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20: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124

“尤里安,卡琳怎么了?”杨问道。
“啊,提督——”尤里安摇头道:“大概是——”
“是和先寇布有关吧?”杨微笑道。
“原来提督已经知道了。”尤里安舒了一口气。
“从吃晚饭时就感到她情绪不好了,现在你又唉声叹气的。”杨说道。
“对不起,杨提督。”尤里安抱歉道:“把你吵醒了。”
“没关系,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谈天了。”杨笑道:“要一杯酒吗?”
“谢谢——啊,提督,你要控制酒量啊。”尤里安正色道。
“小声一点,别让菲听见。”杨微微一笑:“今晚就当我们是一对把酒言欢的朋

友好了。”
于是,尤里安将卡琳和先寇布的事告诉了杨。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亚典波罗说的是真的。”杨点头道。
“杨提督,你也认为先寇布中将真的和那位女士——”尤里安问道。
“我想是的。”杨说道:“你想想看,尤里安。以先寇布的个性和——和交友习

惯,他恐怕不会把卡琳的事主动告诉别人。但是对方却一下子就认出了你和卡琳

,可见她对先寇布身边的人是有一定了解的。”
“可是——可是先寇布中将什么也没有说啊。”尤里安说道。
杨抓了抓头发道:“我想先寇布早就过了让所有人分享恋爱的年龄了,更何况那

也不符合他的个性啊。”
“我看见那位女士好象——很,恩——怎么说呢?”尤里安试着加以形容。
“尤里安,不要只看人的外表啊。”杨摇头道:“能对那位女士作出评论的只有

先寇布一人,而且——你知道吗?这是先寇布与众不同的地方。”
“与众不同?”尤里安眨眼道。
“好,我问你。”杨舒服的盘起了腿:“你觉得先寇布跟罗严塔尔相比如何?”
“跟罗严塔尔元帅?”尤里安想了想后,道:“很像啊!”
“他们在很多地方的确很像。”杨说道:“但是他们却有一点很不相同——你看

不出来吗——罗严塔尔一直追求的是完美,而先寇布——怎么说呢,他不会把完

美当作自己人生的目标。”
“提督的意思是罗严塔尔元帅比先寇布中将想法简单吗?”尤里安问道。
“不,这只是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不同。”杨说道:“所以说先寇布的朋友是奇

奇怪怪的,也包括我们。”
“提督,卡琳的事——该怎么办?”尤里安又问道。
“啊,尤里安听好,卡琳的感觉只有她自己去承担,你所能做的就是别让她太偏

激。”’杨建议道。
“我一直在这么做啊。”尤里安说道。
“其实卡琳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只是——我想她一直渴望能代替她母亲在先寇

布心中烙下印记吧。”杨喝了口酒道。
“可是——先寇布中将并没有忘记卡琳的母亲。”尤里安说道:“布鲁姆哈尔特

中校也这么认为。”
杨笑道:“因为卡琳太爱她的母亲了,所以她害怕先寇布会忘记——其实他们父

女之间缺少沟通啊!真伤脑筋。”
“提督,不如你找他们谈谈吧。”尤里安说道。
“那要找机会了,不过我不认为我合适——再说吧。”杨笑了笑,凑到尤里安耳

边道:“我说尤里安,看来你已经认定卡琳了。记得下次问问先寇布,他要多少

聘礼哦?”
“杨提督!”尤里安不好意思道:“我在说正经事啊!”
“我也很正经啊!”杨眨眼道。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这对父子兼朋友愉快的聊着…………
当早晨库柏走进书房时,他惊讶的发现杨和尤里安头碰着头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们的身上盖着一条毯子,而面前的茶几上则放着两杯加了牛奶的红茶和一叠三

明治…………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此pose~被洁霓在2003/9/28/20:36编辑过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21: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125

“这么说都是真的?”屏幕上的雪莉问道。
“是啊,我已经拿她没有办法了。”琳苦笑道:“她是铁了心了,再说他们——他们连孩子都有了,我能怎么办?”
“虽然,朱迪跟奥贝斯坦——感觉上怪了点,不过只要他们觉得好就行了。”雪莉笑道:“你也不用想那么多,你的母鸡情结应该收一收了,她们总有一天要自己走的。”
“我大概是难以适应吧。”琳耸肩道。
“难以适应?”雪莉半开玩笑道:“我还以为你是怕对方地位太高而舍不得钱呢!”
目前流行的婚礼是按照地球时代的西式礼节进行的,全部费用一般由女方承担。
“去你的。”琳瞪了雪莉一眼:“对了,你和法伦海特怎么样了?”
“我们很好啊。”雪莉笑道:“昨天一起去拜访梅尔卡滋老先生,阿尔贝尔特很恋故人的。另外,我帮他赢了不少哦!”
“赢?”琳愕然道。
“阿尔贝尔特的牌技不大好嘛!”雪莉笑眯眯道:“以后就包在我身上了,我肯定会让他好好的赚一笔的。”
“你都从谁身上挖钱的?”琳好奇的问道。
“大公,瓦列提督,鲁兹提督…………”雪莉开始细数。
“天哪!你当心给法伦海特带来麻烦——对了,大公不是要回来吗?”琳又问道。
“因为有事所以要迟点吧——对了,你姨妈要到费沙去。”雪莉说道:“估计是去看未来的女婿。”
“她已经告诉我了。”琳点头道。
“不过,琳——”雪莉一下子严肃起来道:“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想过没有——”
“恩?”琳问道。
雪莉咳了一声,道:“毕典菲尔特和奥贝斯坦成为亲戚,这个——”
“………………”琳抚住了额头:“老天,我的头开始痛了。”
………………
军官俱乐部里,所有的高级军官们围坐在一起——
“如果大人的事能如此顺利解决,下官也可以向陛下报告了。”克斯拉说道。
“麻烦你了。”奥贝斯坦点了点头。
“这是下官应该做的。”克斯拉说道。
“哼,便宜——谁踩我?”毕典菲尔特皱眉道。
一旁的艾齐纳哈扯了扯他,示意他闭嘴。
“大人,下官要先恭喜你了。”梅克林格表现的比较有风度。
“谢谢。”奥贝斯坦回答道。
“这么说——女方已经同意了?”罗严塔尔抱着双肩道:“真是毫不费力啊,军务尚书大人!”
“如果阁下想的话,同样也可以如此。”奥贝斯坦立刻回击道。
“好了,不管怎么样,这总是好事。”米达麦亚出来打圆场:“缪拉,你一定说服了杜小姐吧?”
艾特哈尔点头道:“是的,大人。而且,卡滋夫人会很快来费沙。”
“卡滋夫人来费沙啊?”毕典菲尔特兴致勃勃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克斯拉皱眉道。
“谁说没关系?卡滋夫人是海伦的妈。那——恩?!”毕典菲尔特突然瞪大了眼睛。
“………………”一时,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卡滋夫人是海伦和朱迪的母亲——那么毕典菲尔特跟奥贝斯坦不就是——
“不会那么衰吧?”毕典菲尔特喃喃自语,又瞪了奥贝斯坦一眼。
罗严塔尔扯了扯唇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奥斯卡,去哪儿啊?”米达麦亚问道。
“我约了人,先走一步。”罗严塔尔挥了挥手。
又过了一会儿,众人各自离开了俱乐部,只剩下毕典菲尔特还抱着酒瓶不住的问自己:“朱迪在发什么疯啊!真是见鬼了…………”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22: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126

“需要我给你找个位子吗?”一个漂亮的不像是女招待的女人问卡琳。
“不用了,我来——找人的。”卡琳忍不住向她异于常人的奶油色长发看了几眼。
女招待耸了耸肩,自顾自走开了。
其实就连卡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她既想找到正在寻欢作乐的先寇布,又想再好好看看那个能让先寇布有不一样感情的女人…………但是一想到上次自己落荒而逃,卡琳又有点想打退堂鼓了。
“怎么又是你?”女人皱眉道。
“难道我不能来?”卡琳鼓起勇气大声说道。
“一个小姑娘尽往这里跑可不太好。”女人盯着她道。
“………………”
“跟我来。”女人转身离开喧闹的酒吧大厅,向吧台里面走去。
卡琳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
“进来吧。”女人推开了一扇门后说道。
卡琳走进房间,却相当意外的发现一个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人——
“米——米达麦亚夫人!”卡琳吃惊道。
“卡琳!!”艾芳也吃了一惊。
“你(您)怎么在这儿?”两人异口同声道。
“一个来看朋友,一个来找爸爸喽。”女人点着了一支烟。
“先寇布先生也在这里?”艾芳问道。
“他可不是——您的朋友在这里吗?”卡琳说道。
艾芳点了点头,又转向女人:“艾琳先出去帮忙了。”
女人正想开口说话,调酒师却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坏了坏了——”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有人闹场吗?”女人皱眉问道。
“哎呀!是——是艾琳——”调酒师上气不接下气道。
“怎么了?”艾芳忙问道。
“哼,又有哪个色鬼在我这儿对女人动手动脚了?”女人冷哼了一声,卡琳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不是——是——”调酒师压低了声音道:“罗严塔尔来了。”
“哎呀!”艾芳惊呼了一声。
“早不来晚不来,怎么今天就来了!”女人摁灭了香烟。
“先寇布一起来的。”调酒师苦笑道。
“那老头也来了?”卡琳问道。
女人挥了挥手:“这件事以后再说——艾琳呢?先通知她。”
“外面的人太多了,我实在找不到她。”调酒师说道。
“见鬼!”女人狠狠的说了一句。
“艾琳,那边有新来的客人。”另一个侍者说道。
艾琳点了点头后,拿着盘子走了过去——
“两位,要点什么?”艾琳无视于面对她的那个极有魅力的中年男人的微笑,却没有发现背对他的男人在听见她说话以后立刻僵住了。
“酒?咖啡?”艾琳还想继续开口:“还是——”
“还是来一个酒心蛋糕好了。”背对她的男人一字一字的说道。
艾琳的小本子掉在了地上,她瞪着男人一点一点的转过来——异色的双眸充满了怒意、惊讶…………还有似乎是有一点喜悦。
“你妹妹?”先寇布打量着两人。
“哦,忘了介绍了,我真失礼。”罗严塔尔轻松道,但一双眼睛却紧紧的盯着艾琳:“这位是——艾尔芙蕾德冯克劳希——在下失踪很久的逃妻。”
“哦?”先寇布一付看好戏的样子。
“谁是你的逃妻?”艾琳勉强自己平静下来:“我是我,跟你没有关系。”
“是吗?”罗严塔尔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为我生了儿子,却告诉我我们没关系?”
“菲利——与你无关!”艾琳拼命的想挣开罗严塔尔。
“女士,别挣扎了,没用的。”先寇布好心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1

主题

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9 09: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大姐:你预备什么时候让我们看到结局呢?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9 10: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下面是引用玉宇于2003/9/29 9:28出版的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大姐:你预备什么时候让我们看到结局呢?
写完了,但是实在打不动了,所以后文可能无限期拖延中…………

1

主题

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9 14: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你在开玩笑?以经写完了?

1

主题

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9 14: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你在开玩笑?以经写完了?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9 15: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下面是引用玉宇于2003/9/29 14:37出版的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你在开玩笑?以经写完了?
不开玩笑啊!真的已经完了,就是需要分一下节。反正是打不动了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2 22:52:57 | 显示全部楼层

127

“请不要在我的员工工作时间打扰她们。”一个声音替艾琳姬解了围。
“莫——”艾琳立刻闪到了女人的身后,这个动作顿时惹恼了罗严塔尔。
“这是我和她的事。”罗严塔尔半眯起了眼睛,他认出了眼前这个女人是上一次和先寇布离开的那个女人。
“抱歉,现在是工作时间。”女人靠在桌子上,看上去那气势一点也不输给罗严塔尔:“我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我的员工。”
罗严塔尔吸了一口气,道:“那么,我等。”
艾琳的脸色变了变,说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女人,我们之间的事没有那么简单,如果——”罗严塔尔有些咬牙切齿道。
女人发现他们已然成为周围人群关注的焦点,只得说道:“既然要谈,换个地方。”
“你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先寇布玩味道。
“不管我的事。”女人将头发掠到了耳后。
一行人跟着女人进了刚刚的那间房间——
“米达麦亚夫人?”罗严塔尔停住了脚步,有些诧异的看着好友的太太。
“嗨,罗严塔尔,好——好久不见了。”艾芳的神情有点尴尬。
罗严塔尔看了看坐在一边的艾琳,有些不悦道:“原来米达麦亚夫人知道这件事。”
一直待在房间里的卡琳显然是还没有搞清楚几个人的关系,她的眼睛一直在几个人之间转来转去。
而先寇布在初见卡琳时,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而后则立在一边不发一言。
“你们不是要谈吗?”女人依在窗口,打破了屋里的沉静。
“………………”
“我——我想这件事——当然,大家都有为难的地方。”艾芳咳了一声道:“艾琳大致都告诉我了。”
“是吗?”罗严塔尔嘲讽道:“女人之间的团结可真让人敬佩,不过我怀疑她真的什么都说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艾琳猛得抬起了头:“你是说我欺骗别人了?”
“哼,你能欺骗我。不也能骗别人吗?”罗严塔尔道。
“我没有!”艾琳大声道,眼睛里闪着泪花。
“我想——”艾芳试着开口缓和气氛。
“你在婚礼前放我鸽子,还带走一切珠宝,这不叫欺骗?”罗严塔尔冷笑道。
卡琳张着嘴,吃惊的看着在她眼中高贵美丽的艾琳。先寇布则吹了一声口哨,竖起了耳朵。
“我是带走了珠宝,可——”艾琳咬牙道:“我会还给你的。我没有骗人!”
“罗严塔尔,这里面可能有误会。”艾芳说道。
“哦?”罗严塔尔表示怀疑。
“艾琳拿了你多少钱?我会还的。”女人突然开口道。
“这件事与你无关吧?”罗严塔尔的口气很冲,自己跟这个美艳的女人一定是犯冲。
“那笔钱是艾琳借给我的。”女人淡淡的说道。
“………………”
这次连艾芳也说不出话来了,她一直以为女人和艾琳只是一般的老板和员工的关系,现在看上去一定不简单。
“我看大家不妨把事情谈开吧。”先寇布开口道:“这里一定有误会,反正如今当事人都在。”
“是啊,大家谈开就没事了。”艾芳推了推艾琳道:“艾琳,好好跟罗严塔尔谈一谈。你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好了。”
艾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先寇布找了个位子,从桌上取了一支烟丢给罗严塔尔,而后舒服的架起了二郎腿。
室内顿时安静下来,只有喧闹的人声隐约从前面传进来。在艾琳的记忆中,那一天似乎也像现在这样安静,只是在下雨…………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10-2 23: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128

“…………是这里吗——阿嚏!”艾琳赶紧将礼盒抓紧了,深怕自己不小心弄掉了客人点的蛋糕。
艾琳拉了拉身上的衣服,今晚的小雨让自己觉得很冷:“这么晚还要送外卖——这客人可真麻烦!”艾琳忍不住抱怨道。
原本艾琳还以为可以早点下班,可惜居然有人在深更半夜点酒心蛋糕。艾琳一边找门牌,一边叹气:为了凑钱能到各个星球上去旅行,自己一直在从事不喜欢的工作。
“是这里了。”艾琳正准备按下门铃。
门却一下子打开了,出现的是一个满脸怒气和泪痕的女人,她还在对着房子里喊道:“你会后悔的,我——”
艾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打扰了什么,她试着开口道:“对不起,请——”
那个正在对着房子里某人发火的女人猛的将头转向艾琳,她原本漂亮的黑眼睛简直要冒火了:“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吗?”
“什么?”艾琳愕然道,她搞不懂为何送外卖上门的自己被人这么侮辱。
“你可以走了。”一个充满了魅力的男性声音传了过来。
“让你和这个小贱人在一起吗?”女人愤然道。
“女士,你误会了。”艾琳虽然生气,但基于对方是客人,还是维持着基本礼貌:“我——”
还没等艾琳说完,一阵力量将她拉向一个男人的胸前。一股古龙香水的的味道让艾琳觉得眼晕,可惜她还没有放应过来,脸上就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你已经看见了,可以走了?”男人搂着被打愣的艾琳,极为冷淡的对那个女人说道。
“你等着!”女人瞪了一眼捧着盒子的艾琳,这才踩着高跟鞋走了。
男人立刻放开了艾琳:“你是什么人?”
“我——”艾琳一手抚着脸,愤然道:“我是一个被莫名其妙扇了一巴掌的受害者。”
“哦?”男人大概是有点喝多了,他有些摇晃的靠在门上,抬起了头——
艾琳倒抽了一口气,男人一蓝一黑的眼睛闪动着异色的光芒。
“女人,你到底是谁?”罗严塔尔突然凑近艾琳,用手挽起了她奶油色的长发。
“放手!”艾琳一把抽回自己的长发,不理会罗严塔尔的笑声:“我是送外卖的,请——”
“外卖?”罗严塔尔止住了笑声,口气变成了讽刺:“如果你要接近我,何必用这么没品位的借口?”
艾琳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虽然早听说过罗严塔尔一向以怪异著称,不过自大倒是头一次亲眼看见。
“一共150马克,谢谢。”艾琳将蛋糕盒子递到罗严塔尔面前,懒的和他多罗嗦。
罗严塔尔笑了两声,没有接过盒子,却握住了艾琳的一只手:“像奶油一样可口,真是少见的美丽——”
“啪!”忍无可忍的艾琳甩了罗严塔尔一巴掌,自己先是莫名其妙的成为这个恶劣男人的挡箭牌,而后又被他占便宜——真是——
罗严塔尔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用修长的手指划过艾琳打他的地方,而后猛的将艾琳扯入自己怀中:“女人,你胆子可真不小。”
“身位帝国元帅,你的行为可真恶劣。”艾琳毫不示弱道。
“灵牙利齿的女人。”罗严塔尔似乎对艾琳很感兴趣,他像鉴赏精美瓷器那样用手指抚过艾琳的红唇。
恼羞成怒的艾琳随手将盒子砸到了罗严塔尔的头上…………
………………
“哼,怎么男人都那么恶劣。”卡琳忍不住开口道。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先寇布拍了拍罗严塔尔的肩膀,笑而不语。
“原来是这样。”艾芳舒了一口气,又道:“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品尝了酒心蛋糕了。”罗严塔尔耸肩道。
众人一阵愕然,他们两人还在激烈冲突中,不是那么快就升华到那个境界了吧?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4-4-24 14:42 , Processed in 0.757345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