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7 21: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99

“哇——见鬼!你撞什么——是你!”乔安娜愕然道。
布鲁姆哈尔特揉了揉下巴苦笑道:“是你啊,小姐。”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乔安娜退了一步。
有些惊诧于乔安娜态度的布鲁姆哈尔特道:“我和朋友来的,正打算回去。”
“客人都是从正门走的,你往后门跑什么?”乔安娜皱眉道。
“正门的人实在太多了。”布鲁姆哈尔特解释道:“小姐,你是——”
“没你什么事?”乔安娜凶巴巴道,一点也不顾及自己淑女的形象。
“你——”布鲁姆哈尔特结结巴巴道:“为什么要这么凶呢?上次——”
“谢谢你的捐款,不过上次是工作时间。”乔安娜说道:“至于其它时间,恕不招待。”
望着乔安娜和上次完全不同的态度,布鲁姆哈尔特简直说不出话了。
“我——恩——”布鲁姆哈尔特的脸又红了:“上次你的发带——”
“老兄,你是不是想钓我?”乔安娜嗤道。
“不——不是。”布鲁姆哈尔特忙摆手:“我只是希望能和你交个朋友。”
“连话都——哇!”乔安娜一下子跳到了布鲁姆哈尔特的身上。
“恩?”立刻僵住的布鲁姆哈尔特呆住了:怎么她变的这么快,一下子是天使,一下子是恶女,一下子又这么开放……
“它——它走了没有?”乔安娜缩在布鲁姆哈尔特怀里。
“它?”布鲁姆哈尔特一愣。
“老——老鼠。”乔安娜连声音都发抖了。
布鲁姆哈尔特四下看了看:“没有老鼠啊。”
“我明明看见的。”乔安娜喃喃道,她抬起头,立刻尖叫了一声:“色狼!占我便宜。”
布鲁姆哈尔特冤枉的看着手忙脚乱从自己身上爬下来的乔安娜:“小姐,我没有——是你自己——”
“那又如何?色狼!”乔安娜大声道。
“乔安娜,什么事?”酒吧的后门被推开了:一个35岁左右的成熟女人走了出来,手上还捏着半支香烟。
“老大。”乔安娜轻唤道。
棕发的女人上下看了几眼布鲁姆哈尔特,又从嘴里吐出一口烟:“小子,我这儿可不是那种地方,让你可以勾搭我的员工。”
“你误会了。”布鲁姆哈尔特忙解释道:“我只是——”
“乔安娜,他欺负你了?”女人注视着乔安娜。
“没有。”沉默了半天,乔安娜才说道。
“小子,看来真的是一场误会,我请你喝一杯吧。”女人又吸了口烟。
“在他身上有这样的误会,实在难得。”先寇布靠在门边上,也不知道他听到多少了。
“老大。”布鲁姆哈尔特惊讶道:“你们认识?”
“很熟。”先寇布的手划过了女人的肩膀。
布鲁姆哈尔特知道了他们有“多熟”。
“乔安娜,请他去喝一杯。”女人灭掉了烟头:“我要出去一下,你跟吧台说一声。”
“好吧。喂!进来啊!”乔安娜似乎很听女人的话,她带着布鲁姆哈尔特走了进去。
“原来你叫乔安娜,这个名字很好。”布鲁姆哈尔特说道:“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莱纳布鲁姆哈尔特。”
乔安娜翻了翻白眼,这家伙怎么那么“背时”…………
………………
以下是一段躺在床上的男女的对话——
“看来,我能第二次躺在这里,很难得啊。”
“你的确和别的男人不同。”
“很打击人的话,女人一般很少说的。”
“我可不是单纯天真的小姑娘——怎么,伤到你了?”
“没有。”
………………
“你对女人很有风格嘛。”
“哦?”
“无论是聚还是散,你都不会勉强别人。这也是你的尊重吗?”
“如果你认为是的话。”
“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7 21: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100

“提督,对面的米达麦亚元帅再向您打招呼呢。”布鲁姆哈尔特拉了拉杨的衣服。
“啊!”杨正想伸手冲对面包厢的米达麦亚一家打招呼。
“学长。”亚典波罗制止了他:“别这样,再歌剧院应该是点头示意才对——看我,头垂下10度——对,就是这样。”
“尤里安,你看见琳了吗?”菲问正在和卡琳说话的尤里安。
“我没有看见,她大概会在楼下吧?”尤里安摇头道。
“缪拉提督的包厢在我们右边的第二间。”卡琳说道。
“那——琳大概在那儿,等会儿我去找她。”菲点头道。
“阁下不去体验一下中间的皇室包厢?”先寇布低声问杨。
“开玩笑,我才不要受到注目呢。”杨又苦笑了一下:“再说,我也没脸去见皇后啊!”
昨晚,当大家陆陆续续回到住处后才发现库柏一个人在客厅里瞎转,众人一问才知道他因为被迫遵守命令儿困守在这儿,而杨和莱因哈特早已出去逛街了。
众人赶紧想方设法的出去找人,到不是担心什么危险,而是——杨一个人外出,总会碰上大大小小的麻烦,再说还有莱因哈特这个烫手的山芋。
几小时后,无奈的众人正准备联络克斯拉,杨居然从军官俱乐部打电话回来求救。
原来杨和莱因哈特找了家小酒吧把酒言欢,结果酒量比杨小的多的莱因哈特不支倒下。
由于街上挤满了人,杨拖着莱因哈特跌跌撞撞的摸索了几条街才找到无人计程车。
可惜的是,杨的随身终端没有带在身上,而计程车出于安全设计并不接受“狮子之泉”的命令。无可奈何的杨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的住所在什么路,突然——先寇布说的高级军官俱乐部闪入他的头脑中…………
据俱乐部的值班侍者回忆,他当时看见一个很平常的家伙拖着一个戴鸭舌帽的家伙走了进来,自己正想请他们离开,结果那个黑头发的家伙居然笑了笑,说自己是杨威利,而另一位是——回忆到这儿的侍者不禁擦了擦冷汗。
杨的一行人和希尔德他们基本上是同时抵达的。与杨被家人朋友调侃不同,希尔德万分紧张的脸直到看到莱因哈特才松下来,而奇斯里基本上已经是一付快自杀的模样了。
针对杨的再三道歉,虽然希尔德没有发怒,但还是可以看出她有些生气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丈夫被“酒肉朋友”灌得不醒人事才回来。
不过,杨得日子也不好过,回到住处的他被菲和尤里安一文一武的训了半天。其他人则泡好咖啡悠闲的坐在一边添添柴,浇浇油,扇扇火。
“我说——这个东西怎么搞的?”杨用力的摇着剧场专用的望远镜,可是长柄上的望远镜却不时的往下掉。
“别土了,学长。”亚典波罗实在看不下去:“你拿倒了。”
“………………”
………………
演员谢了七次幕后,台下的掌声一直不断,主持人将编剧海伦请出后,全场更是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中间夹着一个特别大的声音。
“喂!帝国那边好象不懂礼节的人也有啊!”亚典波罗用手肘撞了撞正在拍手的先寇布。
“是黑枪,没什么奇怪的。”先寇布笑道。
“真是怪异啊!”亚典波罗吸了吸鼻子:“黑枪那家伙配海伦,怎么看怎么怪。”
“那是人家的私事。”杨嘀咕道:“连琳都没说什么,你就不要插手了。”
“我这是对任何事件的嗅觉灵敏度高。”亚典波罗反驳道。
“灵敏的好象狗一样。”先寇布嘲笑道。
“喂!你——”亚典波罗气急败坏起来。
“对不起,打扰各位了,陛下请各位去贵宾休息室。”奇斯里走进包厢。
此时,海伦在台上接受了好多的鲜花后,便欠了欠身退场了…………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7 22: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101

“让让——让个路。”毕典菲尔特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在挤满人的后台硬闯出了一条路。
“记者免入,记者免入…………”工作人员拼着命阻止人群。
“让位,让位。”毕典菲尔特想继续前进。
“先生——恩?毕——”工作人员认出后他后变得结结巴巴。
“毕典菲尔特一级上将,您跑到这儿来了?”海伦的助理向他打招呼,她示意其他工作人员放他进来。
“真是——见鬼了。”毕典菲尔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海伦呢?”
“在里面。”助理向里面的房间指了指。
毕典菲尔特正想走过去,助理拉住他道:“海伦好像很不舒服。”
“什么?”毕典菲尔特的声音高了两度。
“这几天她累坏了。”助理小声的说道:“领舞也没有她累。下午最后的布置,她又被水幕背景淋得浑身湿透了。”
“那她还留下干吗?”毕典菲尔特懊恼道:“少了她又不是全砸了——对了,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恩?”助理瞪大了眼睛。
………………
“我不是说了,我不想见任何人。”海伦靠在一张椅子上,一只手抚着额头。
“是我。”毕典菲尔特关门的声音大了一些。
海伦稍稍抬起了头:“谁惹你了?”
“谁惹我了?”毕典菲尔特大步走到海伦面前:“你居然问谁惹我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不要在我耳朵边叫了。”海伦的声音比一只猫大不了多少:“我的头好痛。”
毕典菲尔特拉开了她的手,在她的额头上触摸了一下:“该死,你在发烧。”
“我知道,你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海伦想挥开毕典菲尔特的手,无奈力量不够大。
毕典菲尔特二话没说,直接从椅子上抱起了海伦。
“喂!你干吗?”海伦吃了一惊,立刻开始挣扎起来。
“别动了,我带你回去休息。”毕典菲尔特说道。
“你疯了?我还有去贵宾休息室呢。”海伦扯住了毕典菲尔特的领子。
“你这付样子还想去见陛下?”毕典菲尔特制止了海伦的挣扎。
“什么见陛下?编剧出席——喂!你——”海伦忍不住搂住了毕典菲尔特的脖子,这家伙抱着自己走到窗口,一付想跳下去的样子。
“闭嘴,女人。”毕典菲尔特喝道。
海伦瞪大了她的绿眼睛,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毕典菲尔特一级上将。你太厉害了。”海伦的助理居然从窗口探出了脑袋:“能让海伦闭嘴。”
“你——”又吃了一惊的海伦说不出话了。
“我准备好了。”助理笑了笑,从窗口爬了进来:“从梯子下去好了,车在巷子口等。而且,肯定没有别人看见。”
“谢了。”毕典菲尔特抱着海伦准备从窗口爬下去。
“等等——谁让你这么做的?”海伦向助理叫道。
“你真的需要休息——你的脸色差到极点了——至于其他人,你不用担心,我会摆平的。”助理冲着随毕典菲尔特“爬”下去的海伦说道,顺带还挥了挥一块白手帕。
“现在——我要去禀报他们‘私奔’的事了。”助理看了看手表,喃喃道:“我得抓紧了,亲爱的还在餐厅等我呢…………”
………………
经过一番折腾以后,海伦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她只得靠在毕典菲尔特身上。
隐约中,海伦听见毕典菲尔特讲了几个电话。她睁开眼睛看了看。
“我们去哪儿?”海伦有些迟疑的问道。
“回家,你需要休息。”毕典菲尔特说道。
“回家。”海轮又闭上了眼睛,但随即睁开:“宿舍有那么远吗?”
“回我家。”毕典菲尔特又伸手摸了摸海伦的额头。
“你家?”海伦愕然道:“你疯了?我去你家干吗?”
“你需要医生、照顾和休息。”毕典菲尔特咬牙道:“算我求你了,被再逞强了。”
“可——”一阵头晕让海伦只得又靠回了毕典菲尔特的身上。
“这就对了。”毕典菲尔特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7 22: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102

“她怎么样了?”毕典菲尔特紧张的问医生。
“就症状来看并不重。”医生回答道。
“幸好——”毕典菲尔特吐出一口气:“等等,什么叫从症状看?”
“毕典菲尔特提督,这位小姐所表现的只是感冒,但是——”医生摘下眼睛:“这位小姐的体质不大好,加上可能这段时间太辛苦了,所以伤了元气。”
“伤了元气?”毕典菲尔特扯住了医生的领子。
“啊!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提督。”医生赶紧说道:“只要好好休息,劳逸结合就行了。”
毕典菲尔特松开了医生的领子:“你确定——不用住院?”
“我确定。”医生点头道:“调养为主,另外别忘了按时服药。”
毕典菲尔特又询问了几句后才放医生离开。
临行前,医生再也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提督——这位小姐是——您妹妹?”
“不。”毕典菲尔特咧嘴笑了笑:“未来的毕典菲尔特夫人。”
“………………”
………………
“海伦,海伦…………”一声声轻唤骚扰着海伦的耳朵。
“烦死了,走开。”海伦换了一面,继续睡觉。
毕典菲尔特只得将海伦摇醒:“喂!吃药了。”
“别——别摇了,我头晕。”海伦皱眉道。
“现在知道头晕了?”毕典菲尔特将医生开的药片送到海伦的嘴里:“谁让你这么辛苦的。”
海伦喝下了几口水后,又倒向枕头:“我要睡觉,你闭嘴。”
“………………”
毕典菲尔特取来几块冰毛巾后,拉了张椅子坐在海伦身边。
刚才医生怎么说来着——好好照顾——怎么照顾呢——小时候妈妈怎么做的——冰毛巾应该对吧——
毕典菲尔特将一块冰毛巾搭在海伦的头上。
还在发烧——那个药灵不灵——最好灵,否则——淡红的脸真好看——我想——
海伦在睡梦中呢喃了几声。
凑近海伦的毕典菲尔特突然满脸通红,他举起右手狠狠的在脸上打了自己几巴掌:“痛!我到底在想什么——真浑!”
毕典菲尔特坐在椅子上,开始默默的背起了毕典菲尔特家的家训…………
………………
“有没有搞错?这么早?”毕典菲尔特没好气的说。
“怎么火气那么大?”屏幕上的艾特哈尔道。
“现在才几点?”毕典菲尔特揉了揉有些发僵的脖子。
“我只是奉命问一句:‘你把我妹妹带到哪儿去了?’”艾特哈尔咳了一声。
“别说的那么难听。”毕典菲尔特翻了翻白眼:“谁告诉你的?”
“昨晚陛下在贵宾休息室招待大家,数来数去就少你一个,结果迪尔克先说海伦的助理告诉他,你们俩‘私奔’了。”
“老天,那个女人——”毕典菲尔特终于明白为何海伦说她的助理并不是真的很温柔可爱。
“没办法,我只有向陛下如实禀报了。”艾特哈尔耸肩道。
“那——陛下怎么说?”毕典菲尔特呻吟了一声。
“当着这么多人,你说陛下会怎么说?”艾特哈尔反问道:“倒是皇后陛下跟琳说:‘另妹将一位帝国重臣带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以此类推?’”
“这句话说你呢,老弟。”毕典菲尔特说道。
“对了,昨晚有没有什么事?”毕典菲尔特又问道。
“没什么。”艾特哈尔摇头道:“除了杨不住的向皇后陛下赔罪以外。”
“皇后陛下才没有这么难说话呢。”毕典菲尔特说道。
“对了,海伦怎样?听说她不太好?”艾特哈尔正色道。
“医生已经看过了,也吃了药了——就是到现在还没醒。”毕典菲尔特说道。
“你终于学会照顾人了。”艾特哈尔笑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7 22: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103

“你终于醒了!”毕典菲尔特挂上了电话以后冲回了房间,正好看见海伦靠在床上左右张望。
“你家?”海伦挑了挑眉。
“是啊——你昨晚在发烧,所以——”毕典菲尔特忙不迭的点头道。
“那要跟你说‘早上好’了。”海伦懒洋洋道。
“啊?”毕典菲尔特没有反应过来,他还以为海伦会因为他把她私自带回来而发火。
“不说‘早上好’,难不成说‘你去死’?”海伦嘲讽道。
“我还以为——”毕典菲尔特咽了口口水:“我还以为你会——”
“我会怎么样?”海伦伸了个懒腰:“你以为我会哭天抢地,然后拿枪逼你娶我?”
“………………”毕典菲尔特巴不得这样。
“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不是吗?”海伦耸了耸肩,道:“昨晚我还有点意识,如果——你认为我会跟其他人走?”
“哦。”毕典菲尔特点了点头,抓起了桌子上的药说道:“该吃药了。”
海伦顿时无力的抚住了额头,低声咒骂道:“白痴。”
毕典菲尔特将两种药放进海伦的手中,又为她倒了杯水,还把枕头拉好。
“………………”海伦瞪着自己手中的药,好久。
“快吃啊!”毕典菲尔特催道。
“你昨晚——就是这么给我吃的?”海伦不抱希望的问道。
“是啊,我按照医生说的啊。”毕典菲尔特点头道。
“你——这——个——白——痴。”海伦咬牙切齿道:“你把两种药弄错了,红的吃两片,白的只能吃一片。”
“恩?”毕典菲尔特看了看海伦手中的一片红的、两片白的,不禁抓了抓头发:“可——可是都是治病的啊。”
“白的是帮助睡眠的安定。”海伦捏起了白色药片:“吃多了会出人命的。”
“………………”毕典菲尔特缩了缩脖子,自己昨晚好像没有注意听医生的话。
………………
海伦吞下药片以后,闭着眼睛靠在枕头上。
毕典菲尔特小心的问道:“你——在生气?”
“没有。”海伦睁开了双眼,绿色的眼睛里藏着一丝没有让毕典菲尔特发现的笑意:“我在庆幸自己没有被毒死。”
“………………”
“恩?”海伦突然眯起了眼睛:“你的脸怎么了?”
“我的脸?”毕典菲尔特用手指戳了戳自己有点肿的脸,干笑了几声:“没事,没事——”
“就像被扇了几巴掌。”海伦歪着头说道。
毕典菲尔特满脸通红,差点被地毯绊了一下。
“喂!”海伦轻轻的唤道。
“啊?”毕典菲尔特正想低着头往外面走去。
“谢谢你照顾我。”海伦微微一笑,又伸手向毕典菲尔特招了招手。
毕典菲尔特像个木偶一样直直的走向海伦。
海伦又向他勾了勾手指,毕典菲尔特弯下了腰——
“………………!!!”
一个不可思议的吻落在了他的鼻子上。
就连顺利考上军校时,毕典菲尔特也没有那么震惊过,他的眼睛都发直了。
“我要再睡会儿,你去跟我助理说——”海伦抱着枕头又睡过去了。
“啪”,毕典菲尔特又给了自己一巴掌,并且喃喃道:“我没做梦吧…………”
………………
“昨晚为什么不去看舞剧?”奥贝斯坦问道。
“我姐姐的舞剧,我已经看了十次八次了。”朱迪躺在奥贝斯坦的腿上,占了整张沙发的三分之二。
“你会错过这样的场合?”奥贝斯坦还得把另一只腿借给蹭油的微笑。
“啊?下次有机会的。”朱迪笑道。
“朱迪。”奥贝斯坦朝她摇了摇头。
“哦!是这样。”朱迪想了想,道:“恩——因为微笑它——”
“朱迪。”奥贝斯坦唤道:“你撒谎。”
“咦?你怎么知道的?”朱迪奇道。
“你的谎话太低劣了。”奥贝斯坦轻笑道:“而且再下去五个元音字母你都要说齐了。”
“哎!”朱迪叹了口气,用手指不停的戳着奥贝斯坦。
“到底怎么了?”奥贝斯坦问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08: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104

朱迪缩在奥贝斯坦的怀里,很轻微的说了一句。
“什么?”奥贝斯坦皱眉道。
“我昨天不舒服。”朱迪稍稍放大了点声音。
奥贝斯坦用手摸了摸朱迪的头:“你生病了?”
“那是因为我对管家这个职位太尽责了。”朱迪大言不惭道。
“尽责?”奥贝斯坦的手顿了顿:“一个尽责的管家应该独自完成所有的家务,而不是浪费资源的另请钟点佣人。”
“老天,又来了。”朱迪呻吟道:“看在我生病的份上,别再说教了。”
“………………”
奥贝斯坦没有说话,只是用自己偏凉的手在朱迪的额头上触摸。而朱迪则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笑一个,好不好?”朱迪又提出了过分的要求。
“你的要求可真多。”奥贝斯坦皱眉道。
朱迪吸了吸鼻子:“我是病人哎!”
奥贝斯坦的嘴角动了动。
“拜托,这个不叫笑。”朱迪翻了翻白眼:“这个叫动脸皮。”她从奥贝斯坦的腿上爬了起来,用手捏住了他的脸,使劲的拉了拉:“这样才对。”
“………………”
“你这么严肃,再加上这么会说教,绝对可以做个老师了。”朱迪又用手拍了拍奥贝斯坦被自己有点捏红的脸。
“我要是老师,第一个把你丢回去重新教育。”这一次,暖暖的笑意出现在奥贝斯坦的双眼中。
“不要,我怕怕。”举起双手投降的朱迪主动搂住了“严肃的老师”,努力的“说服”他…………
………………
杨正打算出门,却被亚典波罗“善意”的劝阻了。
“学长,你不是真的打算去吧?”亚典波罗小心的问道。
“我跟菲说好了啊。”杨抓了抓头发:“其他人呢?”
“早躲——我的意思是他们大概是有事。”亚典波罗眨着眼睛。
“哦。”杨表示接受这个回答:“那我们走吧。”
“学长——”亚典波罗开始哀号了。早上和先寇布、布鲁姆哈尔特玩牌,结果惨败的亚典波罗被迫留下来,另外两个人早跑了。
一想到等会儿可能要品尝经由菲的手的食物,亚典波罗打了个颤:“我宁愿吃一斤土豆。”
………………
“米达麦亚夫人,外面的人好多啊。”卡琳将一次性杯子一一放好。
“下午人会更多的。”艾芳正在准备调料:“大家辛苦了。”
“没什么。”大家异口同声道。
“我要整备烤——啊!”艾芳叫了一声。
“怎么了?”在一旁忙着做纪录的菲忙问道。
“葱不够了。”艾芳为难道:“我怕会影响下午。”
“现在去买还来得及吧?”卡琳问道。
“问题是未必有的卖。”艾芳担忧道。
“要不——我去看看。”菲合上了本子。
“那——麻烦你了。”艾芳谢道。
菲欣然而去,只有卡琳有点担心的望着菲离去的背影…………
“我回来了。”菲笑眯眯道:“幸好附近有一家临时的超市。”
“真快啊。”艾芳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下可好了。”
“放在哪儿呢?”菲指了指自己手中的葱。
“………………?!”
“杨——杨夫人,这个好像不是葱吧?”卡琳凑近了那堆绿色的植物。
“不是葱?我说了我买葱的啊!”菲愕然道。
“菲——”艾芳无力道:“这个是韭菜。”
“………………”
“哎呀!菲,你别这样。认错也是很正常的。”艾芳赶紧安慰有点垂头丧气的菲。
“是啊!”卡琳也说道:“反正这个都吃不死人的。”
“………………”
“现在怎么办呢?”其他工作人员问道。
“让我想想,看能不能找其他的食物代替。”艾芳开始努力的想…………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此pose~被洁霓在2003/9/28/8:39编辑过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08: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105

“老大,我们还去吗?”布鲁姆哈尔特问道。
“去看看也无妨。”先寇布耸肩道。
布鲁姆哈尔特知道先寇布虽然对菲的手艺很感冒,可面子还是会给的。
“对了,老大。”布鲁姆哈尔特的脸红了一下:“你——认识乔安娜?”
“乔安娜?”先寇布挑了挑眉:“哪个乔安娜?”
“就是——”布鲁姆哈尔特支吾道。
“哦,那个小姑娘。”先寇布想起来了:“那个小姑娘不错啊。”
“你认识她?”布鲁姆哈尔特忙问道。
“怎么?动心了?”先寇布坏坏的问道。
“老大!”布鲁姆哈尔特的脸一下子通红了:“我——我只是——只是——”
“小伙子,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先寇布拍了拍他的肩膀:“在海尼森我就想让你去相亲了。”
布鲁姆哈尔特已经羞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熟的不是她。”先寇布抱着双肩道:“不过——这个小姑娘没那么简单。你能应付吗?”
“老大——你别误会。”布鲁姆哈尔特连忙摆手道:“我只想认识她,交个朋友罢了。”
“男人有你这样想法的可是少数。”先寇布“嘿嘿”的笑了两声:“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出自‘蔷薇骑士’?”
“可林滋他——”布鲁姆哈尔特辩解道。
“林滋已经有女朋友了。”先寇布摇头道:“小伙子,禁欲主义现在可不流行。”
“………………”
………………
“米达麦亚夫人,米达麦亚元帅来了。”抱着一个袋子的尤里安走进来道。
“你怎么来了?”艾芳惊喜道。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米达麦亚笑道:“正好在外面碰见尤里安。”
“那——我到旁边去了。”尤里安说道。
尤里安跑到了隔壁的帐篷里,卡林立刻将菲的“韭菜事件”告诉了他。
“我希望别再出什么乱子了。”尤里安担心道。
“是啊!否则我们不是来帮忙的,而是——”卡林说道。
“杨——杨夫人现在在干什么?”尤里安最想知道这个。
“在泡茶。”卡林说道。
“还好,泡茶——应该不会出问题的吧?”尤里安松了一口气。
………………
“地图上怎么说?”杨问道。
“他们应该在这个区。”亚典波罗指了指图上的一块区域。
“哦。”杨又问道:“听说有什么酒类专门区——”
“是吗?怎么不早说?”亚典波罗立刻重新研究起了地图:“上面——没有注明啊!”
“啊——真遗憾。”杨无奈道:“这样的美食节怎么能缺少好酒呢?自从人类——”
“算了,学长。”亚典波罗说道:“我看我们两个人类自己去找吧?”
两个美酒爱好者开始了人类伟大的探索,混进了人群中…………
………………
“那个——那个——我也要!”琳指着章鱼丸子。
“你手上已经有5串了。”艾特哈尔笑道。
“让我一次过瘾吧。”琳挥手道。
艾特哈尔为她买来了章鱼丸子:“小心——一下子吃饱了,米达麦亚夫人那里说不过去了。”
“没事没事。”琳口齿不清道:“我的胃口很大的。”
“这个我相信了。”艾特哈尔又问道:“对了,朱迪呢?从前天晚上就没看见她。”
“她说她学校有事,大概在忙校庆的事吧。”琳一边吃一边说道:“学校的庆典快开始了。”
“那雪莉呢?”艾特哈尔将手帕递给了琳。
“她肯定和法伦海特在一起。”琳回答道。
“法伦海特快要去奥丁了。”艾特哈尔告诉了琳。
“奥丁?”琳奇道:“雪莉没说啊!她也去吗?”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08: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06

一阵“西班牙斗牛曲”的音乐过后…………
“雪莉,你怎么没说——”琳的声音嘎然而止。
“她还在睡觉。”虽然衣衫不整,不过法伦海特依旧是彬彬有礼。
“睡觉?”琳半眯起了眼睛:“你们——”
“抱歉,打扰你们了。”艾特哈尔出现在屏幕上,制止了琳的继续发问:“麻烦叫一下雪莉吧。”
法伦海特笑着点头后离开了。
“他——他们——”琳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琳,你这个样子会让他们很尴尬的。”艾特哈尔摇头道。
“我才尴尬呢。”琳捂着脸道:“撞见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暧昧的在我朋友的房子里——不知道这个叫不叫‘捉奸’?”
“喂!这个词不用在这儿吧?”打着哈欠,穿着睡衣的雪莉出现了。
“你——你——”琳被吓了一跳。
“艾特哈尔,你手上拿的是什么?”雪莉感兴趣的问道。
“章鱼丸子。”艾特哈尔笑道,还晃了晃手上的丸子。
“你们在什么地方啊?”雪莉又问道。
“在美食节上。”艾特哈尔微微一笑:“你们聊吧,我到车外面去。”
“琳,这么体贴的男人你可要抓紧了。”雪莉将注意转回琳。
“什么抓紧不抓紧的——他哪里体贴了?”琳不解道。
“傻女人,现在主动给女人留空间的男人可不多啊。”雪莉翻白眼道。
“别转移话题了。”琳皱眉道:“你——你和法伦海特——”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雪莉好笑道:“对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可是你们才认识啊。”琳惊叹道。
“要是像你跟那位缪拉先生一样的温吞性子,那还有什么人生?”雪莉反驳道。
“那——那你们同居了?”琳小心的问道。
“是啊。”雪莉大方的承认。
琳又问道:“那——你们难道不准备结婚吗?”
“阿尔贝尔特和我暂时没有打算。”雪莉说道:“以后——也许吧。”
“对了——听说你们会去奥丁?”琳问道。
“对,阿尔贝尔特已经拿到军务尚书的批准了。我打算和他一起去。”雪莉点头道。
“这样你连艺术节和校庆也会错过的,而且我还没介绍杨他们给你认识呢。”琳惋惜道。
“应该来得及赶回来的,我想杨他们没那么快离开费沙。”雪莉笑道:“请你原谅一个目前身陷爱河的女人吧!”
“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琳瞪大了眼睛。
“谢谢。”雪莉一点也不生气:“我挂了。”
“喂——”琳只得对着一片漆黑的屏幕叫道。
“聊完了?”艾特哈尔对爬出车子的琳说道。
“那个女人居然挂我的电话。”琳咬牙道:“你说我们现在驾车赶过去,好不好?”
“不好。”艾特哈尔微笑道:“这么做太过分了。”
琳“哼”了一声,又道:“老兄,雪莉说你是个应该紧紧抓住的体贴男人,是这样吗?”
艾特哈尔轻咳了一声:“这个问题由我回答不太好吧?”
“算了,当我没问。”琳取过章鱼丸子,开始啃了起来。
艾特哈尔苦笑了一下,再一次掏出了手帕。
“雪莉他们要去奥丁,艺术节会不会减少很多乐趣?”琳抱怨道。
“不会的,有这么多人,再说还有杨他们。”艾特哈尔摇头道:“另外,大公也快回来了。”
“是吗?”琳说道:“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大公就好了。”
“那很容易的。”艾特哈尔建议道:“你跟我一起参加‘狮子之泉’的游园会好了。”
“我原本打算通过梅姬参加的,现在可方便了不少啊!”琳开心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08: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107

“尤里安,我已经加好水了。”菲将一壶加满了水的茶交给了尤里安。
“好的,我来煮茶。”尤里安接过茶壶道。
“怪了,怎么杨他们还没到啊?”菲有些担心,现在早过了跟杨约定的时间了。
“提督他们一定会来的,放心好了。”尤里安笑道。
“尤里安,茶!”卡琳在外面催道。
“我去分一下餐盘好了。”菲先行离去了。
尤里安将茶壶放在能源炉子上,开始给茶壶加温…………
“尤里安,你来尝尝这个。”卡琳掀起了帐篷的门帘。
“这是——”尤里安走近卡琳,发现卡琳的手上捏着一个卷起来的东西。
“是葱油饼,米达麦亚夫人刚做的。”卡琳说道。
“闻起来好香,我来尝一口。”尤里安正想就着卡琳的手咬一口——
“砰”的一声巨响,能源炉上的茶壶居然被炸裂了。
“你怎么样?”尤里安赶紧询问被自己护住了头的卡琳。
“我——”卡琳拍了拍自己的耳朵,正想开口。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家全都围了上来。
“发生什么事了?”米达麦亚问尤里安。
“我也不知道,炉子上的茶壶突然炸开了。”尤里安解释道。
“八成是质量问题。”工作人员甲说道。
“哪个公司卖的啊?会出人命的。”工作人员乙愤愤道。
“尤里安,卡琳,你们没事吧?”菲拉过他们问道。
“没事,我们没有受伤。”尤里安笑道。
“我也没什么——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卡琳看向满地的狼籍。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什么味道?”艾芳吸了吸鼻子以后问道。
“好像是酒味。”米达麦亚皱眉道。
尤里安蹲下身子,用手指地点了点地上的液体,凑近鼻子闻了一下——
“是——是酒啊!”尤里安惊呼道。
“这里怎么会有酒呢?”艾芳奇道。
“是不是茶壶里放了酒,结果加热以后才炸开的?”米达麦亚说出了唯一的可能。
所有人的眼睛望向尤里安。
“你想给杨提督准备白兰地茶,那也不用把酒当水加吧?”卡琳低声说道。
“不是,我没有——”尤里安百口莫辩。
“哎呀!”菲的惊呼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我还以为瓶子里装的是水,所以——”菲终于明白这场意外是自己造成的。
“………………”
每一个人,在场的男女老少全都开始呻吟起来了…………
“杨夫人——”尤里安叹了口气道:“只是泡茶而已啊!”
卡琳摇了摇头,没有发表意见。
而米达麦亚夫妇只能相对哭笑不得了。从此以后,“杨夫人是最名副其实的厨房终结者”这句话从这对夫妇这里传了出去。听说后来,米达麦亚还加了一句:“其破坏力与毕典菲尔特不相上下。”
“………………”
“大家都在——恩?出了什么事吗?”已经迟到很久的杨悠闲的晃了进来。
“恐怖分子来过了?”亚典波罗看见帐篷里的混乱后,不禁吹了声口哨。
“杨——都是我不好。”菲对杨说道,一付很惭愧的样子。
“啊——没什么——我的意思是有做的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看见案发现场的杨明白过来,他急忙安慰着欲哭无泪的妻子。
“原来是这样!”亚典波罗合上了原本打算做纪录的本子:“对于特定的人而言,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艾芳,你还没有见过亚典波罗先生吧?”米达麦亚对自己的妻子道。
“还没有。”艾芳笑道。
“尊敬的夫人,我自我介绍一下好了。”亚典波罗向艾芳欠了欠身:“小生是达司汀亚典波罗,杨的学弟,过去的下属,现在的死党。”
“你好,亚典波罗先生。”艾芳笑道。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8 08: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108

“哦?我是不是错过什么了?”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
“先寇布中将。”尤里安唤道。
“先寇布先生,你也来了。”米达麦亚向他打招呼。
先寇布向米达麦亚欠了欠身后,又执起艾芳的手吻了一下:“久仰了,夫人。”
“哼,死性不改。”卡琳冷哼了一声。
“你太客气了,先寇布先生。”艾芳笑道:“你和亚典波罗先生的事,外子经常提起呢。”
“既然大家都认识了,不如——杨?”米达麦亚转向了杨。
杨在垂头丧气的菲耳边嘀咕了几句后,对米达麦亚说道:“听你的安排好了。”
“好,那我们都到隔壁去坐一会儿。这儿——”米达麦亚建议道。
“我来收拾吧!”尤里安接口道。
“我也——”菲正想开口说话。
“不——”众人异口同声道。
“菲——”艾芳赶紧说道:“我的意思是尤里安有卡琳已经可以了。对吧,尤里安?”
“是啊,杨夫人,您休息一下就行了。”尤里安不住的点头。
“对了,对了,要不你帮我维持一下外面的人群好了。”艾芳笑着将菲拖走了…………
“米达麦亚元帅,真是对不起——给你和夫人添麻烦了。”杨不好意思道:“菲——也有为难的地方。”
“我明白,我明白。”米达麦亚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是很正常的事。”
“亚典波罗提督,你跟杨提督怎么来的这么晚?”正在帮尤里安收拾的卡琳问道。
“我跟学长去——”说到这里,亚典波罗瞄了一眼尤里安,在卡琳耳边道:“去找专门酒类摊位了。”
“找到了吗?”卡琳又问道。
“没有。”亚典波罗遗憾道:“这鬼地方太大了——不过,那又如何?反正住处的酒柜不会空着,也不用自己付钱。”
“布鲁姆哈尔特中校没跟你们一起来?”卡琳数了数在场的人。
“你去问你老爹吧!”亚典波罗耸肩道:“他们两个早上可坑死我了。”
“问他?”卡琳哧道:“哼!”
“丫头,这可不行…………”亚典波罗开始对卡琳上起了亲子教育课程…………
“布鲁姆哈尔特没跟你在一起?”杨问道。
“他去转一圈就来。”先寇布说道。
………………
布鲁姆哈尔特从来未曾想到在美食节上碰见乔安娜。不过后者现在似乎正遇上麻烦了——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活动?”罗拉好笑的看着眼前捧着募捐盒的小姑娘。
“这是——这是新活动。”乔安娜在心中嘀咕,这位看上去有钱的夫人怎么这么罗嗦,直接捐钱不就行了:“这是费沙慈善总会的负责人直接交代我的。”
“直接?”罗拉说道:“我好像不认识你啊!”
“您当然不认识我了,重要的是您可以通过捐钱来帮助一个即将失学的孩子——”乔安娜发挥着自己的口才。
“小姑娘,要不要来慈善会工作?”罗拉越看这个小骗子越满意:她可真能说啊!
“我本来就是——”突然意识到不妙的乔安娜咽了一下口水,这个夫人不会是——
“怎么了?”罗拉满脸笑意的看着乔安娜。
“我想我耽误您太久了,我——”乔安娜悄悄的后退了一步,正想开溜。
“哇!谁拉我的头发?”乔安娜的头发落入某人之手,脱逃计划失败。
“对不起,请问您是艾齐纳哈夫人吗?”一手扯着乔安娜头发的布鲁姆哈尔特问道,不理睬乔安娜的鬼叫。
“我是罗拉艾齐纳哈,你是——”罗拉问道。
“我是杨威利提督的原部下——莱纳布鲁姆哈尔特。”布鲁姆哈尔特说道:“我在报上看过您的照片,所以认出了您——哦!请原谅我这个朋友的恶作剧。”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4-5-19 06:37 , Processed in 0.346149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