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15 05: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85)

“恩——你的嘴巴很甜哎!”朱迪像偷吃上瘾一样轻轻的啃着奥贝斯坦的嘴唇。
奥贝斯坦吸了一口气,用手制止了朱迪不安分的小手:“朱——迪,书上没有教你这样吧?”
“尽信书不如无书,应该采取怀疑的态度。”朱迪呢呢道:“你说的啊!”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朱迪有意玩着奥贝斯坦的上装扣子,还很好奇的戳了戳衣服下面的肌肉。
“很好玩吗?”奥贝斯坦全身僵硬的问道。
“那要看你配不配合了?”朱迪用手在他的脖子上划来划去的。
“朱迪,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奥贝斯坦的声音不再四平八稳,似乎还带着咬牙切齿的声音。
“知道啊!我在勾搭——恩,引诱你。”朱迪抬起亮晶晶的眼睛。
奥贝斯坦呻吟了一声,很轻很轻的,他用手绕了一下朱迪的短发,道:“你确定你在做什么吗?”
“确定啊!”朱迪笑眯眯的说:“我要引诱你——恩,然后怎么做?”
“然后怎么做?”奥贝斯坦的手顿了一顿:“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朱迪摇了摇头,又在奥贝斯坦的唇角偷到半个吻:“书上没说,你告诉我好不好?”
奥贝斯坦专注的看了朱迪好久,直到朱迪被瞧得垂下头而用手指继续戳着奥贝斯坦的肌肉。
“下次去买本新版的书。”奥贝斯坦终于带着明显的笑意开口了:“不过,我可以先告诉你…………”
………………
“谢谢你让我进去,我走喽!”一个轻快的身影从军务省门口的卫兵身旁跑过。
“等等,小姐——”卫兵甲居然没抓住已经跑远的女孩。
“喂!算了,站了一个晚上,一会儿可以换班了。”卫兵乙打了个哈欠,道:“累死了!”
“刚刚那位小姐——”卫兵甲的表情似乎越来越奇怪了。
“不就是拿了份文件进去给大人嘛!已经查过了,不会有问题的。”卫兵乙开始伸懒腰了。
“那位——那位小姐好像是——”卫兵甲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昨晚进来的。”
“是啊!我看见了,昨晚——昨晚?!”卫兵乙总算反应过来了,他张着嘴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昨晚进来的!!”两个人都转向军务省的门内,似乎化身为石状…………
………………
“喂!小姑娘。”一辆跑车停在正急步而走的朱迪身旁。
“啊!大叔——大哥,是你啊!”朱迪向罗严塔尔打了招呼。
“这么早去上课吗?”罗严塔尔打开了车门:“上车,我送你。”
“不用了吧?”朱迪退了一步:“看上去,你好像要上班。我想——”
“有一有二就有三,我习惯了。上车!”其实,罗严塔尔觉得这小姑娘挺有趣的,而且对自己也没有垂涎三尺的样子,所以就对她另眼相看了。
朱迪想了想,乖乖的爬上了车,不过立刻缩在了椅子上,眯起了眼睛。
“你很累?”罗严塔尔将车换成自动驾驶。
“恩。”朱迪的头也快垂下来了,她口齿不清道:“送我回家。我困了,一个晚上没睡…………”
“一个晚上没睡?”罗严塔尔半眯起眼睛,他凑近朱迪嗅了嗅,又瞄到她脖子上的一块小小的伤痕。
“哼,原来是这样。”罗严塔尔冷笑了一声。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朱迪与奥贝斯坦肯定关系不一般,如今朱迪又是彻夜不归,而且有可能是与某个情人共渡一晚——
罗严塔尔的异色双眸透着看好戏的意思,但随即他又想到:如果那个人是——
此时,车上的朱迪已经睡着了…………
………………
“大——大人——”侍者瞪大了眼睛:罗严塔尔居然一反常态的清早走进俱乐部,还抱着一个女人——一个睡着的女人。
不会吧?侍者揉了揉眼睛:就算是大人要偷吃——不是,是采摘帝国名花,也不会在军官俱乐部吧?这——这也太明目张胆了。怎么说,大人也是准奉旨成婚一族的——
“给她找个地方睡觉,然后叫辆车把她送回去。”罗严塔尔将朱迪塞给了一脸吃惊状的侍者…………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17 05: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86)

“大——大人,这个——”侍者捧着朱迪,简直说不出话来了。
“你有意见?”罗严塔尔看了他一眼。
“没有。”侍者赶紧说道。
“那可要捧好了,她——”罗严塔尔居然朝侍者笑了笑:“可能价值不菲哦。”
望着罗严塔尔离去的身影,侍者双手捧着依旧熟睡的朱迪,动也不敢动…………
………………
罗严塔尔向米达麦亚挑了挑眉,米达麦亚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真是怪了,那家伙居然会迟到。”毕典菲尔特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后,立刻说道。
“恩。”克斯拉轻咳了一声。其他人纷纷摇头,苦笑。
艾齐纳哈扯了扯毕典菲尔特,示意他闭嘴。
“我又没说错,那——”毕典菲尔特还想继续开口。
“军务尚书大人到。”一旁的侍卫喊道。
奥贝斯坦手拿着几份文件,笔直的走向自己的位子,坐下。
“哼,迟到还那么一本正经。”毕典菲尔特大声的“嘀咕”:“一付——”
“军务尚书大人,您怎么看有关裁军的事?”艾特哈尔努力把大家的注意拉回到公事上。
“计划很好,细节有待于商议。”奥贝斯坦回答道。
“真是难得!”毕典菲尔特还是不打算就此罢嘴:“居然也会同意别人的看法。”
奥贝斯坦向他看了一眼,冷冷的说道:“如果计划本身可行,我自然没有意见。倒是有些人一向提不出什么建设性的主意。”
“什么?你——”毕典菲尔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毕典菲尔特,坐下!”米达麦亚将毕典菲尔特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哼。”毕典菲尔特双手一摊:“算了。”他扭过头,与奥贝斯坦形成“王不见王”的架势。
“陛下到。”侍卫再一次喊道。
这一次,所有的人倒是很一致的站了起来…………
………………
“你不觉得——”米达麦亚问走在一旁的好友:“那家伙今天有点怪?”
“哦?”罗严塔尔看向米达麦亚。
米达麦亚点头道:“是啊!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我还是感觉到了——你说什么?”
正在喃喃自语的罗严塔尔忙道:“没什么。”
“他似乎心情愉快呢。”米达麦亚有些迷惑道:“近来有什么好消息吗?”
“杨威利的到来恐怕还不能引起那家伙的全部情感。”罗严塔尔顿了顿,说道:“难道——”
“难道?”米达麦亚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罗严塔尔的嘴角向上开始弯上去,即而变成了大笑。
米达麦亚吃惊的瞪着罗严塔尔,就连一旁向他们行礼的卫兵也是如此。
“原来——原来是这样!”罗严塔尔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笑,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道:“你应该明白的——哈哈…………”
“这家伙疯了吗?”米达麦亚喃喃道,随后又追了上去:“喂!你今天去不去我家吃午饭?杨可能会来——”
………………
根据军务省安全处的规定,卫兵在结束执勤后必须将站岗日记交给负责人。目前负责全省安全的是菲尔纳。
“…………便利店来送过一次夜宵?”菲尔纳翻着前一晚的纪录。
“是的,少将。”卫兵甲回答道。
“是卡妮小姐送来的。”卫兵乙又加了一句。自从《费沙星刊》全文刊登了有关“私奔”一文后,菲尔纳的“夜宵情人”秘密终于是保不住了。
菲尔纳抬头看了他一眼,卫兵乙赶紧闭上了嘴。
“这是什么?”菲尔纳指着一条问道。
“大人,大人,这可是一件奇事…………”卫兵甲和卫兵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情况全说了出来。
菲尔纳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你们没有看错?”
“绝对不会。”两人立正站好。
菲尔纳闭上眼睛想了想,道:“是不是一个短头发,个子不高的年轻女孩?”
“对,对,褐色头发。”卫兵甲补充道。
“很可爱的——恩,少将认识她啊?”卫兵乙奇道。
“是她吗?”菲尔纳问自己。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18 23: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87)

“大人——大人——”布连塔诺冲了进来。
“什么事?”正在研究狮子之泉游园会安全计划的克斯拉放下了手中的计划书。
“大人——天大的消息——我——”布连塔诺气喘吁吁的样子。
“恐怖分子?”克斯拉冷静的问道。
“不是——是——”布连塔诺回答道:“早上,下官去俱乐部——听见——听见侍者们说——”
“他们说什么?”克斯拉皱眉道。
“说罗严塔尔元帅——他早上抱着一个女人进去——”布连塔诺激动道。
“女人?”克斯拉说道:“这也不算什么新闻了。不过,在军官俱乐部未免有点明目张胆了——”
“大人——”布连塔诺尽量压低声音,道:“那女人可能是朱迪。”
“什么——好烫!”克斯拉被刚刚喝进口中的咖啡狠狠的烫了一下。
“应该是她。”布连塔诺不住的点头:“褐色的短发,琥珀色的眼睛。”
“你说她——被罗严塔尔元帅清早抱进俱乐部?”克斯拉再次确定道。
“还是睡着的。”布连塔诺苦笑道。
“这下可麻烦了。”克斯拉的眉毛绞在了一起。撇开自己真正关心朱迪不说,朱迪的准姐夫是缪拉,听说另一个姐姐正被毕典菲尔特追求——罗严塔尔元帅搅上这样的关系,实在是——
“大人,大人,我想不会那么糟糕吧?”布连塔诺小心的问道。
“如果你有妹妹,而她在这种情况下与罗严塔尔元帅在一起,你会不紧张?”克斯拉反问道。
“会,肯定会。”布连塔诺承认:“那现在——”
“让我想想。”克斯拉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这件事自己肯定要管,但是如何开口呢?
………………
“喂!你听说了吗?”毕典菲尔特把刚从车里出来的艾特哈尔拉到了一边:“罗严塔尔元帅今早抱着一个女人从这里进去。”
“对大人而言不算什么啊!”艾特哈尔微笑道:“大概对其他帝国男性而言是一个打击吧。”
“这可是今天最大的新闻。”毕典菲尔特不满道:“你也要有点惊奇,行不行?”
“要是奥贝斯坦大人抱着女人进去,我一定会表示惊讶的。”艾特哈尔笑道:“对罗严塔尔元帅来说,这只是很平常的事——也许,那位女士是他失踪的准新娘。”
“不是,听说很年轻。”毕典菲尔特摇头道:“至于那家伙,大概也就在不能见人的黑夜和某个丑女人在街上瞎转吧。”
“好了,费利滋。”艾特哈尔说道:“最好别这样说大人——对了。琳告诉我,她想请杨他们去家里吃饭。我会去,你——”
“家里吃饭?”毕典菲尔特抓了抓橘色的头发,道:“怎么海伦没告诉我——我去问问!”
“喂!我还没说完呢!”艾特哈尔向已经跑远的毕典菲尔特喊道…………
………………
“………………”听完上菜的侍者送上来的消息,三人一时无语(应该是两人无语,另一位据说基本没开过口)。
“不是准新娘的话,也未免太——”法伦海特轻轻的说道。
梅克林格摇着头:“怪不得有些时候可以用‘飞蛾扑火’来形容女性。”
“………………”艾齐纳哈保持沉默。
“不过这样做似乎对陛下不敬啊。”梅克林格有点担忧道:“罗严塔尔元帅没有尽力找回准新娘,现在又——”
“也许大人有自己的应对之策。”法伦海特淡淡的说道:“艺术节马上要开幕了,杨一行人也到了费沙。这时候再加一点花边新闻应该没什么。”
“不能这样说。”梅克林格道:“我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麻烦的事会发生…………”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2 05: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88)

“咦?朱迪。”拉贝纳特替朱迪开了门。
“啊——早安。”朱迪低着头想往里面走。
“回来了?先吃早饭好了。”拉贝纳特笑眯眯的说道。
“我不想吃,行吗?”朱迪惨兮兮的说道。
“那怎么行。”拉贝纳特一本正经的道:“我已经做好了早饭,难道要浪费资源吗?”
朱迪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只得说道:“好—吧!我先去换件衣服。”
拉贝纳特点了点头,随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正要进房间的朱迪道:“啊!对了,朱迪——我觉得你穿件长袖的衣服会比较容易遮住——恩,那个。”
“咕咚”,朱迪的头撞在了房间的门上。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少爷是怎么打算的。”拉贝纳特喃喃道,又低头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微笑:“你说呢?微笑。”
微笑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不过倒是友善的甩了甩尾巴。
朱迪换好了衣服,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再三确定自己昨晚——恩,出轨的证据被遮住了——这才松了口气。
想到昨晚,朱迪的脸红了起来。虽然自己是打算引诱他,不过就操作层次来说,自己也就限于几个吻而已的菜鸟阶段——他还是很有经验,很温柔的——朱迪抿嘴笑了起来,又偷偷的抬眼瞄了瞄满脸通红的自己。
“好像真的蛮有女人味了。”朱迪用手滑过镜中的自己,不知道罗严塔尔那位大叔指的是不是这个——记得下次问问他。
“朱迪,吃早饭了。”拉贝纳特中气十足的在外面喊道。
“来了。”朱迪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还差点在门口被微笑绊了一跤。
拉贝纳特替朱迪倒了杯果汁,道:“我说朱迪——我们家少爷——你感觉怎么样?”
朱迪正要用叉子叉起的香肠掉到了地上:“啊?我不知道。”
“别装了哦!”拉贝纳特凑近道:“我看见你的嘴角上扬了。怎么样?我说我们家少爷很温柔吧?”
“拜托!这个问题好像不适合在餐桌上谈论哎!”朱迪瞪着拉贝纳特。
“好吧——给你奶油。”拉贝纳特微笑道:“还会害羞呢!不知道我们家大人——”
朱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拔腿就跑。
“哎,好像没人谢过我哎!”拉贝纳特为自己加了杯咖啡,自语道:“少爷的速度挺快的,但是接下来怎么办呢?哎呀!老伴又要说我不正经了…………”
………………
“大人——”菲尔纳轻唤道。
奥贝斯坦从几秒钟的出神状态恢复了正常:“继续。”
“大人,有关裁军问题涉及一些军官的安置,这项工作已经在计划中了。”菲尔纳平静的汇报。
“我要看具体可行的报告。”奥贝斯坦说道。
“是,下官会尽快整理成文的。”菲尔纳说道。
“艺术节的安全问题由警察局负责,但狮子之泉则由宪兵队维持,你让军务省在两处都注意一下。”奥贝斯坦开口道:“狮子之泉游园会仅招待一些军官及家属,还有杨威利一行人。绝对不能让媒体介入。”
“下官明白,自从杨威利抵达费沙以后,有关媒体封锁计划已经开始了。”菲尔纳又问道:“但是其私人活动——”
“杨威利是一个做事低调的人,你随时注意一下就行了。”奥贝斯坦淡淡的说道:“还有,他的私人拜访计划留意一下。”
“是。”菲尔纳将文件翻到下一页:“法伦海特一级上将目前休假中。根据规定,他申请离开费沙需要大人的批示。”
“奥丁吗?”奥贝斯坦沉吟道:“梅尔卡滋会前往奥丁——批准。”
“大人——”菲尔纳询问道。
“梅尔卡滋并非我们的防范对象。”奥贝斯坦摇头道。
“下官明白了。”菲尔纳点了点头,有些欲言欲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奥贝斯坦问道。
“大人,根据规定,下关负责军务省的安全,需要向您了解昨晚的来访者情况。”菲尔纳咬了咬牙,开口问道。
“…………朱迪卡滋。”奥贝斯坦顿了顿,道:“我的——管家。”
“有那么简单吗?”这是菲尔纳所想的。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0

主题

14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2 20: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作为费沙难得的勤劳者,大人加油!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3 14: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下面是引用利利金舍于2003/9/22 20:59出版的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作为费沙难得的勤劳者,大人加油!
谢谢,我会继续下去的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3 23: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89)

“杨阁下,欢迎欢迎。”米达麦亚满脸笑意道。
“您太客气了。”杨和米达麦亚握手道:“这是我妻子菲,养子尤里安和他的——朋友卡琳,您已经见过了。”
米达麦亚跟他们一一握手道:“欢迎你们——啊!这是我太太,艾芳。”
“您好,杨阁下。外子经常提起您呢!”艾芳微笑道。
“啊——您好,米达麦亚夫人。我们也很熟悉您,我指您和米达麦亚元帅的故事——恩——”杨被菲轻轻的撞了一下。
大家亲切友好的彼此介绍。菲很快的就和艾芳熟了起来,她将从海尼森带来的水晶玫瑰当作礼品送给了艾芳。
“咦!好漂亮的孩子。”尤里安蹲下逗着正在地毯上爬的一个小孩。
“这是菲利克斯。”艾芳抱起了孩子道:“来,菲利克斯,跟大家问好。”
所有的人都知道米达麦亚夫妇一直在照顾罗严塔尔的儿子,这个孩子一定就是了。
菲利克斯眨着蓝色的眼睛,咿咿呀呀的跟大家打招呼,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喜欢。
“我们开饭吧?”艾芳对大家微笑道:“我把餐桌放在花园里了,你们不会介意吧?”
“花园?太好了。”杨笑道:“我们在家里也经常如此。”
“杨。”米达麦亚拍了拍杨,称呼杨坚持的字眼:“罗严塔尔送了一瓶好酒,我们可以好好品尝一下了。”
“是吗?那太好了。关于酒——我从来不——”杨的眼睛开始发亮了。
“恩!”艾芳和菲都重重的咳了一声。
“我会掺冰块的。”杨和米达麦亚异口同声道,又相视一笑。
花园里进餐是惬意的,大家并不遵守什么严格的礼节,只是随便的谈笑和用餐。
“这么说,杨已经很有教育子女的经验了。”艾芳问道。
“哪里?”杨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我都没做什么,倒是经常要尤里安照顾我。”
“尤里安是个优秀的少年。”米达麦亚笑道:“我们几个同僚还常说他少年沉稳呢。”
“这倒像你经常的语气。”艾芳对丈夫说道:“你就知道看人家的性子如何,还应该问问少年人才对——是不是,卡琳?”
卡琳想了想道:“尤里安还好啦!大概就是整天捧着‘杨提督语录’吧!”
大家全都笑了出来,艾芳友善的说道:“记得别忘了再加一本女士语录就行了。”
卡琳和尤里安满脸通红的彼此看了看,又垂下了头。
“艾芳,这几道菜味道真好。”菲好心的替他们解围。
“谢谢,你们喜欢就好。”艾芳笑道。
“艾芳还有好多手艺,下次还要请你们品尝。这次艺术节她会参加美食活动——对了,杨夫人,不如你也参加好了。”
正在喝酒的杨猛咳了起来,惹得众人一阵关心。
“你还好吧?”米达麦亚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没事。”杨摆手道:“菲的手艺很好——但是——我是说——”
“亲爱的,我想我去帮忙,应该不要紧的。”菲温柔的说道:“我虽不擅长厨艺,但帮帮忙应该没有事的。”
“是啊,不会做菜没关系,只是帮忙而已。”艾芳赶紧说道。
卡琳在一旁担忧的想开口,但在尤里安的示意下什么也没说。
于是,菲决定给艾芳帮忙的事就这么定了,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错误的决定给米达麦亚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饭后,众人移坐客厅聊天。菲利克斯被尤里安和卡琳抱在怀里玩耍。不过明显的是,他更喜欢有着漂亮红头发的卡琳。
“对了,杨。”米达麦亚问道:“狮子之泉游园会上,你打算穿什么?”
“伤脑筋啊!”杨无奈道,他对化装游园会一向很头疼。
“要不——穿我们的军服好了?”米达麦亚建议道。
“啊?不太好吧?”杨皱眉道。
“化装游园会而已,挺适合的。”米达麦亚展开了游说的工作…………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5 23: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90)

由于琳和亚典波罗外出吃饭了,而布鲁姆哈尔特尚未回来,所以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先寇布谢绝了库柏为他准备饭菜。
先寇布晃到了帝国高级军官俱乐部,打算看看自己一直很感兴趣的地方。
“恩——先生,请问——”侍者呆呆的看着衣着随便但很有气势的先寇布。
“参观一下。”先寇布微微一笑。
侍者一愣,道:“可我们这儿——”
“他是我的朋友。”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罗严塔尔元帅。”侍者向窗前的人欠了欠身。
“请坐。”罗严塔尔向先寇布示意了一下。
先寇布一点也不客气的坐下,对还没反应过来的侍者说道:“一杯威士忌,不加冰,谢谢。”
“也给我一杯。”罗严塔尔说道。
“哦——好的。”侍者记下后离开了。
“昨晚还没来得及跟阁下尽情一叙。”罗严塔尔挑了挑眉。
“现在不就行了。”先寇布抱着双肩道。
“正有此意。”罗严塔尔眯起了眼睛。
侍者用微微发抖的手为两人送上了酒,他不明白自称是朋友的两人怎么好像火药味很浓的样子。
其实,罗严塔尔和先寇布彼此极为欣赏,因为两人在许多方面都有共同之处,只不过表现为一个是贵公子型的,另一个是浪子型的。
两个人对骂过,打过,斗过嘴,也喝过酒。不过比较严重的冲突是上次在海尼森,因为对女人的看法不同,两人在酒吧里打算大战三百会合,结果酒没斗完就被各自的属下给拉回去了。
………………
侍者第N次送上酒,一点也不敢轻松的在一旁看着——老天,这两个男人喝酒跟喝水似的。
“第几杯了?”罗严塔尔问道。
“第27杯。”先寇布一口喝完,又道:“现在是第28杯。”
“继续?”罗严塔尔笑道。
“当然——不过——”先寇布玩味道。
“不过?”罗严塔尔问道。
“这家伙的面色不大好,会不会比我们先躺下?”先寇布笑道。
罗严塔尔瞄了眼有点被吓坏的侍者,大笑了起来。
“走吧,换个地方,你带路。”先寇布站了起来。
罗严塔尔饮干自己的酒,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帝国马克,塞在快晕过去的侍者怀里,自己跟先寇布大步离开了。
这——这两个男人居然——居然还要喝!?
………………
布鲁姆哈尔特东看看西看看,一手拎着为朋友购买的东西,在费沙商业街上转悠。
“啊!先生,到店里看看吧?”一位店主招呼道。
“谢谢,我已经买齐了。”布鲁姆哈尔特婉拒道。
“小伙子,打折哦,来看看!”另一位店主叫道。
“啊——不用了。”布鲁姆哈尔特谢绝道,费沙商人的热情真是让人吃不消啊!
“先生。”一个温柔的简直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说道。
布鲁姆哈尔特扭头一看,一个正在微笑的甜美的小姑娘拉住了他。
“小姐,有事吗?”一向腼腆的布鲁姆哈尔特有点看呆了,但脸立刻红了起来,自己还是不太习惯和女孩靠近啊。
一个红色的盒子竖起在两人中间,女孩用水汪汪的蓝眼睛看着他:“先生,我是慈善会的,您能为我们捐款吗?”
“捐款?”布鲁姆哈尔特微笑道:“好啊——你们在进行什么活动?”
“啊?”女孩眨了眨眼睛,道:“是——是为儿童募集一些活动款项。”
“很有意义嘛!”布鲁姆哈尔特放下袋子,从钱包里掏出了全部马克放进箱子里:“够吗?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信用卡能用吗?”
“恩——够了。”女孩用一种很惊讶的眼光深深的看了他几眼,一扭头就跑掉了。
“小姐——”布鲁姆哈尔特只来得及捡起从她金色头发上滑落的发带,他望着跑远的女孩,而女孩的蓝色眼睛只怕也引在他的心上了…………
生活的日历又撕去了一页…………

1

主题

8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6 07: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偶像!我的偶像!我好想继续看下去哦!请加油吧!!!

43

主题

947

帖子

0

积分

游客

积分
0
发表于 2003-9-26 09: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下面是引用玉宇于2003/9/26 7:20出版的回复:[原创]生活,原来如此(连载):
偶像!我的偶像!我好想继续看下去哦!请加油吧!!!
谢谢谢谢!您太客气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不落的黄金狮子旗 ( 苏ICP备05026564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GMT+8, 2023-1-28 14:10 , Processed in 0.243698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