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00: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129

“你怎么没说害得我丢了工作?”艾琳口气生硬道。
“哼,是谁帮你找到一份高薪工作的?”罗严塔尔反问道。
原来与罗严塔尔发生争执的女人在艾琳的老板面前嚼了舌头,于是艾琳被扫地出门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啊!”艾芳不禁说道。
“有什么样的男人,他的女人也好不到哪儿去。”艾琳挑衅的看着罗严塔尔。
“说的好。”罗严塔尔不怒反笑道:“我的女人的确是恶劣到和我差不多。”
“你——”自知失言的艾琳涨红了脸。
“等一下,等一下。”艾芳问道:“那艾琳怎么会到你家去工作的?”
“这个女人来找我理论,大概是别有用心吧!”罗严塔尔淡淡的说道。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厚颜无耻吗?”艾琳回击道:“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总算,大家隐约明白了两人这么一来一往的情况,可能是在争吵下隐隐藏着一份初见时的欣赏,最后不知怎么的艾琳居然搬进了罗严塔尔的家里,做了他的私人秘书。
“欣赏?我会对这样的男人欣赏?”艾琳大声说道。
“艾琳。”艾芳劝道:“你连菲利都生了,何必——”
“我——”艾琳一时无语。
“精彩,实在是精彩。”先寇布大笑道:“我可以问后面的事吗?”
卡琳也瞪大了眼睛,似乎对两人之间怎么搅出菲利也很有兴趣。
“她跳进我怀里的。”罗严塔尔挑了挑眉。
“我跳进——”艾琳没好气道。
“你敢否认?”罗严塔尔抱着双肩。
艾琳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否认。她恨死了那个晚上的雷雨,自己从小就怕打雷——结果自己就这么跳进了罗严塔尔的怀里。
罗严塔尔对于送进怀的可口蛋糕自然不会放过,更别说艾琳这个女人总是能抓住自己的注意力吧!
不过,在场的每个人都明白,如果两人之间没有感情,事情也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听上去不是很好吗——那后来呢?”艾芳吞吞吐吐道。
“哦,那可要问问这位号称是出身名门的贵族小姐做了什么了。”罗严塔尔冷笑道。
“我做了什么跟阁下有关吗?”艾琳同样冷笑道:“再说我为了应付上门的怨女们,也没有时间做什么吧?”
“没有时间?”罗严塔尔点了一支香烟:“你跟你那些不正常的朋友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这叫没有什么?”
“你凭什么侮辱我的朋友!”艾琳愤然道:“我们自己成立的旅行协会有活动,难道我不可以参加吗?”
“女人——哼,一群没有水准的乌合之众罢了。”罗严塔尔扯了扯嘴唇。
其他人总算听懂了:这两个人都极有自我,谁也不肯让步,结果一个认为对方风流放荡,大男子主义;另一个则认为对方不够安分,且有点看不起女人之间的友谊。
“其实——你们连菲利都——退一步不就没事了吗?”艾芳摇头道:“后来那怎么会闹的这么严重呢?”
“这件事可能怪我。”一直立于窗口的女人说道。
“………………”
“艾琳跟我过去就认识。”女人说道:“不久前我得罪了黑道上的人,急需要一笔钱用。那个时候艾琳已经生了菲利,正准备结婚——我虽然开了口,但也没有抱很大的希望。结果有一天,她突然拿着一些珠宝来找我——”
“那是罗严塔尔家的珠宝。”罗严塔尔森然道。
“我说过问你借钱的,你却边嘲笑边拒绝我。”艾琳指责罗严塔尔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5: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130

“我怀疑你是否能处理你们女人间的经济问题。”罗严塔尔语气淡淡的说道。
“你已经自大到认为只有你才有资格处理朋友的事吗?”艾琳咋舌道。
先寇布微笑着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还不时的挑挑眉,做出一付惊讶的表情。
“罗严塔尔元帅,如果你有不平,大可对着我来,用不着和艾琳纠缠不清。”女人冷冷的说道。
“莫妮卡,这事与你无关。”艾琳对她说道:“他是看不起女人才故意挑衅的。”
“看不起女人?”先寇布向罗严塔尔瞄了几眼,向旁边挪了挪,表示不介入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在下不敢。”罗严塔尔皱眉道:“只是对你那种表示友谊的方法表示怀疑。”
“难道女人就不能有友谊了吗?”艾琳大声反驳道:“在你眼中,只有什么战争下的男人友谊才是伟大的,我们这些平凡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不是吗?”
被说的面色发青的罗严塔尔冷哼了一声。
“算了算了,艾琳。”艾芳劝道。
“你别管,艾芳。”艾琳握住拳头道:“我说到他的痛处了,他一向自认为高高在上,根本就把我当成是他的附属物,把我的世界贬的一文不值。”
“真过分。”卡琳嘀咕了一句。
“恩——听上去好象不太妙啊,老弟。”先寇布说道。
“不告而别的人是你吧。”罗严塔尔自知自己有错,只得又换了一个话题。
“你是我什么人呐?凭什么管我?”艾琳反驳道。
“艾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好歹罗严塔尔总是要和结婚了。”艾芳不赞同朋友的偏激之言。
“我还没有结婚呢。”艾琳嘴硬道。
“容在下说一句。”先寇布开口道:“克劳希女士,你这么说可有点强词夺理了。”
“是啊是啊,先寇布先生说的对。”艾芳赶紧说道:“你跟罗严塔尔连孩子都有了,何必呢?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哼,我还没提你抛下孩子自己跑了这件事。”罗严塔尔说道。
“罗严塔尔,你这么认为就不对了。”艾芳解释道:“你不知道,艾琳一直很关心菲利的,差不多每隔两天我们就见一次。她第一次主动来找我时,我还吓——恩,别瞪我,渥佛不知道——对了,艾琳,罗严塔尔可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爸爸,真的,我家渥佛都比不上。”
“是吗?”罗严塔尔和艾琳异口同声道。
“真是难得啊,花花公子还能成为好爸爸。”艾琳表示怀疑。
“没有,罗严塔尔现在可不是什么花花公子,他从来不招惹女人的——你们说,是吧?”艾芳求助的向其他人望去。
先寇布耸耸肩,表示自己不发表意见;卡琳为了不扫艾芳的兴,只得随意的点点头。
“艾琳,人都是会变的,想不开只会苦了自己。”莫妮卡很公平的说了一句。
艾琳站了起来:“变也罢,不变也罢,随便他吧!”她想往外面走去。
“你还想走吗?”罗严塔尔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又想一走了之?你还是说比做厉害的不成熟女人。”
“放开!谁一走了之了?”艾琳又开始挣扎起来。
“你们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嘛!”艾芳上前想拉开两人。
“得了得了,何必如此呢?”先寇布也劝道。
“你别动(你放手)!”两人谁也不肯认输,扭在了一起——
“哎呀!”艾芳突然摁住自己的肚子倒在了沙发上…………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5: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131

“艾芳,你没事吧?”艾琳连忙问道。
“你们好象撞到她了。”先寇布弯下腰扶住了艾芳。
“米达麦亚夫人,你没事吧?”罗严塔尔也急道。
“啊——她……她——”卡琳突然惊呼起来。
“怎么了?”先寇布皱眉道。
“血——米达麦亚夫人在流血!”卡琳尖叫道。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连忙低头看去——艾芳神情痛苦的抱着肚子,而血正不住的从裙子中渗出来。
“天哪!”艾琳被吓呆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罗严塔尔手忙脚乱起来,他只记得在和艾琳拉扯时好象是不小心推了一下艾芳。
“别动!”莫妮卡将罗严塔尔推到一边,她蹲下来检查了一下,立刻说道:“我想艾芳可能会流产。”
“流——流产!!!”罗严塔尔张口结舌道:“不——我——”
“她还在流血啊!”卡琳也急得团团转,她掏出手帕想帮忙,但又实在插不上手。
“艾芳——艾芳,你怎么样?”艾琳不住的在艾芳额头上擦汗。
“你们还愣着干吗?”莫妮卡冲着两个不知所措的男人叫道:“还不帮忙!”
一向只有指挥别人,还是千军万马的两个优秀男人居然同时说道:“帮——我该做什么——她还在流血!”
“走开走开!”莫妮卡不耐烦的推开两个男人:“哪个女人流产不流血的——一群没用的家伙!”
“………………”
“艾琳,你看一下她严重吗——你们还站着干吗?还不去叫医生——算了,去开车啊!艾芳需要医生!”莫妮卡恨不得踹两个男人两脚:“卡琳,去把手帕浸湿,给艾芳擦汗——快去啊!”
于是,众人立刻开始行动起来,莫妮卡则一把抓过桌上的裁纸刀,三下两下划开艾芳的裙子以减轻她的负担,一边还不住的指挥…………
走到外面的两个男人不由得相互苦笑了一下,但在眼神中却流露出担心、无奈……和一丝害怕……
………………
“通知米达麦亚没有?”艾琳主动问道。
“通知了。”罗严塔尔有些无立的靠在椅子上:“他从舰队赶回来要三小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交代?”
“全是我不好,如果——”艾琳也开始自责道。
“算了——”罗严塔尔苦笑了一下,眼神中不再有平日的嘲讽:“我们真难得心平气和的说话——居然是 在这样的场合下。”
“艾芳不会有事吧?”艾琳看着手术室的门,奶油色的长发垂了下来。
罗严塔尔将她的头发别到耳后,坚定的说道:“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
“艾琳。”过了一会儿,罗严塔尔忍不住问道:“你生菲利时——也是这样吗?”
“流产和生孩子不是一回事。”艾琳说道:“不过——也许差不多。对了,那时候你在海尼森。”
“艾琳。”罗严塔尔轻声唤道:“找个时间一起去看看菲利,好不好?”
“好。”艾琳轻声道,垂下的眼神落在两人交握的双手上…………
“你在发抖?”莫妮卡看了一眼靠在墙上的卡琳。
“没有。”卡琳低下了头。
“别撑了,你需要咖啡。”莫妮卡说道。
“我去买咖啡,看来大家都需要。”先寇布起身道:“全都是不加奶,半勺糖,对吧?”
此时,急诊室的门突然开了,护士跑出来道:“情况特殊,我们不能用血液替代品…………”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5: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132

“那——”艾琳正想开口。
“别罗嗦了。”莫妮卡当机立断道:“我是O型血,我来。”
“可——”罗严塔尔还想说什么。
“艾芳是我的朋友。”莫妮卡一边走一边说道:“女人之间的友谊通常也不是那么无聊的。”
“………………”
………………
“喝下去!”先寇布把咖啡送到卡琳的嘴边。
卡琳没有拒绝,乖乖的把咖啡喝了下去。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呜咽:“米达麦亚夫人会不会死?她流了许多血——”
“你是上过战场的人,怎么那么脆弱?”先寇布拍了拍卡琳:“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害怕…………我好害怕——”卡琳终于开始小声的哭泣起来:“妈妈——妈妈也流了许多血——她受了伤,后来她死了——我害怕——”
“听着!”先寇布严肃的对女儿说道:“在里面的是米达麦亚夫人,她不会死的。”
卡琳靠在父亲的怀里,渐渐的止住了哭声,而先寇布则半闭起了眼睛,一个一直烙在心上的面容似乎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一会儿,莫妮卡走了出来,她对立刻围上来的众人挥挥手道:“医生还在动手术,我们最好保持冷静。”
“莫妮卡,护士说你抽了600CC的血。”艾琳担忧道:“要不要——”
“卡琳,陪莫妮卡去休息一下。”先寇布稳稳的架住莫妮卡,对卡琳说道。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莫妮卡低声道。
“卡琳。”先寇布皱了皱眉。
卡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莫妮卡扶到休息室去了…………
“艾芳——艾芳——”米达麦亚一路狂奔过来。
“不是吧?才一小时。”先寇布喃喃道。
“米达麦亚,艾芳在里面——”罗严塔尔起身道:“对不起,米达麦亚,我实在不知道——”
“我自己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米达麦亚苦笑道。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艾琳低头说道。
米达麦亚想开口说什么,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急诊室门口不住的走动,还时不时的在门口拼命的张望。
“米达麦亚提督,令夫人已经在接受治疗了,应该没事的。”先寇布开口道。
“艾芳——我实在是——当然,这不是你的错,奥斯卡,艾琳。”米达麦亚来回不住的走。
罗严塔尔知道米达麦亚希望自己有一个女儿已经很多年了,而且他更关心躺在里面的妻子…………
“恩,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卡琳小声的说道。
莫妮卡睁开了眼睛:“不用了——你哭过?”
“…………没事。”卡琳摇头道。
“如果我的女儿活下来,也该有你那么大了。”莫妮卡突然幽幽的说道,没有去看卡琳吃惊的样子:“我唯一的女儿。”
“她——恩——”卡琳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流产了。”莫妮卡平静的说道:“她根本就没有成形。”
“………………”
“像你那么大的时候,我跟你一样倔强——我也是被家人宠着的娇小姐,只是没有你幸运。”莫妮卡闭上眼睛回忆道:“因为年轻不懂事,我跟男人同居——被抛弃后就流产了,而且不能再有孩子了。”
“你——”卡琳不敢相信她的身上居然会有那么多的灰色故事…………
生活的日历有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5: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133

“而你有那么多亲人朋友可以不住的关心你。”莫妮卡看着卡琳:“可以让你保持着纯真的特质。”
“………………”
“卡琳,我无意抢走你的父亲,更无意替代你母亲的位置。”莫妮卡坦然道。
“我——”卡琳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
“我和你父亲只是相互为伴。”莫妮卡挥手道:“你母亲一直都在他的心里,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甚至包括你。”
“我——我讨厌他的生活论调。”卡琳说道。
“如果你的母亲当年没有说什么,你没有资格评论上一代的事。”莫妮卡站了起来:“我去看看其他人。”
卡琳一个人坐在那里——妈妈是不是说过他是个最让人安心的男人,当时她的神色似乎那么幸福…………
………………
“怎么样了?”杨问道。
“已经没有事了,米达麦亚提督说艾芳需要休息。”菲说道:“尤里安又陪卡琳去医院了。当时刚送医院的时候,可把所有人吓死了。”
“卡琳和先寇布好象有和解的迹象。”杨说道。
“听尤里安说,这好象是那位莫妮卡女士的功劳。”菲笑道:“对了,亲爱的,你这几天怎么不去学校?”
“啊——啊,再说吧!”杨实在是有苦说不出来:只要自己在学校出现,哪个贝茜就缠住自己。现在的少女怎么对偶像崇拜这么——哎!自己又不是什么伟大的偶像…………
………………
“………………”
“别瞪了,你必须喝掉它。”琳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补药倒给微笑。”
“很苦的。”朱迪哭丧着脸道。
“谁叫你——”琳又开始数落起来。
“我喝,我喝,我马上喝。”朱迪赶紧一口喝干了补药:“哇!好苦!”
“本来你回家不是挺好吗?”琳说道。
“反正还要回来,多麻烦啊!”朱迪吐了吐舌头。
“哪有还没结婚就住到男方家里去的,姨妈见了——”琳皱起了眉头。
“我妈才不会介意呢,再说我舍不得巴尔。”朱迪笑道:“对了,毕典菲尔特老兄不是说他和欧根他们来看我吗?”
“你能不能安分一点?”琳瞪了她一眼:“人家有人家的事,你也好好的给我养着。”
“哈哈,杜小姐,你放心好了。”正好走进来的拉贝纳特笑道:“我们家少爷和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真是麻烦你们了。”琳笑道:“我家朱迪很皮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那里。现在她可是重点保护对象。”拉贝纳特建议道:“我看还要给她加点营养。”
“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琳不住的点头道:“我知道有几个偏方…………”
“不是吧?”朱迪哀号道:“救命啊!”
………………
“哦?你是说‘狮子之泉’已经开始布置了?”亚典波罗感兴趣道。
“我正好碰见缪拉提督——他要去为朱迪办休学——是他告诉我的。”布鲁姆哈尔特回答道。
“那我可一定要去看看——马上就去!”亚典波罗立刻跳了起来,还顺手摘走了尤里安的帽子。
“亚典波罗提督——”尤里安说道。
“尤里安,帽子借我——不用等我吃饭了。”已经跑远的亚典波罗丢下一句话。
“………………”
“我觉得应该给亚典波罗按个减速器才行。”杨无奈的笑道。
“太正确了。”每一个人都赞同杨的看法,亚典波罗的行动实在是太——哎!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6: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134

“梅姬,我看不见你啊!”琳奇道。
“我的终端快没电了!”梅姬说道:“琳,我现在在‘狮子之泉’,这里很忙,我可能不能去看朱迪了。”
“没有关系,我会跟她说的。”琳笑道:“听上去你那儿好热闹啊!”
“实在——你先放在那儿——一团混乱。”梅姬无奈道:“同事说请了一位帮忙的过来,结果到现在——等一下——琳,我先挂了,我好象找到他了。”
“快去忙吧,真是辛苦了。”琳赶紧说道。
梅姬关上终端,三步并两步上前猛拍了一下一个东张西望的戴鸭舌帽的男人:“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什么?”那个男人愣了一下,但在仔细看了看梳着两条马尾巴的梅姬以后,不禁吹了声口哨,笑道:“我来了一会儿了。”
“请你来是做事的,不是到处乱晃的。”梅姬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先检查一下每一个帐篷是不是已经固定了,然后…………”
“没问题,小姐。”男人眨了一下右眼,脸上的几粒雀斑也跟着调皮的跳了几下。
梅姬一刻不停的忙着:她清点了桌椅;检查一些必备物品是否到位;还亲自数了数要发出去的请柬…………
“小姐,你交代的事已经做完了。”男人一手晃着帽子,一边悠闲的说道。
“你的速度挺快的。”虽然梅姬对有些油腔滑调的男人过敏,但基于他认真的态度还是夸了他一句。
“多年的习惯了。”男人调皮道。
“我会给你加薪——”这时,梅姬的终端突然响了起来——
“梅姬啊!我手头实在是派不出人来了,你自己想办法吧!先这样了。”机器中的话一完,对方立刻就挂掉了。
“………………”
“………………”
“你——你不是家政服务的?”梅姬瞪着眼前笑眯眯的男人。
“我偶尔也做做家务。”男人说道。
梅姬看着他一身工作服似的打扮:“你——你到底是谁?”
“小生达斯汀亚典波罗。”亚典波罗笑着欠了欠身:“很高兴认识你,勤劳的小姐。”
“………………”
………………
“听说大公及大公妃会赶在游园会前回来。”艾特哈尔说道。
“目前‘狮子之泉’已经在着手准备了。”克斯拉笑道:“我也要指定安全计划了。”
“听说你向陛下汇报那件事了?”梅克林格问道。
克斯拉看了一眼毕典菲尔特后说道:“既然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我想解决起来也不是一件麻烦的事。”
“近来的事的确很多。”艾特哈尔说道:“所幸的是没有坏事发生。”
“三位元帅大人各有事忙,这段时间也不会经常到俱乐部来了。”梅克林格说道:“对了,我听说陛下有意让法伦海特长驻伊谢尔伦。”
“是吗?”艾特哈尔表示惊讶。
“可能有些职责有变化,连我们都会有所变动的。”梅克林格点头道。
“毕典菲尔特,今晚你怎么这么沉默?”克斯拉问道。
“啊?”毕典菲尔特回过神来。
“是啊。,费利滋。”艾特哈尔也问道:“正个晚上你都心神不定的。”
“啊——卡滋夫人要来了。”毕典菲尔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梅克林格轻笑道:“就算有人担心,那也不该是你啊。”
“不是——我是想让海伦——”毕典菲尔特为难道。
“你又想干什么了?”艾特哈尔笑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7: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135

近来,杨一直比较烦,应该是比较无奈吧。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结了婚的平凡的中年(这点杨可不同意)的男人,哪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吸引贝茜呢。而贝茜——哎!简直就像个热恋中的少女一样,对杨是猛追不舍。杨更加喜欢当年菲的温柔含蓄了,他真不明白那些名人都是如何应对的。
“杨大哥,来我家玩嘛!”
“杨大哥,我的衣服好不好看?”
“杨大哥,我好喜欢你,我听爸爸说你特别伟大!”
“杨大哥…………”
………………
杨瞪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杨威利啊杨威利,你一没貌二没才,有什么魅力能搅的小姑娘不得安生呢?
每一次,杨都很委婉的想拉开和贝茜的距离,奈何贝茜太过于热情,再加上杨不忍出重言伤人,结果现在——哎!杨抓了抓头发,一付很伤脑筋的样子。
“亲爱的,快去吧!”菲为杨穿上了外套。
“菲——”杨有点担忧的说道:“你真的不要紧吗?”
“没事的,等一下我去躺一小时,不,两小时就好了。”菲微笑道,但依然可以看出她的脸色很差。
“可是——所有的人都出去了。”杨在菲的脸上吻了吻:“你真的没有事吗?”
“有元帅陪我呢。”菲问道:“等一下库柏也会来的。”
“好吧,那——我会很快回来。”杨拿起了一叠稿子离开了住处…………
………………
梅姬实在是服了亚典波罗了,自己无论走到哪里,这个油腔滑调的男人总是会出现:自己在宿舍里等外卖时,送货上门的是他;自己去买衣服时,突然跳出来评价的也是他;现在自己临时带团,这家伙居然混到旅行团去了。
“各位,请往这边走,这边摆放的是地球时代东方一个叫中国的国家的书画作品。”梅姬非常专业的介绍道:“大家可以看出它们与刚才所见的同时代的西方作品有明显的差别。”
参观者彼此不住的议论,还时不时的向梅姬提问。
“你说的没错,太太。”梅姬笑道:“东方的书画注重写意,所以从画面来看,人物在外貌上看不出来有特别美丽之处,因为——”
“如果梅姬小姐被画在上面的话,肯定会非常迷人。”亚典波罗向梅姬调皮的挤了挤眼睛。
“你——谢谢。”梅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第N次被亚典波罗打断。由于亚典波罗的行为,旅行团的人已经开始怀疑他们俩的关系了。
“不客气。”亚典波罗吹了一声口哨。
“………………”
“请大家仔细看这一幅。”梅姬将自己的辫子甩到了脑后,招呼大家道:“这是一幅古代仕女图,所谓仕女就是——”
“对不起——”亚典波罗举起了双手,再一次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每一位只能问一个问题。”梅姬觉得已经忍无可忍了,天知道这家伙又会说什么。
“不,我只想做一点评论。”亚典波罗一本正经的说道。
难道这家伙精通书画吗?梅姬不禁说道:“请说。”
“我觉得你比画上的仕女更漂亮。”亚典波罗一手捂住胸口道。
“………………”梅姬涨红了脸,已经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其他人全都笑了起来,大家再也没有心思看什么展览,而将注意力放在了亚典波罗和梅姬的身上。大家纷纷猜测两人是不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情侣。几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还不住的暗示梅姬不要对英俊帅气的亚典波罗太凶…………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7: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136

“亚典波罗先生——”梅姬无力道。
“小生在。”亚典波罗立刻从她的身后跳了出来。
“你已经搅了我的工作计划,现在——”梅姬瞪着亚典波罗,可惜那双大眼睛威胁力不够:“你究竟要跟到什么时候?”
“小生只是打算送你回家啊!”亚典波罗微笑道:“这是侠义之举嘛!”
“你到底想干什么?”梅姬生气道。
“我的心难道你还不明白?”亚典波罗夸张的拉起梅姬的手,放在自己的心上。
“你——”梅姬猛得抽回自己的手,这个男人怎么——才见了自己几次面就一付爱上自己的样子,还用这种流里流气的态度对自己。听琳说,他还是什么同盟的将领呢,真是——
“感觉到了吗?”亚典波罗微笑道。
梅姬说道:“亚典波罗先生,对于你的行为我无话可说。但是我对油腔滑调的男人过敏。”
“我是很真诚的啊。”亚典波罗开始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是吗?真看不出来。”梅姬忍不住讽刺了一句,又说道:“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否则——”
一直笑眯眯的亚典波罗突然收起了笑容,大步上前将梅姬困在自己与墙中间。
“你——你想干什么?”梅姬吓了一跳,这家伙不是突然想非礼自己吧?
“别说话。”亚典波罗在梅姬的耳边低语:“有情况。”
“你走开啦!”耳边的低语让梅姬开始脸红,这个男人靠的太近了——奇怪的是他身上并没有一般花花公子使用香水味道,却有一股原野微风的感觉。
“乖乖,别动。”亚典波罗在她的鼻尖说道,神色却是惊讶、不信和困扰。
梅姬觉得自己的腿也开始发软了,她双手撑在亚典波罗的肩上,轻声道:“拜托,你先走开——”
亚典波罗放开了梅姬,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招了一辆无人计程车。亚典波罗在梅姬的脸上啄了一口后,将她塞进车里:“乖乖,你先回去,我有急事。”
“喂!你——”梅姬一手抚着被亚典波罗啃过的地方,一边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亚典波罗回身向梅姬挥了挥手,又送了个飞吻给她,立刻跑远了。
车上的梅姬带着懊恼、羞涩和一点点心跳的感觉回到了家…………
………………
杨带着十二万分的歉意推开了门,自己说好会很早回来的,可——
“啊!杨元帅,你总算是回来了。”库柏满脸着急的冲到了他的面前。
“恩——我的终端又忘带了。”杨说道:“怎么——”
“您夫人晕倒了,我急的都没办法了,幸好先寇布和布鲁姆哈尔特大人回来——”库柏一口气说道:“他们送您夫人去医院了。”
“啊!”杨吃了一惊。
“尤里安和卡琳也去了。”库柏又说道:“您还是快去吧!”
“啊!我马上就去。”杨立刻扭头出了住处。
………………
“杨提督,杨夫人可能只是感冒。”布鲁姆哈尔特说道:“不会有问题的。”
杨点点头,脸色依旧是很平静,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要是我留下来就好了。”尤里安自责道。
“尤里安,这不是你的错。”杨苦笑道:“是我太大意了。”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8: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137

“学长!”亚典波罗怒气冲冲的立在杨的面前。
“亚典波罗提督。”尤里安惊讶道:“你——”
“学长,我有话跟你说。”亚典波罗把杨拖到了一边。
尤里安担心的想跟过去,却被先寇布给拉住了。
“学长,你太过分了!”亚典波罗直接的说道。
“啊——我真的没有想到——”杨叹了口气道。
“你既然知道菲身体不好,怎么还能——”亚典波罗质问道。
“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我已经尽快赶回来的。”杨有些为难道。
“学长,我一直对你的人品敬重有加,但是——”亚典波罗摇头道。
“人品?”杨愣了愣:“没有——那么严重吧?”
“学长,你居然认为不严重?”亚典波罗满脸怒意:“菲为了你跟别的女人——”
“等等,等等。”杨连忙摆手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当然是你和贝茜约会的事了,我亲眼看见的。”亚典波罗说道:“所以菲知道了以后才会气晕的。”
“…………谁告诉你的?”杨无力道。
“我亲眼看见的,还有假吗?”亚典波罗大声道,惹的其他人都向他看去。
“达斯汀,连我也不知道菲为什么会晕倒啊!”杨有些啼笑皆非道。
“啊?”亚典波罗眨了眨眼睛。
“你大概是看见我和贝茜在一起了。”杨微笑道:“今天我去学校,结果——她把我拖到了酒吧向我表白。我跟她好好的谈了一次,解开了她的心结,所以我回来晚了,结果——”
“可是——可是我看见你吻了她啊!”亚典波罗结结巴巴的说道。
“吻?”杨想了一下,说道:“最后我给她祝福,所以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啊。”
“………………”
“杨提督,你们——”尤里安看了看站在角落里亚典波罗:“亚典波罗提督没事吧?”
“没事。”杨笑道:“他只是在哀悼报道失实。”
“………………?”
“杨先生。”医生从急诊室里走了出来,大家立刻围了上来。
“杨夫人没事吧?”“她没事吧?”“要不要紧?”每个人都七嘴八舌的问道。
医生笑着摆了摆手道:“杨夫人没有什么事——不过,杨先生,恭喜您了。”
“啊?”杨呆呆的站着,没反应过来。
先寇布第一个明白了,他笑着拍了拍尤里安道:“尤里安,你要做哥哥了。”
“哥——哥哥?”尤里安张着嘴,显然是吓呆了。
“太好了!”卡琳和布鲁姆哈尔特同时欢呼起来。
“杨先生,你要不要进去看看您夫人?”医生好心的提醒还在惊讶中的杨。
“啊——恩。”杨立刻向急诊室走去,还差点撞上了门。
“菲——”杨只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字。
“亲爱的,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菲笑眯眯的问道。
“啊!”杨的脸有些发红:“儿子,很好——尤里安已经——我是说,如果女儿像你的话——我都喜欢,如果有其他——”
杨尴尬的闭上了嘴,难道还有第三种性别吗?
“对不起,菲。我——”杨坐在床边喃喃道。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亲爱的?”菲理了理杨有些乱的头发。
“啊——我没有发现你——我回来晚了,因为——”杨语无伦次的说道。
“亲爱的老公,因为我爱你。”菲紧紧握住了杨放在她腹上的手…………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3 19: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138

“这么说你不回费沙了?”琳问道。
“阿尔贝尔特从这里直接前往伊谢尔伦,我跟他一起去。”雪莉说道。
“那——工作怎么办?”琳又问道。
“我已经把辞职信发到报社了。”雪莉耸肩道。
“雪莉,你——会不会太冒险?毕竟你们没有结婚。”琳有些担心道。
“琳,你又来了。”雪莉笑道:“人的每一步都是未知的,如果步步担心,那么一步也踏不出去。反正我和阿尔贝尔特现在很好——对了,今晚你们家不会发生血战吗?”
“我正担心着呢。”琳无奈道:“姨妈正在外面跟海伦和朱迪说话。我实在是担心啊!”
“难为你了。”雪莉同情道:“在家里同时招待毕典菲尔特和奥贝斯坦吃饭,一般人还真不敢想象。”
“除了一个艾特哈尔以外,谁也不肯作陪啊!”琳懊恼道:“每个人都说有事:杨要陪菲,尤里安…………”
“你以为艾特哈尔只是好心?”雪莉问道。
“啊?”琳说道。
“没什么。”雪莉不禁摇了摇头:“那么,琳,暂时先再见了。我想我们能很快就见面的。”
“雪莉——”琳的声音里有些呜咽。
“喂!不用这样啦!祝你也好运!”雪莉笑道。
………………
“姨妈,我来介绍。”琳将将军塞到毕典菲尔特的手里,指着奥贝斯坦道:“这位是奥贝斯坦军务尚书大人,他是朱迪的——恩,朋友。”
“您好,卡滋夫人。”奥贝斯坦向卡滋夫人欠了欠身。
“妈,巴尔很棒吧?”朱迪挽起了奥贝斯坦的手。
“你好,奥——我还是叫你巴尔好了,你不介意吧?”卡滋夫人笑呵呵的说道。
“当然可以,这是应该的。”奥贝斯坦说道。
“不错。”卡滋夫人越看越满意,又对朱迪说道:“好孩子,有眼光,跟我一样。”
“那当然。”朱迪跟她母亲握了握手。
“卡滋夫人,您好。”毕典菲尔特还没等琳介绍,自己上前挤开了奥贝斯坦:“我是费利滋由谢夫毕典菲尔特。”
“费利滋啊!”卡滋夫人的脸上像有朵花似的:“我们家海伦可麻烦你了。”
毕典菲尔特偷瞄了眼海伦:“哪里?海伦是——对了,卡滋夫人,我一见到您就特别亲切,像见到我的母亲一样。”
“是吗?”卡滋夫人笑的更欢了。
“这些——不会是你教的吧?”琳推了推艾特哈尔。
“不是。”艾特哈尔笑道:“不排除他摘抄自某本书。”
“你——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琳指了指一边跟卡滋夫人说话一边不住的对奥贝斯坦投以得意的眼神的毕典菲尔特。
“你想的太多了。”艾特哈尔走上前对卡滋夫人说道:“好久不见了,卡滋夫人。”
“啊,艾特哈尔啊。”卡滋夫人说道:“上次在奥丁都没有请你喝茶,这次一定要哦。”
“非常乐意。”艾特哈尔笑道。
“很辛苦吧?”卡滋夫人指了指正在忙前忙后的琳。
“有一点。”艾特哈尔苦笑了一下。
“加油!”卡滋夫人向他眨了眨眼睛。
琳、海伦和朱迪在厨房里忙着。卡滋夫人则和三位男士在沙发上谈天,而将军被毕典菲尔特抱在了手上。几个人不时的发出笑声,令人惊讶的是其中还有奥贝斯坦淡淡的笑声。
可怜的三姐妹恐怕还不知道,卡滋夫人把她们小时候的窘事都给卖了…………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4-5-20 14:45 , Processed in 0.338746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