚想睡觉,琳又被将军给缠上了,海伦因为工作需要闭门半个月,所以将军交给朱迪照顾。朱迪一去上课,失业的琳只好扮演保姆的角色。最后,琳把将军塞到朱迪的床上,自管自去睡觉了。
“休息在家也没什么不好嘛!”琳自言自语道,在床上懒洋洋的趴着。
“叮叮叮”,琳从床上拎过可视电话,打开了屏幕——
“呦,你可真行啊,还在睡觉!”雪莉出现在屏幕上。
“我一晚上没睡哎!早上又被朱迪和将军骚扰。再说现在才下午两点,不算太晚。”琳辩解道。
雪莉摇头道:“你还真有理。对了,昨晚我本来要告诉你,上个月的财务分析出来了。”
“怎样?”琳急忙问道。
“当然是稳赚了。”雪莉自信的说。
“ 哦!亲爱的,你太伟大了。”琳心花怒放。
雪莉哆嗦了一下,道:“少来,你当我是什么?”
“衣食父母啊!”琳笑道:“很伟大的那一种。”
“老套了,每个月都这么说。”雪莉道。
“好,下个月一定换新词。”琳顿了顿,说道:“本来我昨晚也有事问你。你——真的要追法伦海特?”
“我像在开玩笑吗?”雪莉笑着问。
“我都弄糊涂了。”琳把头发捋到肩后,道:“这好像不像是你会做的事。再说,你主动——这个——”
“拜托!”雪莉好笑道:“谁规定女的不能主动了。你别那么死心眼,行不行?像法伦海特那么优秀的人,错过了我会后悔的。”
“你又不算认识他,怎么知道他优秀?”琳不解道。
“感觉啊!”雪莉耸耸肩,道:“看他水蓝色的眼睛就知道了。”
“感觉!!!”琳不可思议道。
雪莉自嘲道:“反正你老说我一天到晚和数字打交道,根本不懂感性嘛!不如试一试了。”她顿了一下,道:“看在衣食父母和朋友份上,你也要帮忙哦!”
“………………噢!”琳只得点了点头。
“好了,我要去赶稿了。”雪莉眨了眨眼,道:“报社少了你还真无聊。想不想回来?我看主编有点后悔的意思了。”
“算了,我再休息一阵再说。”琳回答道。
“随你了,再见。”雪莉挂上了电话。
琳起床梳洗后,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开始查看朱迪收进来的信件。一封来自海尼森的信躺在桌上——
亲爱的琳:
想必你已经回到费沙了。你刚离开海尼森,你的朋友雪莉就打来电话找你了。
你和缪拉提督的事,我们在海尼森也有所耳闻。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你们真的结婚了,亚典波罗还亲自跑到帝国办事处求证,后来又听说是谣言。你一定被这件事弄得精疲力尽吧?
杨让我代他向你们问好。他和尤里安倒是讨论了一个晚上关于新闻史的发展问题.当然,亚典波罗也列席参加了。
海尼森一切都挺好的。我报名参加了一个烹饪培训班,好像有效果(这是杨说的)。杨还是老样子,不过在我的建议下,他开始早起慢跑了。其实是他称体重时发现自己居然稍稍胖了,加上亚典波罗说他越来越有中年人的味道。
尤里安和卡琳在学校里也很好。我估计到夏天时,他们可以提前修完学分毕业了。
亚典波罗整天忙大家的事,他的热情还是那么高涨,卡介伦一看见他就头疼。奥尔丹丝上周告诉我说,卡介伦认为让亚典波罗再次结婚,对大家会有好处,省得他像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不过,我看亚典波罗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波布兰和先寇布还是老样子,依旧在过着潇洒人生。我只是担心卡琳,这孩子总是想不开关于她父母的事,幸好尤里安一直在她身边。
昨天晚上,林兹来家里吃饭。他告诉我们,波布兰和先寇布想为高尼夫和布鲁姆哈尔特相亲。杨认为这是波布兰和先寇布怕自己“以丑衬美”。据上周《海尼森报》调查,纯良的男性会越来越受欢迎。大家决定今晚聚在老将酒吧,为纯良男性干杯。亚典波罗还提议杨任会长,我想没有会长津贴,杨大概会推掉的。
琳,虽然才分开一个月,我们真想你,如果你能住在海尼森就好了。希望今年圣诞节你能来海尼森。也许再过不久,我们就能方便去费沙游览了。
好了,先写到这里了。
祝:
好!

                       友:菲列特利加G杨
                     宇宙历八零一年五月三日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15)

“姐,快点啦!”朱迪在前面催道。
“知道了。”琳关上化装盒,塞进包里。她一直在怀疑,带朱迪来探视毕典菲尔特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朱迪退了两步,挽住琳的手,道:“你说今天会不会遇到别人?”
“别人?”琳奇道:“谁啊?”
“其他将军们,名人们啊!”朱迪双眼放光道。
琳敲了一下她的头,道:“少做梦了。真不晓得你怎么对那些人这么感兴趣。”自从大学毕业工作后,琳觉得自己的热情慢慢转向了温和,原先那种跳跃感极强的生活变成了闲淡悠然。琳本人是很满意这种转变,早年生活压力与创业艰苦让她感到疲倦了。不过,倒是有不少人批评琳是不思进取。
“他们可是新闻人物啊!主编说我们新闻工作人员应该——”朱迪说道。
“别忘了,你是业余兼职的。”琳打断她道:“再说,我一直反对你加入《费沙日报》。”
“拜托——咦?那不是——”朱迪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
琳瞄了一眼前面医院的大门后,立刻拖着朱迪躲到一边的灌木丛后,还一把捂住想嚷嚷的朱迪。
“放——呜——我——签——”朱迪挣扎道。
“开玩笑,放手才怪!”琳嘀咕了一句。
米达麦亚和夫人从医院出来,琳是想去打招呼的,可她一见罗严塔尔在,决定还是暂避为好。自从上次采访事件以后,琳对这位冷言元帅一直是“小生怕怕”,能闪则闪。
等那一行人上专车离开后,琳和朱迪才从树丛后钻了出来。
“姐,你疯了?”朱迪不满道:“那是帝国双璧哎!”
“我知道,我不想罗嗦,行了吧?”琳整理着头发。
“你害我少了两位伟人的签名。”朱迪指控道。
“伟人?”琳皱眉道:“只不过是两个活人罢了。你这是少女崇拜心理。”见朱迪的嘴角下垂了,琳又安慰了她一句:“行了,等他们成了‘银河双璧’,我一定主动替你要签名。”
“………………”
琳带着朱迪推开A2病房的门,见萧护士正在给毕典菲尔特喂药。
“嗨!毕典菲尔特。你好,萧护士。”琳向两人问好道:“这是我妹妹朱迪。”
“你们好。”萧护士向两人笑道。
“哈!总算有人来了,真是闷死我了。”毕典菲尔特吞下药后,说道:“
朱——朱迪,是吧?”
“是啊!我是朱迪。”朱迪走到床边,好奇的看了一下毕典菲尔特身上的纱布和脚上的石膏,道:“毕典菲尔特提督,痛不痛?”
“叫我费利兹行了。”毕典菲尔特说道:“当然不痛了。”
“看来你是好多了。”琳说道:“刚才我看见米达麦亚元帅和罗严塔尔元帅了。”
“他们来看我嘛!”毕典菲尔特晃了一下头,道:“其他人也来了。奥贝斯坦那老家伙没来,让菲尔纳来的。那老家伙来了,我要——”
“奥贝斯坦元帅很老吗?”朱迪问道。
“还好。”毕典菲尔特不得不承认奥贝斯坦还未满40岁,他又说道:“我说那家伙阴的像只老狐狸。”
“ 哦!原来这样啊!”朱迪明白了。
琳见两人聊得愉快,便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洗水果。”她拎起了茶几上的一篮水果。
“我也去吧!”萧护士说道。
两人走出病房,来到护士室开始洗水果。
“萧护士,毕典菲尔特挺——恩——难照顾吧?”琳问道。
“叫我秋雨好了。”萧护士微笑道:“其实他为人挺好的,就是有时候任性一点,嘴巴坏一点。”
琳叹了口气,说:“你可是辛苦了。”
秋雨依旧笑道:“我把他当成孩子来照顾,哄着他就行了。”
“他和孩子真的好像。”琳笑了起来。
“我接触了许多病人,在成人里又居高位的,像他那么单纯的是很少见了。”秋雨感叹道:“我都打算把他当成典型人物来写作了。”
“写作?”琳奇道:“原来你在进行创作啊?”
“谈不上伟大的创作。”秋雨谦虚道:“只是有时在文章上发表几首诗而已。”
“真不简单。诗其实是很难写的好的,一般轻易都不敢尝试。那你的署名是——”琳忙问道。
“是潇潇秋雨。”秋雨回答道。
“哇!”琳连忙在裤子上擦了一下手,握住秋雨的手,道:“原来你就是被评论界称为‘最受欢迎的业余诗人’的潇潇秋雨,失敬了!”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16)

琳和萧秋雨聊得极为愉快。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A2病房。
“…………就这么说定了。”里面传来朱迪的声音。
“什么东西说定了?”琳推门问道。
“嘻嘻,么什么。”朱迪扮了个鬼脸,不肯多说。
毕典菲尔特把头扭向琳道:“是这么回事——恩——把你妹妹借我几天,怎么样?”
“借你几天?”琳诧异道。
一旁的萧秋雨也摇头道:“用词欠妥。”
“就是我找她有事。”毕典菲尔特不理会琳和秋雨的字眼。
“什么事?”琳需要问清楚。
毕典菲尔特吞吞吐吐道:“你知道——恩——这个——我的伤要过几天——”
“两个月!”秋雨微笑着纠正他。
毕典菲尔特翻了翻白眼,继续道:“我不会吃了你妹妹的,我——我只是想请朱迪指导一下我手下的棒球技术。”
“棒球?”琳转向朱迪道:“你行吗?”
“我可是原来中学的棒球队队长哎!”朱迪高声道。
“你那是中学生的玩艺。人家现在是一群人高马大的军官,你凑什么热闹?”琳有些反对道。
“我听她说的挺内行的。”毕典菲尔特对琳道:“拜托你让她帮我几天吧!我保证我的手下不会欺负她。”
“我怕她欺负你们”,琳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她对朱迪道:“你不是还要上课吗?”
“杨教授能不让我及格吗?”朱迪笑眯眯的反问道:“可见签名是多伟大!”
“………………”
最后,琳在朱迪和毕典菲尔特的反复劝说下,只得同意让朱迪暂时担任棒球指导。不过,琳对朱迪提了三个条件:第一,不可以影响上课;第二,不可以和军官们没大没小;第三,不可以把将军单独丢下。
“将军?”毕典菲尔特皱眉道:“我说朱迪,你的男朋友是哪位上将?我怎么没听说?”
“男朋友?”朱迪愣了一下,道:“那是我养的猫哎!”
毕典菲尔特一付快晕倒的样子:“怎么把猫叫‘将军’,真是——真是有损我们的风度。”
“杨的猫叫‘元帅’。”琳笑道:“比你的级别高,如何,心里平衡点了吗?”
“哼!”毕典菲尔特懊恼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萧秋雨对琳使了个眼色,意思是“看吧!孩子一样的男人”。琳轻笑了起来……
朱迪打算继续和毕典菲尔特聊天,琳便先离开了医院。原本她打算去找梅姬一起吃饭,但她打电话过去,梅姬似乎在为一份计划书忙得团团转。琳不方便打扰她,只得和她约了周末再见。琳站在路边,深深的吸了口气,正打算拦车回家,包里的随身电脑响了起来,琳掏出来一看,是艾特哈尔的留言——
“中午一起吃饭?来军官俱乐部”
“有人请吃饭,也不错啊!”琳当下拦车,直奔军官俱乐部。
艾特哈尔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上,向琳招了招手。琳立刻走了过去——
“你们这儿进出问的可真详细。”
“你是第一次来,以后就不会了。”艾特哈尔微笑道:“这里一般是军官和少数军官亲友聚餐的地方。”
“环境还不错。”琳环视了一下,道:“刚才我去看毕典菲尔特了。”
“他恢复的挺快吧?”艾特哈尔一边说,一边向不远处的侍者打了个手势。
“看上去不像是从鬼门关回来的。”琳说道:“萧护士说他已经开始对医生护士嚷嚷要出院了。”
“他只是随便说说罢了。”艾特哈尔喝了一口红酒,道:“陛下已经让罗严塔尔元帅叮嘱他‘少安毋躁’了。”
两人愉快的聊着天,艾特哈尔对朱迪担任棒球指导一事倒是挺赞成的。此时,侍者将食物送了上来——
“咦?没见你点菜,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吃什么了?”琳好奇的问道。
“我们的口味差不多。我每次来吃什么,他们已经知道了。”艾特哈尔说道:“这里的侍者对手势很有研究。”
“是不是某人让他们操练出来的?”琳指的是艾齐纳哈。
“有可能。”艾特哈尔笑道。
“对了,你这几天不是很忙吗?怎么有空请我吃饭?”琳又问道。
“再忙也要吃饭吧!”艾特哈尔道:“我看见是中午了,猜想你大概还没吃饭。”
“差一点。”琳喝了一口红酒,道:“本来我要去找朋友的,结果她正忙着计划书。听她说,费沙要举行艺术节?”
“政府是有这个打算,正好是费沙大学校庆50周年。”艾特哈尔道。
“怪不得,我也收到一封校友请柬了,我还没看呢!”琳想起丢在一边的垃圾信件。
艾特哈尔微笑道:“另外,陛下希望以私人身份邀请海尼森方面的人。”
“海尼森方面?”琳惊喜道:“难道是——”
艾特哈尔点点头,说道:“先保密哦!”
“太棒了。”琳开心的说道。
“你的朋友,消息很灵通嘛!”艾特哈尔换了一个话题。
“你说梅姬啊?”琳说道:“她是在旅行社工作,那是当然——”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17)

生活,平淡、充实而幽默的持续着……
海尼森,老将酒吧——
男人们的聚会正在举行,话题的开始总是离不开女人——
“菲的手艺好了不少。”卡介伦晃着酒杯中的冰块说道。
亚典波罗摆了个不敢认同的表情,道:“算了吧!我可不敢忘了三个月前她请我喝白醋红茶。”
“难道奥尔丹丝的评价,你也不相信吗?”卡介伦反问道。
亚典波罗吹了个口哨,道:“嫂夫人的评语,在下绝对不敢反对。”
卡介伦对坐在对面的杨道:“你说呢?”
“啊!是不错。”杨微笑道。
“很没创意的答案。”一直没有开口的先寇布说道:“对待女性真是失礼啊!”
“对于我们以木讷著称的杨,还指望什么?”卡介伦的嘴不愧为同盟第一恶毒。
“喂!学长——”杨放下酒杯,正打算开始回击。
“对了,那位美丽的记者小姐怎么样了?”先寇布懒洋洋的说道。
“她没结婚,我已经证实了。”亚典波罗为大家添酒。
“菲收到琳的来信了,她——恩——很好。”杨满意的喝了一大口酒。在家里让尤里安管着,可不能这么舒心的喝酒。而且不妙的是,近来菲有向尤里安看齐的趋势。
“让人回味的女人。”先寇布沉吟道:“让人向往的费沙。”
“哈!去费沙晃一圈。”亚典波罗附和道:“来一趟疯狂之旅。”
“说到费沙,我正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卡介伦放下酒杯道:“帝国传来消息,希望邀请某人前往费沙一游——说你呢,杨!”
“哦?我?”杨抓了抓头发。
卡介伦继续说道:“准确的说,是伟大的帝国皇帝陛下以私人身份邀请你去费沙,去参加费沙艺术节。”
“艺术节——恐怕不是我擅长的。”杨对此并不太感兴趣。
“我说学长,作为嘉宾也不错。”亚典波罗兴致勃勃道:“你该不是懒得动吧?”
“去费沙看看帝国新贵们,费沙!”先寇布也赞成道。
“费沙的邀请上是‘原同盟元帅杨威利等人士光临费沙艺术节’。”卡介伦说道。
“‘等’?”先寇布挑了挑眉毛,道:“邀请的似乎不止是杨吧?”
杨想了想,道:“以语法而言,这是一种礼貌的说法。”
“管他礼不礼貌。”亚典波罗笑道:“我们就按字面理解好了。”
卡介伦抢先杨说道:“反正你也无法回绝人家的好意,再说是人家请客,你不妨带上卫队去费沙游览一下。”
“公费旅游吗?”杨微笑道:“学长对不花自己钱的东西是不会放弃的。”
“别人的好意嘛!”卡介伦说道:“你们这些不工作的家伙,怎么知道从天而降的资源是多难得。”
“是,是,我们的衣食住行都仰仗您。”亚典波罗调皮道:“我们还是决定‘杨舰队’的人选吧!”
“杨,首要人物。”先寇布细数道:“杨夫人,这是当然的;尤里安,必不可少的监——被监护人。”
“卡琳!”卡介伦补充道:“不用瞪我,先寇布!我可是把莎洛特的位子让出来了。”
“亲爱的学长,这样一支队伍自然少不了随行纪录者。”亚典波罗眨眼道。
“你要去抢琳的饭碗吗?”卡介伦开始在小本上纪录。
“我是去进行同行交流。”亚典波罗说道。
“既然是深入帝国,怎么能少了我们蔷薇骑士呢?”先寇布对杨道:“让智勇双全的在下随行,如何?”
“我们好像不是去作战吧?”杨抓了抓头发,道。
“你的保全公司呢?”卡介伦问先寇布道。
“交给林兹就行了。”先寇布一口饮干酒,道:“我和布鲁姆哈尔特随行。”
卡介伦在小本上记下后,又问杨道:“还需要什么人吗?”
明白自己是非去不可了,杨无奈的说:“啊!这个——人——人还是少一点吧!”
“波布兰呢?”亚典波罗问道:“他也一定会要求前往的。”
“恐怕他不能离开海尼森。”卡介伦合上本子,道:“飞行队需要去边境星域协助费雪绘制地图。”
“ 哦?他会哭的。”先寇布不怀好意道。
“ 不如去问问梅尔卡兹提督,要不要乘机回去探亲?”杨提了建议,但又问道:“人太多了,帝国那边会不会——”
“ 那可不是我们该担心的事。”卡介伦说道:“皇帝陛下盛情邀请,就让帝国的奥贝斯坦去头疼吧!”
“咦?怎么是他头疼?”亚典波罗问道。
卡介伦解释道:“这家伙是军务尚书,但目前还负责一部分国务上的事,所以——”
“达斯汀,好久不见了。”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
众人扭头一看:一个年近30岁,高挑身材,拥有健康古铜色皮肤的女人,正手持一杯酒微笑的站着。
让杨他们诧异的是,难得见亚典波罗张着嘴而说不出话来。
“ 别那么看着我,我们认识的,亲爱的前夫。”女人友好的提示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18)

老将酒吧,安静的一角——
“你看上去过得很好。”马蒂先开口了。
“啊!是还可以。”亚典波罗耸耸肩,道:“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
“别用这种语气,达斯汀。”马蒂皱眉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总还是做过一年夫妻的。”
“…………你过得怎么样?”亚典波罗苦笑了一下道。
“非常好。”马蒂愉快道:“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当形体教练很适合我。”
“听起来,你对过去的生活很不满意。”亚典波罗喝了一口酒道。
“达斯汀。”马蒂对他说道:“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你还放在心上吗?”
“我不是个小气的男人。”亚典波罗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提出离婚。”
“我不是说了吗?”马蒂叹了口气,道:“我们的性格根本就无法做夫妻。”
“我们相处的难道不好吗?”亚典波罗反问道。
“达斯汀,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之间的相处就像两个朋友,甚至是两个居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的房客。”马蒂顿了顿,说道:“那不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相处。”
亚典波罗没有说话。
马蒂接着说道:“当初你向我求婚的时候,我真的被你的热情和深情打动了。可是我们结婚以后,我却发现你对所有的朋友都是一样的热情和深情——”
“是吗?”亚典波罗喃喃道。
“是的。”马蒂转动着酒杯,道:“一个女人要的是丈夫对她的专注,而不是他像对任何朋友那样的感情。”
“我不能否认当时我太年轻了,结果——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亚典波罗低声道:“你却没有再给我机会。”
“达斯汀,当时我们都太年轻了。”马蒂幽幽道:“我想摆脱那种不被丈夫重视的生活。等你去军校以后,我更加无法忍受了。”
“如果当年我们好好谈一谈,也许——”亚典波罗沉吟道。
“我太了解你了,达斯汀。”马蒂微微一笑,道:“你希望过的是一种充满侠气的理想化生活。你会把热情投到生活上,而不是一个喜欢慢节奏生活的女人身上。所以,就算我们谈——算了,别再假设了。”
亚典波罗双手抱肩,道:“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要离婚的理由。”
马蒂把一只手搭在亚典波罗的肩上,道:“达斯汀,希望你别再恨我了。当时我太年轻了,可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不该不说清楚,只是让律师出面。”
“算了,马蒂。”亚典波罗说道:“我没有恨过你,只是一直不明白罢了。现在——我真的要反省了。”
“达斯汀,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真的。你需要的是一个跟的上你的生活,适合你的生活的女人。很可惜,我不是。”马蒂遗憾的说。
亚典波罗微微笑道:“我总算是对自己恢复一点自信了,不然我不是要为了爱伤心一辈子了?”
“去你的,又开始开玩笑了。”马蒂轻轻捶了他一拳,道:“别把自己说的像一个情圣。我都在怀疑你是为了结婚这个行为本身才向我求婚的,毕竟和婚姻内容相比,你对婚姻运作更有兴趣。”
“有吗?”亚典波罗眨了眨眼睛。
“当然有。”马蒂微笑道:“哦,达斯汀,真高兴我们还能像朋友这样聊天。”
“今天真是一次微妙的意外。”亚典波罗说道。
…………
亚典波罗走回原先的位子,杨递给他一杯酒。卡介伦回头看了看正走向酒吧门口的马蒂,问亚典波罗道:“解决了?”
“只是谈开了。”亚典波罗喝着酒道。
“那就好。”卡介伦点头道:“亚典波罗,没受什么打击吧?”
“哪有?”亚典波罗笑着反驳道:“我现在是一身轻松。”
“哦?要和我一起去狂欢吗?”先寇布问道。
“好主意!”亚典波罗伸了个懒腰道。
“无良识的夜生活。”卡介伦摇摇头,对杨说道:“我要回去了,送你一程?”
“啊!一起走吧!”杨喝光了酒杯中的酒。
“呦,值得同情的已婚男人。”亚典波罗嘲笑两位学长道:“比在军校时还遵纪守法。”
“别好了伤疤忘了疼。”卡介伦回击道,又对先寇布点头道:“我们先走了。”
先寇布举杯向杨和卡介伦示意,便继续和亚典波罗闲聊……
“亚典波罗没事吧?”卡介伦推开酒吧大门时问道。
“不会有事的。”杨扣上衣服的扣子,道:“那一直是他的心结,现在解开了就没事了。”
“他平时一付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态度,其实对很多事情还是看的很重的。”卡介伦说道。
杨点点头,道:“亚典波罗的心思很细密,只是平时他为了过得简单愉快而选择了刻意去忽视某些事。”
不管怎么说,两人都为学弟能解开藏在心里的心结,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7-3 14: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19)

杨宅,海尼森标准时间,早晨六点三十分。
“亲爱的,该起床了。”早已穿好衣服的菲在杨耳边轻声唤道。
“恩——”估计杨还在梦神那里喝茶。
“亲爱的,已经六点三十分了。”温柔的菲再次轻唤。
杨挪动了一下,口齿不清的喃喃道:“六点——恩——睡一会儿——”
“亲爱的。”菲只得拍拍杨的脸颊,道:“该起床晨跑了。”
“再睡一会儿。”杨依旧不愿睁眼。
“杨!”菲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快起来了。”
“我不要晨跑,我要再睡一会儿。就十五分钟,不——十四分钟——”杨终于睁开了眼,哀求道。
“亲爱的,是你自己说要晨跑的。”菲坐在床沿上。
“可我根本就没胖啊!”杨不满道:“计划应该是灵活机动的。”
原来不久前,杨在称体重时发觉自己的重量有所上升,再加上亚典波罗说中年人发胖是正常的之类的话,让杨下决心早起晨跑减肥。在尤里安和菲的监督之下,杨倒是出人意料的坚持了几天。可两天前,杨再次称体重时,无意中发现了自己长胖的原因——元帅将自己的一只爪子搭在电子标准称上……于是,杨立刻放弃了晨跑。
“咚咚”,菲打开了卧室的门,一向早起的尤里安正站在门外,元帅在他脚边亲昵的蹭着。
“提督还是不起来吗?”尤里安问道。
“还是你来想办法吧!”菲无奈的笑道:“我去准备早餐。”
尤里安走到了床边,元帅则按惯例跳上了床。
“提督,杨提督。”尤里安唤道。
“啊!尤里安,乖孩子,再让我睡会儿。”杨用被子包住脑袋说。
“杨提督!”尤里安将被子拉下,道:“你身为一家之长,应该起到带头作用,怎么——”
“尤里安。”杨失去了被子依靠,只得半趴在枕头上,道:“一家之长不起来,生活还是会进行下去的。”
“提督!”尤里安不满道。
“好了!好了!我起来了。”杨坐了起来,道:“尤里安,少年人不要那么严肃,会变老的。”
“………………”
元帅靠在杨的身上“喵喵”的叫着,杨用一只手搔着它的下巴:“元帅越来越胖了,上次差点被它骗了。”
“哎!”尤里安拉开了卧室的窗帘,让海尼森清晨的阳光洒了进来:“我打算让它好好锻炼一下。”
“喵”,元帅偎倚在杨的怀里,哆嗦了一下,看来对尤里安的提议比较感冒。
“对了,提督。”尤里安问道:“帝国邀请我们去费沙,您是怎么看的?”
“应该是皇帝陛下的私人意见吧。”杨盘腿坐在床上道:“他对我一直很感兴趣,这次费沙艺术节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那么帝国不会有人反对吗?”尤里安又问道。
“我想开始时是有的,特别是帝国军务尚书奥贝斯坦。”杨一边扣着上衣的扣子,一边说道:“不过,尤里安。随着双方通商等一系列事务的开展,两边民间的往来会越来越多。这个时候,高层一定会作出姿态来表示赞同,而让原先直接敌对的军方人士开始就是比较好的做法了。帝国绝对不会有人反对。”
“那么提督岂不是被利用了?”尤里安皱眉道。
“啊!这个——基本上我不反对。”杨微笑道:“至少还有利于和平。尤里安,你要记住,在历史上双方建立完全正常化关系以前,民间外交是很重要的。我原来是同盟军人,带有军方的色彩;现在则是普通公民,很难找出这样符合条件的人选了。”
尤里安又问道:“提督,我们前往费沙,在安全上——”
“尤里安,你放心好了。”杨说道:“我们前往费沙,再安全不过了。”
“哦?”尤里安很惊讶。
“第一,这是皇帝陛下的邀请,费沙会特别重视,私事变成公事,也算是当权者的悲哀吧!第二,现阶段在帝国范围内,不会有人借危及我们的安全,造成两边关系的紧张的。”杨解释道:“帝国会比我们自己更重视我们的。”
“原来如此。”尤里安舒了一口气道:“那我们可以安心准备启程了。”
“是这样的,不过——”杨抓了抓头发,对尤里安道:“尤里安,去准备些饮料和食物吧!”
“啊?”尤里安瞪大了眼睛。
“我怕上门‘请战’的人会不少。”杨苦笑道。
“………………”
“亲爱的。”菲走进来说道:“先寇布打来电话说昨晚亚典波罗喝醉了。”
“啊!原来他们是这样狂欢的。”杨喃喃道,又立刻问菲:“他没什么吧?”
“应该没什么。”菲说道:“先寇布把他送回父母家了。”
“亚典波罗提督的反应怎么这么大?”尤里安不解道。
“他的心结是解开了,可还需要一个过程。”杨从床上跳了下来,道:“心里一直纠结了很多年,一下子放掉了,从心理上而言需要一个缓冲。”
“所以他选择用喝酒。”尤里安点头道:“这大概就是提督所说的心理上的某种‘仪式’吧?”
杨微笑着点头,菲上前替他拉好了衣领,又对他说道:“要不要请他来吃饭?”
“我想这个时候,他的父母对他的安慰要比朋友的同情好。”杨耸肩道。
“那倒是。”菲轻笑了一下,说道:“以他的个性,大概用不了多久就会活跃起来的。”
“啊!真是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杨羡慕道。
“亲爱的,你也很年轻——”菲搂住了杨的脖子,深情的吻着……
尤里安早抱着元帅退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这对有情人……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3-1-28 14:55 , Processed in 0.489328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